奥门新浦京下载app杭州“蓝宝书”读懂医患纠纷“心术”

浙江高院出台意见破解医患纠纷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01-08
16:40: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医患纠纷“裁判难”、“鉴定繁”、“矛盾激”,应该怎么处理?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免费发放的一本《医疗纠纷化解指引手册》,成了当事人的维权“蓝宝书”,按图索骥,医患双方就能得到杭州法院的专业审判和“专人+专家”式诉调对接。
近三年来,杭州法院着力建设医疗纠纷多元化解机制,共审理医疗纠纷一审案424件,一审调撤率高达60%,有效促进了医患关系的良性循环。
医疗纠纷日均4.5起 法院“秘籍” 教你维权
三级甲等医院集中的浙江省省城杭州,医疗水平全国领先,慕名去看病的人源源不断,医疗纠纷也随之增加。2010年至2012年,杭州的医院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两级法院受理的医疗纠纷总数量近5000件,平均每天就有4.5起医疗纠纷。
针对患者普遍缺乏医疗纠纷化解相关知识的情况,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精心编发了《医疗纠纷化解指引手册》,第一期印刷2000册,联合市司法局、市卫生局一起,在各大医院、司法调解场所、法院立案窗口等处,免费发放。
同时,杭州中院与卫生、司法行政主管部门每年至少召开一次联席会议,组织编写《年度医疗纠纷处理情况报告》。针对审判实践中发现的典型性、普遍性医疗过错情形,以《医疗纠纷案件审理情况通报》或《司法建议书》等形式,定期向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和各大医疗机构通报信息。采取一案一评的方式,将医患纠纷中的模糊认识予以厘清,对相关法律规定进行权威解读,并明确纠纷的裁判尺度。
专业审判 啃下医疗纠纷 案件裁判“硬骨头”
戴某因纵隔肿瘤在杭州一家医院进行切除术,术后医院告知其需要定期复查。后肿瘤转移,经多次治疗效果不佳,戴某于2012年6月将该院诉至法院。一审判决认为,医方告知不足,导致戴某长期失访,造成对肿瘤复发转移的发现有延误,酌情应赔偿12万余元。双方当事人均向杭州中院提出了上诉。
为妥善处理纠纷,杭州中院组成由具有专业医学知识背景的法官参与审理的医疗纠纷专业合议庭。在审理中,面对两份存在一定分歧的鉴定意见,具有医学知识背景的法官建议,专门向鉴定机构具函,要求就关键问题给予进一步解释,为进一步审理奠定良好的基础。同时,合议庭在审理本案过程中,显示出对案情的清晰把握,和对医学专业问题的深入了解,赢得了当事人的信任。
在此基础上,合议庭提出一次性了结的方案,得到了双方当事人的认同。12月初,双方握手言和。
杭州中院民一庭庭长张巧薇说,患者对医疗的期望和医学实际的发展水平之间有落差,再加上医学知识具有高度专业性,使得这类案件往往成为民事审判最难啃的“硬骨头”。
为啃下“硬骨头”,近年来,杭州中院有意吸纳既具医学背景又有审判资格的人员参与审理,组建医疗纠纷案件专业合议庭,极大地提升了法庭对医学专业问题的判断和辨析能力。
医疗纠纷案件的司法“鉴定繁”,社会鉴定机构因临床医学专业人员欠缺而难以得到医疗机构的认可,而医学会鉴定专家身份的特殊性又令患者普遍对鉴定结果产生不信任感。为此,杭州中院及时规定了鉴定人出庭制度的操作细则,对鉴定人出庭申请、庭审质询程序、鉴定意见审查、出庭费用负担、拒不出庭的法律后果等,予以规范。
同时,为双向提升专业能力,杭州全市两级法院定期为医学会、医调会及医疗机构,进行专业授课,并邀请侵权责任和医疗纠纷审判领域的专家,为法官授课。
“专人+专家”诉调对接模式 变对簿公堂为庭前调解
今年9月,汪某到建德一家医院就诊,在住院过程中坠楼身亡。患者家属以医院安全防护措施设置不规范、医疗护理未尽职为由,要求赔偿108万元。医院方面则坚持认为,这是病人的自杀行为。双方僵持不下,患方当起了“医闹”,多次做出过激行为。
“医疗纠纷大致分两种,一种是医生在诊断、治病过程中造成的医疗事故纠纷,另一种则是因病人和医院之间形成的服务合同关系而发生的纠纷。”建德法院分管民事审判的副院长洪锦平说,“这个案例就属于第二种情况,我们一开始就从诉前调解入手,先平息事态,不扩大矛盾,再寻求化解。”
建德法院及时联系市医调会,并派遣资深法官和调解员一同参与调解。最终促使双方达成一致意见,先由医院预付3万元,用于处理汪某的后事,之后再另行诉至法院,依法解决。
一起“剑拔弩张”的医患事件,通过诉前调解的方式,被引导到了正常、理性维权的道路上。
为最大限度降低医患双方的对立情绪,减轻法院的办案压力,杭州中院聘任省市各大医疗机构专业医务人员37人,担任特邀调解员,针对医疗纠纷中的专业问题,提供调解和咨询服务。
上城区是杭州市优质医疗资源最集中、医疗纠纷最多发区域,上城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设立诉调对接中心,以专人加专家的模式,开展医疗纠纷专业化调解工作。
在一起涉及精神疾病的医疗纠纷案件中,该院从特邀调解员名录中邀请一位精神科专家,在调解过程中,专家结合医学常识和当事人的心理特点,分析了案件中的因果关系和损害后果,使医患双方欣然接受了调解方案。
目前,该院正探索利用网络资源,解决专家“出诊难”的问题,使特邀医疗专家调解员能全程参与个案调解。
三年来,经该中心调解成功的医疗案件,占已结案件的72%。由于实现了调解过程中的法律文书送达、司法鉴定等涉诉事务的同步运行,一些调解失败不得不走上法庭的案件的审判周期,也大幅缩短。2013年,上城法院医疗纠纷案件的平均审理天数仅为21.68天。

长期以来,医患纠纷案件的审理一直是人民法院审判工作的一个难点。近日,山东省济宁市中区人民法院创造性地运用“双调解”模式,成功地走出一条专业化调解医患纠纷的新路子,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医患纠纷处理难
市中区地处济宁市中心城区,辖区内共有医疗单位20余家,集中了全市最优秀的综合和专科医院,每天都有来自全市乃至外省市的大批患者前来就医,由此产生的医疗纠纷数量多、影响大。近年来,市中区法院受理的医疗纠纷一直位列全市法院的首位,由于该类案件专业性强,当事人对抗情绪大,造成案件处理周期长、诉讼成本高以及判后上诉率高,加上医患之间信息不对称,医患纠纷发生后,双方关系往往十分紧张,不仅影响了医疗事业健康发展,也影响了社会和谐稳定。
对于医患纠纷,目前主要有3条解决途径,医患双方自行协商、卫生行政机关调解和人民法院诉讼。但这3种途径在实际操作中均有不足之处。医患双方协商解决虽然程序简单方便,但因医院和患者双方缺乏信任,很难形成一致意见;向卫生行政部门申请调解,又难脱“父子关系”之嫌;诉讼,由于医疗纠纷的特殊性,如专业性强,标的高,证据比较复杂,当事人情绪对立,上诉率高等,当事人需要耗费大量的财力、精力,且难以得到及时的救济。
省内首创新机制
为有效解决这一矛盾,济宁市中区法院就医患纠纷案件专门作了调查研究,在构建大调解格局的过程中,从探索审理机制上下功夫,于今年2月份与市医患维权协会合作,创造性地将人民调解与法律诉讼程序衔接起来,在全省首创医疗纠纷“双调解”模式。通过人民调解委员会这个地位中立的第三方介入医疗纠纷的处理,在医患之间建立了一个缓冲地带,为双方提供一个沟通、协商的平台,从而实现了人民调解与诉讼程序的对接联动,使医患矛盾化解驶上了“快车道”。
据了解,“双调解”模式即委托调解和诉讼调解。委托调解指当事人因医疗纠纷打官司到法院,法院先不立案,而是在诉前告知当事人人民调解的优势、特点以及诉讼的风险,在征得同意后,委托人民调解组织进行调解,如能达成调解协议,由人民调解组织出具调解协议书,也可要求法院出具民事调解书。
张女士因子宫切除手术不当造成直肠受伤,向医院索赔40万元,并一纸诉状起诉至中区法院,在了解张女士的情况后,法院详细告知了张女士人民调解的优势、特点和诉讼所要承担的风险,征得了张女士同意后,暂缓立案,让其去济宁市医患协会进行诉前调解。半个月后,张女士从医患协会顺利拿到十万元赔款,这对通常是旷日持久的医疗纠纷来说可谓“神速”。
诉讼调解是指当事人起诉至法院后在审理过程中又想通过人民调解组织进行调解的,也可暂停审理而委托人民调解组织进行调解,这时由法院填写委托书,与医患双方提供的相关证据材料等一并转交医患协会。经医患协会主持调解达成协议的,在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和第三人利益的情况下,对当事人双方都具有法律约束力;如未能达成调解协议,法院则继续对案件进行审理,并在审理过程中进行诉讼调解,并将该纠纷经过人民调解组织调解的情况记录在案。
三方共赢泯恩仇
自实施“双调解”机制以来,该院至今没有受理一起医疗纠纷案件,当事人起诉的5起医疗纠纷案件全部在诉前成功委托医患协会调解,调解率达100%;之前受理现仍在诉讼中的医疗纠纷案件,也成功委托诉中调解7件,其中已达成调解协议5件,还有2件正在调解中。
从目前已经成功委托调解的医疗纠纷案件来看,“双调解”机制取得了良好的成效,实现了患者、医院、法院三方共赢。对于当事人来说,由于调解委员会地位中立,所依据的专家意见具有医学权威性,能使其信服从而迅速和医院达成调解协议,一般均在半月内结案,解决纠纷的时间明显缩短,且调解免费,大大降低了诉讼成本,患者也能及时得到救助和补偿。对医院来说,“双调解”为双方提供了和解的机会,医院不再受诉讼之累,可以使他们早日摆脱医疗纠纷这个沉重的包袱,将精力放在治病救人上。对法院来说,有了委托人民调解的基础,可以化解大量医疗纠纷案件,使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数量大幅减少,减轻了法院的诉讼压力,节约了司法资源,使法官能集中精力办好大案、要案和疑难案件;同时,即使调解不成进入诉讼程序,由于当事人对案情有了基础性的认识,会使法院处理案件的难度大大降低,从而为顺利解决医疗纠纷奠定了基础,审判结果能在相对比较短的时间内出来。

平衡双方利益 规范医疗鉴定 形成化解合力 浙江高院出台意见破解医患纠纷

1月7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联合杭州、宁波两家中级人民法院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近五年来浙江法院医疗纠纷审理情况,并向社会公布《依法审理医疗纠纷案件促进和谐医患关系的意见》。
浙江高院此次出台的《意见》剑指医患纠纷矛盾激、鉴定繁、裁判难“三难”。《意见》要求全省法院在审理医疗纠纷案件中,牢固树立促进和谐医患关系的审判理念,加强对诉讼能力较弱的当事人的诉讼指导,准确行使自由裁量权,最大限度地平衡医患双方当事人的利益;规范医疗损害鉴定委托工作,加大对鉴定过程的督促力度,委托医学会以外的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的,必须有具备相应临床专科知识和经验的鉴定人员参加鉴定,有效杜绝以往“外行”评价“内行”的鉴定乱象,并推动鉴定人出庭作证;积极构建医疗纠纷多元化解机制,重视委托医疗纠纷调解委员会等人民调解组织进行诉前和诉中调解,或邀请其协助开展诉讼调解工作;建立法院与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医疗行业协会、医疗责任保险机构之间的沟通和联络机制,形成化解医疗矛盾纠纷的合力。加强司法建议和司法宣传,充分发挥司法建议的风险预警和推动社会矛盾综合化解的作用,注意在审判实践中总结、研判医疗纠纷的成因,及时向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或医疗机构发出司法建议,做好源头治理和纠纷防范工作,从源头防范和减少医患纠纷。
作为审理医疗纠纷“大户”,杭州中院和宁波中院在审判实践中积累了丰富经验。杭州中院强化专业审判,于2011年起建立医疗纠纷专业合议庭制度,吸纳既具医学背景又有审判资格的人员组成专业合议庭;在全省范围内首次聘任37位省、市医疗机构不同专业的医务人员担任特邀调解员,参与案件调解、为专业问题提供咨询。
宁波两级法院将完善诉调对接、指导调解工作作为工作重点,积极推动医疗纠纷多元化解决机制的建立和完善。宁波中院与司法局联合出台《关于建立医疗纠纷诉讼与人民调解对接机制的意见》,规定了医疗纠纷的诉前对接和诉中对接,诉前引导当事人自愿选择医调会进行诉前调解,调解成功的,可以根据当事人的申请进行司法确认;调解不成的,及时进入诉讼程序。诉中征得双方同意,法院委托或者邀请医调会的人民调解员参与调解。目前,宁波已经在基层法院、法庭设立了12个人民调解窗口和诉调对接工作室。
据了解,2009年至2013年,浙江法院共受理医疗纠纷案件4111件,审结4104件,案件主要集中在杭州、宁波等医疗资源相对丰富的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