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法官体验”到“用户体验”

重庆信息中心优化办公办案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01-20
16:42: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2013年以来,湖北各级法院结合信息化建设,强力推进审判流程公开、裁判文书公开、执行信息公开“三大平台”建设,努力促进“做公道法官、办公正案件、创公信法院”取得明显成绩,审判质量在全国法院的排名由过去的倒数跃至全国第5位。
为全面推进“三大平台”建设,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制定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司法公开的意见》和《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在互联网公布裁判文书规定的实施细则》及《执行案件办理八项规定》,在全省确定了32个司法公开示范法院,促进司法公开水平整体上升。
全省128家法院均在各自门户网站设立裁判文书公布专栏,在省高院办公室轻点鼠标,全省法院新收案件数、结案数、超期数、旧存数等一一显示。在案件当事人家中,打开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官网,轻点“诉讼服务”,点击“案件查询”,案件进程一目了然。在湖北高院,一份裁判文书从承办人拟稿,到上网,要经过审判长、分管副庭长、庭长、分管副院长、返聘资深老专家5个环节的核稿。截至去年12月底,全省法院共有94581件裁判文书上网。一起行政案件的原告汪林说:“裁判文书上网对于法官来说是一种无形的束缚,法官会更注重说理分析,我们对法院的判决也更服气了。”
为丰富司法公开载体,湖北高院开通了法院官方微博,推广庭审网络直播。近日,省高院审判楼202室正在开庭。安置于法庭内的摄像头随时摇动,记录下庭审活动中每一个人的发言、物证展示,并自动备份保存。同时参与这次庭审的还有云梦县人民法院和武汉市江岸区人民法院岸北人民法庭。大屏幕上的画面随着审判长的指令而切换。宣布鉴定人出庭时,书记员将主画面切换至云梦法院,鉴定人开始出示证件并发言;宣布证人出庭时,书记员将主画面切换至江岸区法院岸北法庭。案件审结,全程录音录像已形成光盘资料。以前承办人上审委会汇报只是凭材料,现在可以通过庭审视频、电子卷宗更客观、清晰地反映案件全貌。当事人也可以到法院来查询庭审视频。
湖北全省法院不断加大对司法公开平台建设的保障力度和司法公开工作的宣传力度,增进群众对司法公开工作的了解、理解、参与和支持,不断提升审判质效和司法公开化水平。据统计,全国有13家法院先后到湖北高院学习信息化建设做法。
在距离重庆市中心100多公里外的大足区人民法院,正开庭审理一起劳务纠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领导坐在高院二楼信息运维管理中心,察看庭审中每个细节。这是重庆法院信息化工作的一个镜头。
自2008年启动信息化建设,目前重庆全市法院已实现联网办公,共用共享一个操作平台。
在高院信息运维管理中心大屏幕上,八块小屏幕根据指令不时切换画面,实时监控着全市法庭庭审情况。“只要是信息化电子法庭,我们都能实时得到庭审画面,干什么说什么一清二楚。”高院审管办副主任吴道敏说。
在重庆当法官腿累,因为山多坡陡,更因为大农村现状,为此重庆法院曾专门设计拉杆式巡回审判箱,还申请了专利;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法官白明德甚至骑坏了七辆摩托车……上述故事算不上是历史,因为这些方式仍在使用。但重庆法院决意改变,让审判工作质效“爆发式”提升,信息化建设被提上日程并强力推进。
从2008年开始,重庆搭建三级法院共用共享信息平台;2010年实现网上办案办公;2011年开始,重庆高院深化信息中心建设,中心向上连接到最高人民法院,向下连通重庆43家中、基层人民法院和120多个人民法庭。“打个比方,中心是一个集中存储管理重庆法院审判、政务、队伍等信息的数据仓库,全市法官都可以根据授权,到仓库来翻找自己工作中用得着的宝贝。”审管办副主任陈浩说,目前中心已汇聚1764767件案件,971432个庭审,4593240份文书,82094359页档案资料。“要写裁判文书,这里有900多种模板可供参考,还有精品文书示范。”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陈娅梅说。
当事人也可以享受到信息化的好处。重庆法院网上诉讼服务中心去年1月上线运行,上面有专供当事人使用的服务模块。要打官司了,通过网站可以提交诉讼材料,诉讼准备在家就可完成;已起诉到法院的案子,可以通过网站随时查询进度;还可以通过网站,在家向法院举报“老赖”;也可以发电子邮件给重庆任何一位法院院长,去年重庆法院院长邮箱共收到4950封电子邮件,其中高院院长钱锋直接收阅、批示交办1910件。重庆高院审管办透露,今年他们将全面推广司法文书电子送达,减轻当事人诉累。

澳门新浦京娱乐官方网站,从重庆市区开车到奉节县人民法院,要5个小时。在奉节法院立案,诉讼材料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多久能看到?3分钟。不止奉节,所有重庆市中基层法院的立案信息,都是3分钟实时上传更新一次。
得力于重庆法院自2008年启动的信息化建设,目前重庆全部法院已实现联网办公,共用共享一个操作平台。信息化建设让山城法院驶入高速通道。建立存储上百万案件资料的大数据库,鼓励辖区法院开发应用二维码等便民应用……重庆法院在信息化建设中,致力于将“大数据”与“微平台”完美结合,在司法公开的过程中,致力于将重心从“法官体验”转变为“用户体验”。
“在重庆法院的司法公开构想里,关起门来自说自话,完全不顾公众体验的司法公开不是真公开。司法公开不能‘闭门造车’,也不是法院‘卡拉OK’,我们不搞自娱自乐。”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钱锋表示,“要将司法公开的重心从‘法官体验’变为‘用户体验’,互联网思维重构审判管理,培养法官互联网思维,提升审判质量和效率。”
大数据仓库三级共用
在距离重庆市中心400多公里外的城口县人民法院,正开庭审理一起案件。重庆高院运维管理中心墙上八块小屏幕根据指令不时切换画面,实时监控着全市法庭庭审情况。
重庆高院运维管理中心2011年8月正式运行,中心大屏幕的另一边是重庆市行政区划图,通过电脑点击上面任一图标,会实时显示当地法院案件的数据。每一个数据,都对应到具体案件、案号,点击承办法官姓名,还可以查看他近期的审判业绩。
运维中心对全市法院案件收结执情况,每3分钟更新一次。基层法院接的案件,诉状等材料经扫描上传,3分钟后所有诉讼信息在中心就可查看。重庆高院审管办负责人吴道敏说:“系统有智能搜索功能,在系统内输入当事人名字,能搜索出当事人在重庆辖区内的关联案件和相关资料。全市法官都可以根据授权,在数据库中查找审判、政务、队伍各种信息。”
从2008年开始,重庆开始搭建三级法院共用共享信息平台;2010年实现网上办案办公;2011年开始,重庆高院深化运维管理中心建设,中心向上连接到最高人民法院,向下连通重庆43家中、基层人民法院和120多个人民法庭。目前中心已汇聚了214万件案件、8万余个庭审录像、749万份法律文书、170万卷卷宗档案等资料。
互联网思维倒逼法官
白明德是重庆市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民法院第二人民法庭法官。他至今打字仍只会“一指禅”。
白明德是位“传统”法官,16年来为办案走遍辖区368个村寨,骑坏了7辆摩托车,和辖区群众十分熟络。但在几年前目睹庭里法官用QQ远程视频调结了一起离婚案后,白明德明显变了。他感受到了互联网的强大力量,于是申请QQ号,后来还开通了微信。为熟练使用三级联网审判管理系统,他拒绝了庭里年轻人代劳的好意,没事就坐在电脑前研究,终于学会操作网上系统。
白明德的改变,是重庆法官转变的缩影。2008年,重庆高院组建由院长任组长的信息化建设领导小组,出台《关于加强全市法院信息化建设的实施意见》,将信息化建设纳入全市法院“一把手”工程。通过统一规划,强推硬逼,引导法官转变不想用、不愿用的陈旧观念。
数年深耕,成果初显。目前,重庆法院信息化工作已渗透到案件的立案、分案、审理、送达、归档等各个环节,基本实现了办公无纸化、公文流转一体化和管理流程定制化。法官可随时根据需要和授权,网上查看案件办理情况、卷宗材料和办案流程日志,远程观摩庭审情况,实时进行跟踪监督。信息化办公、办案已成为重庆法官的自觉行动。
微平台关注用户体验
信息化建设不仅是司法公开的载体,更是服务群众的手段。重视用户体验,是重庆法院在信息化建设中逐步形成的共识。在重庆高院统筹推进下,重庆各法院在信息化应用手段上各显神通,开发出不少让当事人点赞的应用软件。
很多当事人给了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开发的二维码案款管理系统好评。该院出具的《案款支付通知书》上有专用二维码,当事人用手机或平板电脑扫一下,与之相关的案件信息都能一目了然地呈现出来。在开通官方微信后,重庆一中院将大数据与微平台结合,在平台设置审判流程、执行流程等栏目,实时显示各阶段和节点,实现微信平台与该院公众服务网互联互通,法官和当事人可以通过手机和电脑对案件审判、执行情况进行查询。
重庆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则将13个已建成的数字化审判法庭使用,与方便当事人结合起来。在已有刑事远程提讯和信访视频接访基础上,探索开展远程审判,证人远程作证、质证,召开远程减刑、假释听证等新型审判方式,方便群众诉讼;探索设立同步庭审视频室,为当事人提供庭审音像记录查阅服务。
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的二维码应用,则侧重于纪检监察信访举报平台。该院将举报电话、举报邮箱以及全院各部门的联系方式等信息植入二维码中,同时链接纪检监察举报邮箱,将二维码张贴到法院宣传栏、案件监督表及监督举报指南上,通过法院门户网站、官方微博向社会公布。当事人和来访群众只要用手机或平板电脑扫一扫二维码,即可获得所需信息。

加强信息化建设 提升办案质效 重庆信息中心优化办公办案

在距离重庆市中心100多公里外的大足区人民法院,正开庭审理一起劳务纠纷,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院领导坐在高院二楼信息运维管理中心,察看庭审中每个细节。这是重庆法院信息化工作的一个镜头。

自2008年启动信息化建设,目前重庆全市法院已实现联网办公,共用共享一个操作平台。

在高院信息运维管理中心大屏幕上,八块小屏幕根据指令不时切换画面,实时监控着全市法庭庭审情况。“只要是信息化电子法庭,我们都能实时得到庭审画面,干什么说什么一清二楚。”高院审管办副主任吴道敏说。

在重庆当法官腿累,因为山多坡陡,更因为大农村现状,为此重庆法院曾专门设计拉杆式巡回审判箱,还申请了专利;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法官白明德甚至骑坏了七辆摩托车……上述故事算不上是历史,因为这些方式仍在使用。但重庆法院决意改变,让审判工作质效“爆发式”提升,信息化建设被提上日程并强力推进。

从2008年开始,重庆搭建三级法院共用共享信息平台;2010年实现网上办案办公;2011年开始,重庆高院深化信息中心建设,中心向上连接到最高人民法院,向下连通重庆43家中、基层人民法院和120多个人民法庭。“打个比方,中心是一个集中存储管理重庆法院审判、政务、队伍等信息的数据仓库,全市法官都可以根据授权,到仓库来翻找自己工作中用得着的宝贝。”审管办副主任陈浩说,目前中心已汇聚1764767件案件,971432个庭审,4593240份文书,82094359页档案资料。“要写裁判文书,这里有900多种模板可供参考,还有精品文书示范。”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法官陈娅梅说。

当事人也可以享受到信息化的好处。重庆法院网上诉讼服务中心去年1月上线运行,上面有专供当事人使用的服务模块。要打官司了,通过网站可以提交诉讼材料,诉讼准备在家就可完成;已起诉到法院的案子,可以通过网站随时查询进度;还可以通过网站,在家向法院举报“老赖”;也可以发电子邮件给重庆任何一位法院院长,去年重庆法院院长邮箱共收到4950封电子邮件,其中高院院长钱锋直接收阅、批示交办1910件。重庆高院审管办透露,今年他们将全面推广司法文书电子送达,减轻当事人诉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