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智能化信用惩戒:倒逼被执行人主动履行

福建法院执结涉民生案件2420件标的额近亿元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03-24
18:34: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五年来,全省法院共执结各类执行案件41
6万件,执结标的额1256亿元,与上一个五年相比,分别增长了54 6%和309
1%,其中2014年执结案件10 02万件,执结标的额522 6亿元,比2009年分别增长52
0%和473
3%。”15日上午,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我省近年来的执行状况。
–>凡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掌中安徽记者署名文字、图片,版权均属于市场星报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者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帖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授权的媒体、网站,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或者掌中安徽”,违者本单位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浙江智能化信用惩戒:倒逼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5-01-06
09:51:57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福建法院在涉民生案件专项集中执行活动中充分运用科学信息技术,强化执行强制措施,截至目前,共执结涉民生案件2420件,执结标的额9897.5804万元,有力保障了民生权益和改革发展稳定大局。

“五年来,全省法院共执结各类执行案件41.6万件,执结标的额1256亿元,与上一个五年相比,分别增长了54.6%和309.1%,其中2014年执结案件10.02万件,执结标的额522.6亿元,比2009年分别增长52.0%和473.3%。”15日上午,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我省近年来的执行状况。

采访实录

福建法院与全省21家银行建立了“点对点”网络执行查控机制,通过该系统,执行人员半个小时就可获得被执行人在福建21家商业银行的存款情况,为被执行人财产控制打下坚实基础。借助这一系统,截至3月5日,福建法院在涉民生专项活动期间滚动查询案件24960件,查询被执行人36413人,查询存款合计211.189亿元。在此基础上,今年1月底福建法院又开始探索实行网络冻结,至今全省法院已有效冻结款项1594.7182万元,大量案件得以快速执结。

9560名“老赖”被拘306人获刑

“已经打开两分钟了,请盖上。”当“工业4.0”时代生产的水杯盖如此提醒你时,浙江法院执行工作迎头赶上这智能化步伐,利用信息技术布下对于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的天罗地网。

与此同时,他们还借助12368短信平台搭建起法官与当事人沟通的桥梁。据福建高院执行局副局长葛福东介绍,通过该平台,案件承办人可以及时向当事人反馈案件执行情况,回应当事人咨询、投诉。截至3月5日,12368执行短信平台向当事人发送短信43440条,在与当事人的沟通交流上取得较好的效果。如泰宁法院执行的林某等199人申请执行福建省某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追索劳动报酬纠纷案件,执行法院通过12368执行短信平台,及时将案件执行资金到位情况等向申请人作出说明。

据省高院党组成员、执行局局长袁春介绍,五年来全省法院共救助确有困难的申请执行人8332人次,救助金额达1.05亿元,有效缓解了有关当事人的生活困境。对拒不履行义务的执行人限制高消费2503人次,限制出境908人次,拘留9560人次,罚款1478人次,追究刑事责任306人次,最大限度实现申请执行人的合法权益,坚决维护法律尊严和司法权威。

徐某欠下3万余元,变身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法院追查的“老赖”前,做了充分准备。法院通过与银行、房产、车管所等“点对点”查询系统反馈:名下无存款、无房产、无汽车。

另外,福建法院还用足用好失信被执行人公示制度。截至目前,全省已将23620个自然人、3174个法人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占全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布人数近三分之一。

目前,全省法院已通过该系统发起查询531万次,查询到存款金额4175亿元、房屋数量18.5万套、土地使用权数量12389宗、车辆7828辆。全面实施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定期向省公共信用信息共享服务平台推送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积极推进信用惩戒联动机制建设;通过“老赖曝光台”栏目,在主城区显示屏、社区公告栏上曝光等方式,引起社会普遍关注,对失信被执行人形成强大威慑。

正一筹莫展的执行干警姜杨彪收到公安“点对点”协助布控捷报:徐某被抓获!接警后发现,此人随身携带较多银行卡,在做好相应笔录,并明确告知其拒不申报财产或隐瞒、隐匿、转移财产行为应承担的相应法律后果后,姜杨彪尝试用智能手机NFC扫描,居然显示存款不少,以及一长串近期转账记录。

目前,全省法院已有39231名失信被执行人被录入到名单库,其中3659人因受到信用惩戒,以主动清偿债务或与申请人达成和解,到位标的额超过6亿元。开通安徽省人民法院涉诉资产网络交易平台,对执行查封的财产进行拍卖信息发布、网上竞买报名、网上电子竞价、网上资金结算,以信息化手段最大限度实现财产价值。目前,安徽法院涉诉资产交易中心网已成交项目646个,成交额31.65亿元,增值率达5.8%。

“因‘点对点’查询系统只显示被执行人本人名义开户的银行卡余额,不能覆盖被执行人新开户或者以他人名义开户但实为自己使用的银行卡信息,也不能查询交易记录。”姜杨彪说,在控制或抓获“老赖”后,通过NFC查询功能查询其携带的银行卡余额、最近10笔交易记录,是否高消费、是否转移过财产等都一目了然。

执行案件呈“井喷”法院遇到四难

徐某的银行卡就是用朋友的身份证开户的。2014年以来,江山法院使用智能手机NFC查询功能,顺利执结17起案件,执结标的额45万余元,司法拘留2人,罚款1人。

“近五年来,全省法院执行案件年均增长11.22%;今年前三季度,全省法院新收执行案件达115358件,超出去年全年收案数10840件。”
袁春表示,可以预见,随着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执行案件数量仍将大幅攀升,案多人少矛盾更加凸显。

2006年,浙江高院提出当事人自动履行为主、强制执行为辅的工作目标。“前提是坚决贯彻执行的强制性、惩罚性,让不履行生效判决义务的付出更大的经济成本和信用代价,使得履行债务成为积极的价值追求。”浙江高院院长齐奇说,全省法院大力加强执行案件信息化建设,实现智能化信用惩戒。2009年3月,浙江高院与省发改委信用中心协作,将超过3个月的未执结案件和历年程序终结案件曝光于信用浙江网站,供社会各界查询,并应用于金融、招投标和政府监管等领域。发布之日即纳入“重点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领域信用报告”范围,目前已有190家参与省重点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企业主动履行案件492件,标的额达2.81亿元。

“同时,经济增速放缓,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许多执行案件出现被执行财产在拍卖时无人问津,难以处置变现等情况;一些执行案件需考虑职工安置。企业发展、社会稳定等多方面因素,执行难度加大。”袁春告诉记者:“执行联动机制运转还不够顺畅,网络查控和信用惩戒的范围还有待进一步扩大。执行宣传不够到位,许多案件在客观上无财产可供执行时,难以得到当事人和社会公众的理解。不仅如此,社会诚信意识有待进一步提高,规避执行、逃避执行现象依然突出,敢于执行、暴力抗法现象时有发生,影响了执行工作秩序。一些协助义务人不积极履行协助执行业务,能推则推,能拖则拖,甚至在人民法院依法开展执行工作时设置障碍,增加了执行成本。”

2014年智能化信用惩戒网络延伸到全省各大机场,目前已经有5190名被执行人因乘坐不了飞机、火车,不能解决贷款、置产置业、担任公司高管等,选择主动履行债务达15.59亿元。

据袁春介绍,有相当一部分被执行人确无履行能力,导致案件执行不能。截止2014年底,全省法院累计未结执行案件10227件,其中,经过查存款、查房产、查车辆、查股权等“四查”后,无可供执行财产或财产不足以清唱全部债务的案件为7701件,占比达75.3%。2010—2014年,经查无可供执行财产,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方式结案的案件为6.15万件,占已结案件的14.8%。

“执行案件的核心事项是找到被执行人、调查到财产。”齐奇说,利用现代信息科技,借用社会资源“点对点”查控,实现执行足不出户。2013年,浙江高院与省民政厅建立婚姻信息共享系统,目前已查询全省法院被执行人婚姻信息18万多次、11万多条信息。2014年与省公安厅建立被执行人信息“点对点”查询布控机制,已查询户籍信息近20万条,出入境信息和车辆信息分别近10万条,并对5490余名被执行人实施布控,成功控制住被执行人650人。

年前全省法院将开展专项执行行动

“点点鼠标”查控银行存款、房产及股票等财产也在浙江先行突破。2013年浙江高院在与省内58家银行建立存款网上点对点查控的基础上,进阶实现网上冻结,执行员针对网上查询到的存款,可直接发起远程冻结,防止款项通过网银等“不翼而飞”。至今已成功冻结账户1.28万个,金额7.17亿元。2014年下半年又与省住建厅建立市级网上“点对点”房产查控机制,现已查询房产近45万次,查到5万处。

“针对当前执行工作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省人大在分析总结近年来执行工作取得的成绩和经验的基础上,再次做出《《安徽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全面加强法院执行工作的决议》。”袁春告诉记者:“《决议》要求严厉打击拒不执行犯罪行为。法院、检察院、公安要通力协作,各负其责,确保依法打击拒不执行犯罪落到实处。”

对于被执行财产处分,浙江法院借助淘宝网自行开展零佣金司法网拍,形成以网络拍卖为常态、委托拍卖为例外的司法拍卖模式,推行网拍房产按揭贷款制度,全省法院93.7%的涉讼资产通过淘宝网公开拍卖,2014年成交9285件,总成交额193.8亿元,成交率达89.6%,平均溢价率41.6%,比过去传统委托拍卖分别提高13个百分点和19个百分点,为当事人节省佣金4.3亿元。

据介绍,《决定》强调各级人民政府要不断整合资源,构建信息共享平台,大力支持法院信息化建设。坚决反对小计执行行为,加大对小计执行行为的查处力度。坚决反对干预执行行为,对干预、插手、过问具体案件的行为做到全程留痕、有据可查,并严肃追究责任。

据了解,浙江法院目前已启用高速交警网上协助布控车辆系统,并注重延伸对被执行人保险、理财产品、余额宝、微信宝等新型金融财产的查控,逐项攻克完善智能化“点对点”机制建设。

记者从省高院获悉,在元旦、春节临近之际,全省法院将集中时间、集中力量开展一次涉民生案件专项执行活动。通过加大执行力度、实施执行救助等措施,帮助生活困难的申请人渡过难关,决绝他们的生活所需。

记者手记

钱小秀 市场星报 安徽财经网 记者 雷强

要让守信者一路畅通,失信者步步难行。只有全社会都意识到诚信对于个人和国家社会经济的重要和价值,“老赖”现象才能得到进一步的缓解和改善。2013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出台,2014年又联合人民网推出“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引起了社会强烈关注。后来,最高人民法院又推动建立覆盖全国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网络查控体系,成员包括已经和最高人民法院签订网络查控和信用惩戒机制备忘录的20余家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等,以实现全国范围内查到存款、金融产品、房屋情况等。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执行局局长刘贵祥说,必须下大力气推进诚信制度化建设,浙江高院就被执行人失信制度创新了许多做法,措施有力,效果好,值得在全国执行系统推广借鉴。以杭州市余杭区法院为例,与区委组织部建立信息沟通机制,每年7月通报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党员。2014年通报73人,核查后开除党籍18人,劝退2人,限期整改39人,促成14人履行债务。这既是对对方当事人利益的保护,同时也会起到良好示范效应,促进形成诚实守信、自觉履行义务的党内环境和社会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