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娱乐官方网站四川泸州法官上门审理赡养纠纷案

四川泸州法官上门审理赡养纠纷案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05-12
16:38: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编者按: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父母不但给了我们生命,还含辛茹苦把我们抚养成人,父母的养育之情做儿女的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现在他们年老体弱了,无论从情理还是法理说,赡养他们都是做子女应尽的责任。“母亲节”来临之际,四川省泸州市人民法院法官深入群众家中,用入情入理的话语调解了一起赡养案,用实际行动送上了一份“母亲节”礼物。
王老太颤巍巍接过儿子手中的1200元赡养费,激动地咧着嘴,脸上笑开了花。5月8日,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人民法院举办“‘母亲节’为母亲送礼”活动,来到了江阳区弥陀镇群利村和分水岭镇董允坝村,深入群众家中,开展司法为民服务。
上门巡回审理赡养纠纷案
8日早上8点,泸州灰蒙蒙的,起着小雾,下着细雨。江阳法院弥陀法庭干警来到20公里开外的弥陀镇。行驶大概一小时,就来到群利村71岁王老太家外。
王老太身材不高,有点佝偻,穿着紫色衬衫,看着身体还算健朗。见法官来到家中,她迎着小雨,亲自迎接,“感谢你们哦,这么远跑来!”老人激动地说。
随后,在王老太家中,随意摆放两张圆桌,几个凳子,再摆上“调解员”、“申请人”、“被申请人”的牌子,就形成了一个简易的法庭。
半小时后,3名法官,几名村干部,再加上当事人王老太和其3个儿子、儿媳落座,巡回法庭诉前调解正式开始。
据了解,原告有4个儿子,最大的49岁,最小的39岁,今天因大儿子有事,暂由媳妇代替。王老太向法官讲,因和第三个儿子赵某发生家庭纠纷,该儿子便不尽赡养义务,要求其履行协议,按每月赡养费100元、每月30斤大米支付。
法官现场问其中3个儿子,都表示没有异议。儿媳说,愿意听法官调解,该怎么拿就怎么拿,毕竟老人是一定要抚养的,二儿子和四儿子也表示没有意见。
当问到赵某时,他说:“每月支付100元赡养费没什么意见。”
入情入理化解亲人隔阂
既然都没什么意见,法官认为双方纠纷不大。随后,王老太提出让赵某补偿这两年的赡养费:“这么久都没拿了,给2000元!”
赵某听后,有些生气:“只补偿500元,要就要,不要就算了!”王老太却坚持要2000元,少一分都不行,双方还不停争论谁对谁错。
见状,法官认为不妙,就给双方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都是亲人,曾经的问题都不谈了,做儿子要孝顺父母,毕竟父母拉扯不容易,但做母亲的也要体谅孩子们!”
调解时,法官有意地问了下赵某每月收入,“做泥瓦工啥的,每天大概100元吧。”赵某说。法官听后委婉地说:“一月要挣好几千,让你补偿点又不多。”
随后,法官继续说道:“既然愿意补偿,这样,两年1200元,不说了!”
赵某听后说:“可以给1200元,但现在没有,能不能下个月拿,以后的赡养费给队长,让队长转交给母亲。”
法官见有望调解成功,便继续说道:“这样嘛,让村委会主任先借点钱给你,你先给母亲。”随后,村委会主任淦永平没有迟疑,马上拿出900元,又从村委委员杨艳平那借了300元,凑齐1200元拿给了赵某。
赵某接过淦永平手中的1200元,在法官、村干部、记者的见证下,亲手交到母亲手中。
现场,法官们见到调解成功,心中沉重的石头终于落地,也开心地笑了。“‘母亲节’快到了,这是给天下母亲们的礼物!”弥陀法庭庭长郭红艳说。
家庭矛盾致赡养纠纷案频发
笔者从江阳法院了解到,2013年至今,江阳法院已经受理30起赡养案,目前已结案25起。
那赡养纠纷案中又多存在什么矛盾?审理此类案件的江阳法院民二庭副庭长杨莉表示,主要集中在婆媳关系矛盾;兄弟子女纠纷;老人与子女矛盾等等。
“人吃穿用住、疾病治疗都需要经济上的花费,因而把老人当做家庭负担;有些子女又处处与兄弟姐妹相互比较,生怕自己吃亏,把老人当成皮球相互推诿,不肯赡养。”杨莉说,现实生活中,有些子女认为老人偏心,对财产分配不公,偏袒某个子女,将财产赠给他,这个子女就要多尽义务,自己可以少尽或不尽义务。
“法律规定,老年人有权依法处分个人的财产,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不得强行索取老年人的财物。也就是说无论你是否继承老人的遗产都应当赡养老人。”杨莉说。

因为子女不常回家看看,浙江省德清县一老人近期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让子女前来看望她。经过法院和社区干部的帮助,这起赡养纠纷最终得到妥善解决。
申请人钟老太今年已经80多岁了,单独居住在德清一小集镇上,而其老伴已近90岁高龄,长期患病住在医院。两老人生育一儿两女,去年冬天,因赡养费等问题,经德清县人民法院主持调解,钟老太与3个儿女达成了赡养协议,每个月3个儿女共同支付赡养费1200元;每月看望照顾母亲;允许钟老太暂时居住3个儿女家中。
据承办法官说,平时大女儿常去看望老人,与老人唠嗑、话家常,而儿子和小女儿都在县城居住,工作较忙,很少回去看望钟老太,为此钟老太对儿子和小女儿产生了不满情绪。最近由于儿子没来看他,老人申请法院强制执行,要求对她尽看望和照顾的义务。
承办法官认为,赡养纠纷案件不同于其他案件,如果强制执行可能加深子女和父母亲的矛盾,于是决定采取调解方式执行该案。
通过法官和社区干部开导,最终老人的3个儿女与母亲达成了协议,由3个子女承担母亲赡养费和医疗费,每月至少到老人处看望一次,或者每人每月接母亲到家小住时日,逢年过节不仅要探望老父母,还要给老母亲购置营养品和添置新衣服。

“母亲节”的礼物

编者按:俗话说“百善孝为先”,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父母不但给了我们生命,还含辛茹苦把我们抚养成人,父母的养育之情做儿女的一辈子都报答不完。现在他们年老体弱了,无论从情理还是法理说,赡养他们都是做子女应尽的责任。“母亲节”来临之际,四川省泸州市人民法院法官深入群众家中,用入情入理的话语调解了一起赡养案,用实际行动送上了一份“母亲节”礼物。

王老太颤巍巍接过儿子手中的1200元赡养费,激动地咧着嘴,脸上笑开了花。5月8日,四川省泸州市江阳区人民法院举办“‘母亲节’为母亲送礼”活动,来到了江阳区弥陀镇群利村和分水岭镇董允坝村,深入群众家中,开展司法为民服务。

澳门新浦京娱乐官方网站,上门巡回审理赡养纠纷案

8日早上8点,泸州灰蒙蒙的,起着小雾,下着细雨。江阳法院弥陀法庭干警来到20公里开外的弥陀镇。行驶大概一小时,就来到群利村71岁王老太家外。

王老太身材不高,有点佝偻,穿着紫色衬衫,看着身体还算健朗。见法官来到家中,她迎着小雨,亲自迎接,“感谢你们哦,这么远跑来!”老人激动地说。

随后,在王老太家中,随意摆放两张圆桌,几个凳子,再摆上“调解员”、“申请人”、“被申请人”的牌子,就形成了一个简易的法庭。

半小时后,3名法官,几名村干部,再加上当事人王老太和其3个儿子、儿媳落座,巡回法庭诉前调解正式开始。

据了解,原告有4个儿子,最大的49岁,最小的39岁,今天因大儿子有事,暂由媳妇代替。王老太向法官讲,因和第三个儿子赵某发生家庭纠纷,该儿子便不尽赡养义务,要求其履行协议,按每月赡养费100元、每月30斤大米支付。

法官现场问其中3个儿子,都表示没有异议。儿媳说,愿意听法官调解,该怎么拿就怎么拿,毕竟老人是一定要抚养的,二儿子和四儿子也表示没有意见。

当问到赵某时,他说:“每月支付100元赡养费没什么意见。”

入情入理化解亲人隔阂

既然都没什么意见,法官认为双方纠纷不大。随后,王老太提出让赵某补偿这两年的赡养费:“这么久都没拿了,给2000元!”

赵某听后,有些生气:“只补偿500元,要就要,不要就算了!”王老太却坚持要2000元,少一分都不行,双方还不停争论谁对谁错。

见状,法官认为不妙,就给双方做工作,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都是亲人,曾经的问题都不谈了,做儿子要孝顺父母,毕竟父母拉扯不容易,但做母亲的也要体谅孩子们!”

调解时,法官有意地问了下赵某每月收入,“做泥瓦工啥的,每天大概100元吧。”赵某说。法官听后委婉地说:“一月要挣好几千,让你补偿点又不多。”

随后,法官继续说道:“既然愿意补偿,这样,两年1200元,不说了!”

赵某听后说:“可以给1200元,但现在没有,能不能下个月拿,以后的赡养费给队长,让队长转交给母亲。”

法官见有望调解成功,便继续说道:“这样嘛,让村委会主任先借点钱给你,你先给母亲。”随后,村委会主任淦永平没有迟疑,马上拿出900元,又从村委委员杨艳平那借了300元,凑齐1200元拿给了赵某。
赵某接过淦永平手中的1200元,在法官、村干部、记者的见证下,亲手交到母亲手中。
现场,法官们见到调解成功,心中沉重的石头终于落地,也开心地笑了。“‘母亲节’快到了,这是给天下母亲们的礼物!”弥陀法庭庭长郭红艳说。
家庭矛盾致赡养纠纷案频发
笔者从江阳法院了解到,2013年至今,江阳法院已经受理30起赡养案,目前已结案25起。
那赡养纠纷案中又多存在什么矛盾?审理此类案件的江阳法院民二庭副庭长杨莉表示,主要集中在婆媳关系矛盾;兄弟子女纠纷;老人与子女矛盾等等。
“人吃穿用住、疾病治疗都需要经济上的花费,因而把老人当做家庭负担;有些子女又处处与兄弟姐妹相互比较,生怕自己吃亏,把老人当成皮球相互推诿,不肯赡养。”杨莉说,现实生活中,有些子女认为老人偏心,对财产分配不公,偏袒某个子女,将财产赠给他,这个子女就要多尽义务,自己可以少尽或不尽义务。
“法律规定,老年人有权依法处分个人的财产,子女或者其他亲属不得干涉,不得强行索取老年人的财物。也就是说无论你是否继承老人的遗产都应当赡养老人。”杨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