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广西东兴法院:息医患纠纷 解群众心结

图片 1

第一现场
中越边境的北仑河边,大雨过后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上空依然沉闷,大街上人来人往,一切是那样井然有序。
6月13日下午3点,当记者再次赶到东兴市人民医院时,一场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医患纠纷案件正在这里进行调解。调解室里,东兴市人民法院法官韦旭伶、医院医务科副科长梁伟和张汉杰夫妇就其6岁女儿张小怡在该医院发生的一起医疗纠纷案件的赔偿款进行最后的协商。
“人最终没事就算了,要求医院给我们赔偿去医院检查的路费和检查费,其他的也不想追究了。”
张汉杰说。 “我们同意适当补偿原告一些费用,无法支付太多。”梁伟答道。
在韦旭伶的说服下,双方就“在路费和检查费方面能否做适当补偿”开始交锋。从张汉杰最初提出赔偿3000元,到最后医院同意赔偿1000元,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今年4月5日,张小怡因感冒发热到东兴市人民医院就诊,在输液过程中出现面部发绀,引发全身皮疹,情况紧急,经医生采取措施后恢复正常。父亲张汉杰认为是医院不负责,用药不当造成,要求院方赔偿各种损失3000元。医院认为,患儿出现该反应属于药物不良反应现象,不同意赔偿。
5月14日下午,记者第一次到东兴市人民医院巡回法庭调解室时,看到双方争得面红耳赤,充满了火药味。
“他们处理的不够及时,因为小孩出现皮疹,医院应该及时采取措施,结果拖了这么久!”张汉杰发着牢骚。
“你认为医院是诊疗过程有问题还是药物的质量问题?只有明确了,我们才好有针对性地进行处理。”
韦旭伶的声音透着力度,直指问题的实质。
“不管什么问题,总之,孩子在东兴医院治疗出现过敏反应且脸色发绀、差点休克,虽然停药后身体恢复正常,但我们认为就是医院的错,应该给我们赔偿。”
张汉杰寸步不让。
“患者发烧并出鼻血3天,我们加注维生素K1止血,之后的5分钟出现面色发绀的情况就怀疑患者是过敏体质,改输其他药物后就恢复正常,所以我们不存在过错。”梁伟坦诚地说。
当天,双方就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各执一词,韦旭伶一边归纳争议焦点,一边安抚张汉杰激动的情绪。最后,医院对张汉杰夫妇提出的3000元赔偿不予认可,这场诉前调解最后因分歧太大不欢而散。为了冷却双方的对立情绪,韦旭伶当场建议推迟一段时间再做调解。
“今天已经是第四次组织他们调解了,虽然很累,但是看到他们达成协议,我真的很高兴!”
韦旭伶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在现场,梁伟代表医院将1000元钱交给张汉杰,双方在调解笔录上签字。
为了有效解决医患纠纷,今年1月23日,东兴法院在市人民医院挂牌成立了首个医患纠纷巡回法庭,专门为群众调解各类医患纠纷案件。到5月底为止,该巡回法庭共接待群众来访和咨询300余人次,受理各类大小纠纷案件25起,直接成功调处23起。
“我们希望借助法院这个司法平台,与病人之间实现零距离沟通,通过协商,能够处理好我们医院和患者之间的医疗纠纷,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东兴镇卫生院院长何永斌如是说。
据了解,在发生医患纠纷后,东兴法院首先要求由各个医疗机构在该院设立的医患关系办公室进行初步调解,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的,该办公室征得患方同意后,选派巡回法庭资深法官进行调解。经调解的纠纷,医患双方可向法院依法申请司法确认,经法院确认后的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可申请强制执行。在调解过程中,巡回法庭践行“免费咨询、免费受理、免费调解”三个承诺,用耐心倾听、精心调解、真心服务、公心处理的“四心”方法调解医患纠纷。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我们深入开展‘问计于民大走访’活动,把司法触角延伸到医院,把解决医患纠纷作为今年‘司法作风建设年’的工作重点,切实解决群众普遍反映的‘最后一公里’难点问题。”东兴法院院长李云鹏清癯的脸上泛着坚毅的神色。
记者了解到,为了加快推进医疗巡回法庭的建设力度,今年4月1日,东兴法院又在东兴、江平、马路三个乡镇的卫生院、保健院增设了4个医患巡回法庭办案点、8个医疗纠纷调解室,实现了医患纠纷案件就地调解和审理。
记者手记
近年来,我国的医疗纠纷大幅度增加,“医闹”问题日趋严重,凸显的社会矛盾也异常尖锐。根据卫生部门的统计,2006年全国共发生“医闹”事件10248起,2009年为16448起,2010年进一步上升至17243起,较前五年增长了68.3%。如:2013年发生的温岭杀医案件、哈医大杀医案件,都导致医生不同程度的伤亡后果,打击“医闹”成为社会的共同呼声。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罗殿龙对“医闹”问题做了专门调研,并提出中肯建议。他认为,要从加强刑事立法、严厉打击“医闹”行为、加强监管、加大医疗体制改革、加强宣传等方面入手,从根本上解决“医闹”行为。
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门联合制定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对侮辱、恐吓、殴打或伤害医务人员身体等方面犯罪行为提出了严惩措施,并要求对起诉到法院的医疗损害赔偿案件要及时立案、调解,调解不成的,要依法判决,切实维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
东兴法院成立专门的医疗巡回法庭,把医患纠纷化解在医院、诉前,让医患双方在平等、自愿、协商的基础上解决纠纷,在一定程度上对解决医患矛盾做出了有益的尝试和创新。
现场回音 “感谢法官为我们做的一切” 讲述人:产妇王善武母亲
我女儿今年在马路镇医院生小孩时,医院没有经过我们家属同意,把胎盘当作医疗废物做丢弃处理。我们在手术告知书中明确要求自行处理胎盘,医院却违背我们意愿将胎盘丢弃,所以我们提出要医院赔偿。经过法院的调解,最后医院赔偿了我们400元,用红包封好送到我们家,还亲自登门拜访道歉,我们全家人都原谅医院了,心结也解开了。
感谢法官为我们做出的公正解决,为我们争取到权利,法院为我们真正做主了,感谢法官为我们做的一切!

近年来,“医闹”已成热词进入人们视野。“医闹病”是患方非理性表达诉求时情绪过激、举动失控等“病态”反映。现如今,一旦医患矛盾发生,拉横幅、摆花圈、堵大门……,不仅严重影响了社会和谐稳定,也令医家疲于应付,苦不堪言。近来,更有暴力伤医事件频频见诸报端,其所酿下的社会悲剧确实令人警醒。
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为应对近年来医患纠纷居高不下的现状,坚持源头化解医患矛盾的积极工作思路,创新构建了医疗巡回法庭。一年多来的实践证明,医疗巡回法庭不仅是及时化解医患矛盾的“110”,更是源头遏制医患矛盾、保障与促进辖区社会和谐稳定的“稳压器”。
■医患纠纷居高不下 医疗巡回法庭应运而生
河南省洛阳市西工区人民法院坐落在有千年帝都、牡丹花城之称的洛阳中心地带,因辖区医疗机构密集,医患纠纷也逐年上升。从该院近三年的人身医疗损害赔偿案数据分析,2010年受理此类案件22件,2011年35件,2012年49件,2013年至今118件。在全部民商案件中,医患纠纷案件所占比重也由2011年的1%上升到2013年的5%。
“化解医患纠纷,我们不能被动坐等当事人上门告状,而要主动介入,组成巡回法庭审理,从源头遏制医患矛盾升级,着力构建和谐医患关系。”在2012年秋的一次院务会上,西工法院院长赵耀武提出创新成立医疗巡回法庭的设想得到院党组成员的一致赞同。同年10月30日,经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批准,该市首个医疗纠纷巡回法庭在西工成立,授权西工法院专门审理洛阳市五城区的医患纠纷案件。
■摸着石头过河 “三处方”求取和谐最高值
重任在肩,勇于担当。西工法院对医疗巡回法庭高度重视,选派经验丰富的优秀法官组庭,并选派退居二线的老法官到洛阳市医疗纠纷调解处置中心进行指导。药到病除妙在方。为矫治“医闹病”,他们开出如此“三处方”:
处方一:提前介入妙在“早”。
实践佐证,有效化解医患纠纷也要讲求兵贵神速。法官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及时疏导,能有效防止纠纷升级。2013年3月,李某因交通事故腿部受伤在某院治疗,由于该院治疗不当截肢。苦恼的李某及家人急需转院治疗,在无法与医方达成赔偿协议时,采取全家搬到住院部生活的极端举动,严重影响医院正常工作开展。法官闻讯后及时介入。通过“边立案,边沟通,边调解”的“快车道”工作法,终使这起令医家头痛不已的纠纷当天就得以化解,双方达成了85万元的赔偿协议。由于提前介入,医患矛盾早知情,不失时机早调解,从而牢牢把握了化解医患纠纷的主动权。即便偶有突发性“医闹”行为,由于法官及时介入便也化干戈为玉帛。
处方二:高效调解诀在“力”。
为打好化解医患纠纷的“组合拳”,他们坚持“四力”齐发。一靠调解中心助力。医患纠纷发生后,赔偿额在5万元以下的简易纠纷均先由调解中心调解。调解员主要由政法机关退居二线的老干警组成,他们社会阅历丰富,调解起来轻车熟路,成效可观。自去年与巡回法庭同时成立以来及时化解医患纠纷达182件。
二聚调解网络之力。他们积极探索和实践诉调对接模式,充分借助政法委、卫生局、患者亲属、村委会等共同参与调解的“地脉”和“人脉”优势,形成强有力的诉调对接网络。如去年4月牡丹花会时,一产妇在某医院分娩死亡,患者家属向该院院长泼汽油、堵门……千钧一发之际,法官火速赶到。鉴于“医闹”事件影响大,立即请求市卫生局、市政法委派员协力调解。由于多方密切配合,当天就达成14.5万元的赔偿协议。患者家属当即拆除花圈等摆设物。据统计,在成功调解的案件中,依靠调解网络协力成功调解的高达80%以上。
三发诉前即调之力。对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诉前即调已成化解医患纠纷的固定模式。法官采用“立案到床头、办案进病房、送法到病床”的人性化司法服务和心理疗法的技巧取得患者与家属的信任。在成功调解的64件医患纠纷案件中,有90%以上是不敲法槌也止纷。
四借专家智慧之力。为加快疑难案件的办案速度,专门聘请100名医学权威专家对医患责任进行专业划分,以专家之智驱走患者的心头疑云,还医疗事实真相,使法官在调解中能化难为易,得心应手。
处方三:专家陪审贵在“专”。
毋庸讳言,医患纠纷是民商案中专业性很强的难题,为弥补法官医学知识上的短板,他们在市卫生局的协助下,从各大医院遴选出20名德高望重、经验丰富的医疗专家,报区人大任命为人民陪审员。为确保案件公平、公正和公开,专家陪审采用医患双方共同选择制和“以案定人”的专业陪审制。使他们对号入座,各扬所长。由于专家陪审言必有中,引据经典,既解当事人的“心结”,又解当事人的“法结”,不仅打开了一把把难案之锁,也使得服判息诉率得以提高。与此同时,他们还注重吸纳专家的陪审意见,统一裁判标准,有效避免同案不同判的现象。
和谐医患关系 曙光初现
功到自然成。巡回法庭自建庭以来,共受案118件,调撤案件64件,患者获得赔偿款达900余万元。调解中心共受理医患纠纷277件,成功调解182件,未调解成功即时转至法庭的95件。从而使洛阳医患关系呈现出“患方诉求表达渐趋理性化、医疗人身损害维权法制化、诉调对接无缝化”的“三化”和谐曙光,并由此赢得社会各界好评。
在调解中心指导工作的该院原副院长曹郑宏深有感触地说,调解中心是人民法院化解医患矛盾的前沿阵地。调解中心前期的调解与法庭的司法调解紧密衔接,对于节约司法成本、提高法院办案质效、促进社会和谐稳定等都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
河南径源律所律师魏海涛对记者说,以往医疗案件因每个法院处理效果不一,社会反响较大。医疗巡回法庭成立后,由于法官专门处理该类案件,且选任的法官专业知识强,尤其采取设立医学专家库、邀请专家会诊、名家陪审等得力举措,走活了医患纠纷的难解之棋,确保了案件的公正、公平处理。
洛阳市妇幼保健医院处理医疗纠纷的部门负责人赵敏对医疗巡回法庭给予高度评价。她感叹道:过去一旦发生医患纠纷,医方领导往往是患方讨伐和攻击的对象,“压力山大”是小事,人身安全无保障才最令人担忧。自医疗巡回法庭成立后,我们如释重负。法庭在我们和患者之间架起了沟通的桥梁,高效、优质的司法服务为我们驱忧解愁。
一患者家属在医疗纠纷化解后坦诚道,医疗事故是每个人都不愿遇到的。一旦发生就给患者造成物质和精神双重压力。尽快解决纠纷,及时获得赔偿,对患者来说非常重要。医疗巡回法庭的法官办案有术,而且选用比较权威的医学专家,使患者的权益保护更加公正和公平。

广西东兴法院:息医患纠纷 解群众心结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06-23
16:58: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息医患纠纷 解群众心结——广西东兴法院探索解决医患纠纷工作见闻

6月13日,东兴法院法官韦旭伶正在组织医患双方进行诉前调解。裴玉洁 摄

第一现场

中越边境的北仑河边,大雨过后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东兴市上空依然沉闷,大街上人来人往,一切是那样井然有序。

6月13日下午3点,当记者再次赶到东兴市人民医院时,一场持续了一个多月的医患纠纷案件正在这里进行调解。调解室里,东兴市人民法院法官韦旭伶、医院医务科副科长梁伟和张汉杰夫妇就其6岁女儿张小怡在该医院发生的一起医疗纠纷案件的赔偿款进行最后的协商。

“人最终没事就算了,要求医院给我们赔偿去医院检查的路费和检查费,其他的也不想追究了。”
张汉杰说。

“我们同意适当补偿原告一些费用,无法支付太多。”梁伟答道。

在韦旭伶的说服下,双方就“在路费和检查费方面能否做适当补偿”开始交锋。从张汉杰最初提出赔偿3000元,到最后医院同意赔偿1000元,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今年4月5日,张小怡因感冒发热到东兴市人民医院就诊,在输液过程中出现面部发绀,引发全身皮疹,情况紧急,经医生采取措施后恢复正常。父亲张汉杰认为是医院不负责,用药不当造成,要求院方赔偿各种损失3000元。医院认为,患儿出现该反应属于药物不良反应现象,不同意赔偿。

5月14日下午,记者第一次到东兴市人民医院巡回法庭调解室时,看到双方争得面红耳赤,充满了火药味。

“他们处理的不够及时,因为小孩出现皮疹,医院应该及时采取措施,结果拖了这么久!”张汉杰发着牢骚。

“你认为医院是诊疗过程有问题还是药物的质量问题?只有明确了,我们才好有针对性地进行处理。”
韦旭伶的声音透着力度,直指问题的实质。

“不管什么问题,总之,孩子在东兴医院治疗出现过敏反应且脸色发绀、差点休克,虽然停药后身体恢复正常,但我们认为就是医院的错,应该给我们赔偿。”
张汉杰寸步不让。

“患者发烧并出鼻血3天,我们加注维生素K1止血,之后的5分钟出现面色发绀的情况就怀疑患者是过敏体质,改输其他药物后就恢复正常,所以我们不存在过错。”梁伟坦诚地说。

当天,双方就医院是否存在过错各执一词,韦旭伶一边归纳争议焦点,一边安抚张汉杰激动的情绪。最后,医院对张汉杰夫妇提出的3000元赔偿不予认可,这场诉前调解最后因分歧太大不欢而散。为了冷却双方的对立情绪,韦旭伶当场建议推迟一段时间再做调解。

“今天已经是第四次组织他们调解了,虽然很累,但是看到他们达成协议,我真的很高兴!”
韦旭伶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在现场,梁伟代表医院将1000元钱交给张汉杰,双方在调解笔录上签字。

为了有效解决医患纠纷,今年1月23日,东兴法院在市人民医院挂牌成立了首个医患纠纷巡回法庭,专门为群众调解各类医患纠纷案件。到5月底为止,该巡回法庭共接待群众来访和咨询300余人次,受理各类大小纠纷案件25起,直接成功调处23起。

“我们希望借助法院这个司法平台,与病人之间实现零距离沟通,通过协商,能够处理好我们医院和患者之间的医疗纠纷,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东兴镇卫生院院长何永斌如是说。

据了解,在发生医患纠纷后,东兴法院首先要求由各个医疗机构在该院设立的医患关系办公室进行初步调解,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的,该办公室征得患方同意后,选派巡回法庭资深法官进行调解。经调解的纠纷,医患双方可向法院依法申请司法确认,经法院确认后的协议具有法律效力,可申请强制执行。在调解过程中,巡回法庭践行“免费咨询、免费受理、免费调解”三个承诺,用耐心倾听、精心调解、真心服务、公心处理的“四心”方法调解医患纠纷。

“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我们深入开展‘问计于民大走访’活动,把司法触角延伸到医院,把解决医患纠纷作为今年‘司法作风建设年’的工作重点,切实解决群众普遍反映的‘最后一公里’难点问题。”东兴法院院长李云鹏清癯的脸上泛着坚毅的神色。

记者了解到,为了加快推进医疗巡回法庭的建设力度,今年4月1日,东兴法院又在东兴、江平、马路三个乡镇的卫生院、保健院增设了4个医患巡回法庭办案点、8个医疗纠纷调解室,实现了医患纠纷案件就地调解和审理。

记者手记

近年来,我国的医疗纠纷大幅度增加,“医闹”问题日趋严重,凸显的社会矛盾也异常尖锐。根据卫生部门的统计,2006年全国共发生“医闹”事件10248起,2009年为16448起,2010年进一步上升至17243起,较前五年增长了68.3%。如:2013年发生的温岭杀医案件、哈医大杀医案件,都导致医生不同程度的伤亡后果,打击“医闹”成为社会的共同呼声。

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罗殿龙对“医闹”问题做了专门调研,并提出中肯建议。他认为,要从加强刑事立法、严厉打击“医闹”行为、加强监管、加大医疗体制改革、加强宣传等方面入手,从根本上解决“医闹”行为。

今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门联合制定了《关于依法惩处涉医违法犯罪维护正常医疗秩序的意见》,对侮辱、恐吓、殴打或伤害医务人员身体等方面犯罪行为提出了严惩措施,并要求对起诉到法院的医疗损害赔偿案件要及时立案、调解,调解不成的,要依法判决,切实维护医患双方的合法权益。

东兴法院成立专门的医疗巡回法庭,把医患纠纷化解在医院、诉前,让医患双方在平等、自愿、协商的基础上解决纠纷,在一定程度上对解决医患矛盾做出了有益的尝试和创新。

现场回音

“感谢法官为我们做的一切”

讲述人:产妇王善武母亲

我女儿今年在马路镇医院生小孩时,医院没有经过我们家属同意,把胎盘当作医疗废物做丢弃处理。我们在手术告知书中明确要求自行处理胎盘,医院却违背我们意愿将胎盘丢弃,所以我们提出要医院赔偿。经过法院的调解,最后医院赔偿了我们400元,用红包封好送到我们家,还亲自登门拜访道歉,我们全家人都原谅医院了,心结也解开了。

感谢法官为我们做出的公正解决,为我们争取到权利,法院为我们真正做主了,感谢法官为我们做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