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下载app温州市便民法庭全面推开

崇明法院涉农审判工作:念好“农”字经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11-24
18:19: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崇明,是上海市辖区唯一的一个县,地势平坦,林木茂盛,曾有“东海瀛洲”之称。近年来,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加快推进美丽乡村、生态崇明、法治崇明建设。为实现这一既定目标,崇明县人民法院面向农村、面向群众,探索出一套便民利农的民事审判机制,赢得了当地群众的赞誉,称该院是一心为民的好法院。
夜间法庭: 从难以应诉到有空维权
崇明农民外出打工者人数众多,即使是在当地务农的农民,农忙时节也是分秒必争,白天难得有空,这就增加了当事人出庭应诉的难度。
为满足当事人需求,崇明法院建立了一套弹性开庭机制:根据农耕需要和当事人合理需求开设夜间法庭;企业员工工作日请假困难,安排周末开庭;70岁以上的老人体弱多病、行动不便,上门开庭。
邵某和妻子顾某结婚十余年,婚后性格不合以致起诉离婚。结婚时,邵某支付婚房首付,与妻子顾某一起偿还房贷。现在要离婚,双方就房产归属发生争执。由于夫妻双方均在市区打工,且来法庭需要2个多小时车程,法官几次电话约开庭时间都未能确定。几经协商,法官决定夜间开庭,邵某夫妇如约前来。
经开庭,两人达成调解协议,房子归邵某所有,邵某支付妻子相应的补偿款。退庭后,法官告诉他们,法院会尽快将民事调解书寄给他们,不用再跑过来一趟。
崇明法院长兴人民法庭庭长林永新说:“‘夜间法庭’不仅包括夜间开庭,还包括当庭调解、法律文书当场送达等。只是办案法官不仅要加班审案,还要提前做好案情分析等大量基础工作,确保一次开庭成功率,会辛苦些。”2012年至今,崇明法院已经累计夜间开庭32件次。
崇明法院还针对被执行人白天务农或工作不在家等情况,经常开展夜间执行工作,特别是重点执行电信类、物业类、三费类等涉民生的小标的额案件。2013年以来,该院共开展夜间执行160次,共执结各类涉农案件480件,执行到位标的额624万元。
巡回审判: 从庭上审案到乡间田头
崇明县地域广阔且地形狭长,辖区面积1411平方公里,几近上海总面积的五分之一。虽然上海长江大桥贯通了崇明与长兴两岛,但往返横沙岛依然需要乘船摆渡,交通不便。
崇明法院依托人民法庭分别在五个乡镇合理设置巡回办案点,派驻专门的乡镇巡回法官,实行“定员巡回、定点切入、定向互动”的巡回审判工作模式。巡回法官们每周深入辖区,蹲点办案,接待群众,就地开庭或调解纠纷。
崇明法院院长倪金龙介绍说,为更好地服务农村当事人,该院在原定每周蹲点办案基础上,增加春播、夏收、秋耕农忙季节巡回办案力度,视群众需要延长蹲点时间,尽力为农民提供便利,不耽搁耕作。2013年,该院全年共开展巡回审判207件次。
53岁的横沙岛村民老李要打离婚官司,他患有关节炎,又在打工时发生工伤,造成手脚骨折,行动不便。横沙巡回审判点的法官了解情况后亲赴村委会开庭。百余户村民旁听了开庭,实现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
该院庙镇人民法庭等法庭还在村干部的建议下,先后在庙南村、联益村、合中村等多个村组指导成立了一支村级民间调解队伍,充分发挥村民组长、老党员熟悉当地风土人情、在村民中具有较高威望和亲和力等优势,第一时间处理好、化解好邻里纠纷、婚姻纠纷。
巡回办案点受理案件多属发生在农村群众之间的小矛盾,案情清楚、法律关系简单,但处理不好易向群体性案件转化。崇明法院适时邀请巡回办案点附近基层调解组织和人员参与调解,发挥他们熟悉民风民俗优势,形成化解矛盾纠纷的强大合力,推动建设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2010年1月以来,该院与基层调解员联手化解案外纠纷831起。
送法下乡: 从打得起官司到打明白官司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民主法治进步,群众不仅希望打得起官司,而且要求打一个明白的有尊严的官司。然而,崇明全县人口约70万,60%是农业人口,大多数农民文化水平较低、法律意识较差、诉讼能力相对薄弱,面临着“打官司难”。
针对这种情况,崇明法院每年6月开展“送法下乡月”活动,由主要领导带队送法进乡镇,强化诉讼指导、责任举证等告知工作。内容包括农村土地纠纷、打击毒品犯罪、预防醉驾等。这项活动迄今已开展五届。
“我应该起诉谁”、“我应该到哪个法院起诉”、“起诉状怎么写”对于这些老百姓在打官司过程中常见的问题,崇明法院推出《我该怎么打官司》系列诉讼指南,并在“送法下乡月”活动中分发给当地百姓。
诉讼指南丛书语言通俗浅显、简洁明了,搭配图表、小案例和法条提示,生动有趣,令人印象深刻,每次活动中都被当地百姓一抢而空。
东滩候鸟保护区位于崇明岛的东端,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驿站和水禽重要越冬地,每年在崇明东滩过境中转和越冬的水鸟总量已逾百万只,有多种被列入国家一级、二级保护的鸟类,如东方白鹳、黑鹳等。
2011年以来,崇明发生多起农户毒杀东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牟利案件,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崇明法院依法惩处犯罪行为后,制作野生鸟类保护法制宣传版面,在“送法下乡月”中深入农村巡回展出,通过以案说法遏制犯罪,引导农村群众懂法守法。
“崇明法院开展送法下乡活动,有利于提高农村群众法律素养,有利于推动法治崇明建设。”崇明县人大主任周卫杰多次作出批示,充分肯定崇明法院的做法。

☉商报记者 戚祥浩

奥门新浦京下载app,念好“农”字经 便民又利民——记上海市崇明县法院涉农审判工作

通讯员 董宗波

崇明,是上海市辖区唯一的一个县,地势平坦,林木茂盛,曾有“东海瀛洲”之称。近年来,上海市委、市政府提出加快推进美丽乡村、生态崇明、法治崇明建设。为实现这一既定目标,崇明县人民法院面向农村、面向群众,探索出一套便民利农的民事审判机制,赢得了当地群众的赞誉,称该院是一心为民的好法院。

商报讯
为方便当事人,法官利用午休时间进行办案,定期下乡,就近立案、调解、开庭,甚至利用数字法庭让远在海外的华侨参加庭审。昨天,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崔盛钢做客温州网时透露,近年来,我市另类便民法庭不断涌现,各种便民措施不断推出,逐步形成了以人民法庭为核心、审判站为支撑、审判点为补充的三位一体的便民诉讼服务网络。

夜间法庭:

今年6月,一场特殊的涉侨离婚纠纷在文成法院开庭审理。法庭上只有法官、诉讼代理人和书记员,数字大屏幕开着,清晰可见原、被告坐在意大利米兰当地的调解委员会办公室中,与法官远程面对面。这是文成法院运用数字法庭,通过互联网技术远程审理跨国离婚案。这样的国外华侨离婚案件,原来的办案时间比较长,有时甚至长达一两年,现在从立案到审理结束平均用时不到一个小时。
崔盛钢说。

从难以应诉到有空维权

2008年8月份,崔盛钢在深入全市28个人民法庭密集调研后,提出了便民诉讼的构想。2009年8月,市中级人民法院制定下发
便民诉讼二十条,在人口较多的建制镇设立审判站,在交通不便的乡设立审判点,并以人民法庭所在地为基础,以1小时交通线为目标,在人民法庭周边地区逐步设立审判站点,要求法官定期下乡,就近立案、调解、开庭,方便群众诉讼,逐步形成了以人民法庭为核心、审判站为支撑、审判点为补充的三位一体的便民诉讼服务网络。

崇明农民外出打工者人数众多,即使是在当地务农的农民,农忙时节也是分秒必争,白天难得有空,这就增加了当事人出庭应诉的难度。

同时,为方便群众参与诉讼,午间法庭、夜间法庭、双休日法庭和节假日法庭等便民法庭在温州各地全面推开。据崔盛钢介绍,目前,全市已经设立了审判站、点82个。审判站、点分别由1名副庭长和1名法官负责,定期巡回办公,就近立案、调解、开庭,尽量做到一站式服务,减轻群众讼累。到目前为止,法庭的法官共下乡到审判站点就近立案2376件次,开庭调解3076件次,切实解决了一批群众打官司难的问题。

为满足当事人需求,崇明法院建立了一套弹性开庭机制:根据农耕需要和当事人合理需求开设夜间法庭;企业员工工作日请假困难,安排周末开庭;70岁以上的老人体弱多病、行动不便,上门开庭。

邵某和妻子顾某结婚十余年,婚后性格不合以致起诉离婚。结婚时,邵某支付婚房首付,与妻子顾某一起偿还房贷。现在要离婚,双方就房产归属发生争执。由于夫妻双方均在市区打工,且来法庭需要2个多小时车程,法官几次电话约开庭时间都未能确定。几经协商,法官决定夜间开庭,邵某夫妇如约前来。

经开庭,两人达成调解协议,房子归邵某所有,邵某支付妻子相应的补偿款。退庭后,法官告诉他们,法院会尽快将民事调解书寄给他们,不用再跑过来一趟。

崇明法院长兴人民法庭庭长林永新说:“‘夜间法庭’不仅包括夜间开庭,还包括当庭调解、法律文书当场送达等。只是办案法官不仅要加班审案,还要提前做好案情分析等大量基础工作,确保一次开庭成功率,会辛苦些。”2012年至今,崇明法院已经累计夜间开庭32件次。

崇明法院还针对被执行人白天务农或工作不在家等情况,经常开展夜间执行工作,特别是重点执行电信类、物业类、三费类等涉民生的小标的额案件。2013年以来,该院共开展夜间执行160次,共执结各类涉农案件480件,执行到位标的额624万元。

巡回审判:

从庭上审案到乡间田头

崇明县地域广阔且地形狭长,辖区面积1411平方公里,几近上海总面积的五分之一。虽然上海长江大桥贯通了崇明与长兴两岛,但往返横沙岛依然需要乘船摆渡,交通不便。

崇明法院依托人民法庭分别在五个乡镇合理设置巡回办案点,派驻专门的乡镇巡回法官,实行“定员巡回、定点切入、定向互动”的巡回审判工作模式。巡回法官们每周深入辖区,蹲点办案,接待群众,就地开庭或调解纠纷。

崇明法院院长倪金龙介绍说,为更好地服务农村当事人,该院在原定每周蹲点办案基础上,增加春播、夏收、秋耕农忙季节巡回办案力度,视群众需要延长蹲点时间,尽力为农民提供便利,不耽搁耕作。2013年,该院全年共开展巡回审判207件次。

53岁的横沙岛村民老李要打离婚官司,他患有关节炎,又在打工时发生工伤,造成手脚骨折,行动不便。横沙巡回审判点的法官了解情况后亲赴村委会开庭。百余户村民旁听了开庭,实现了审理一案教育一片的效果。

该院庙镇人民法庭等法庭还在村干部的建议下,先后在庙南村、联益村、合中村等多个村组指导成立了一支村级民间调解队伍,充分发挥村民组长、老党员熟悉当地风土人情、在村民中具有较高威望和亲和力等优势,第一时间处理好、化解好邻里纠纷、婚姻纠纷。

巡回办案点受理案件多属发生在农村群众之间的小矛盾,案情清楚、法律关系简单,但处理不好易向群体性案件转化。崇明法院适时邀请巡回办案点附近基层调解组织和人员参与调解,发挥他们熟悉民风民俗优势,形成化解矛盾纠纷的强大合力,推动建设矛盾纠纷多元化解机制。2010年1月以来,该院与基层调解员联手化解案外纠纷831起。

送法下乡:

从打得起官司到打明白官司

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民主法治进步,群众不仅希望打得起官司,而且要求打一个明白的有尊严的官司。然而,崇明全县人口约70万,60%是农业人口,大多数农民文化水平较低、法律意识较差、诉讼能力相对薄弱,面临着“打官司难”。

针对这种情况,崇明法院每年6月开展“送法下乡月”活动,由主要领导带队送法进乡镇,强化诉讼指导、责任举证等告知工作。内容包括农村土地纠纷、打击毒品犯罪、预防醉驾等。这项活动迄今已开展五届。

“我应该起诉谁”、“我应该到哪个法院起诉”、“起诉状怎么写”对于这些老百姓在打官司过程中常见的问题,崇明法院推出《我该怎么打官司》系列诉讼指南,并在“送法下乡月”活动中分发给当地百姓。

诉讼指南丛书语言通俗浅显、简洁明了,搭配图表、小案例和法条提示,生动有趣,令人印象深刻,每次活动中都被当地百姓一抢而空。

东滩候鸟保护区位于崇明岛的东端,是亚太地区候鸟迁徙路线上的重要驿站和水禽重要越冬地,每年在崇明东滩过境中转和越冬的水鸟总量已逾百万只,有多种被列入国家一级、二级保护的鸟类,如东方白鹳、黑鹳等。

2011年以来,崇明发生多起农户毒杀东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牟利案件,引起社会高度关注。崇明法院依法惩处犯罪行为后,制作野生鸟类保护法制宣传版面,在“送法下乡月”中深入农村巡回展出,通过以案说法遏制犯罪,引导农村群众懂法守法。

“崇明法院开展送法下乡活动,有利于提高农村群众法律素养,有利于推动法治崇明建设。”崇明县人大主任周卫杰多次作出批示,充分肯定崇明法院的做法。(作者:记者
杨树明 通讯员 郭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