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织“天网”让“老赖”无处遁形

浙江智能化信用惩戒:倒逼被执行人主动履行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5-01-06
09:51:57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近日,记者从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石门县人民法院荣膺2013年至2017年“全省法院先进集体”,成为全省6个获此殊荣的基层法院之一。
石门法院依托信息化手段,创新执行举措,织密执行“天网”,
全力提升执行工作能力。近两年来,执结民商事案件1638起,执结率98.5%,执结标的额4.32亿元。
协查联动让“老赖”现身
7月3日晚,石门法院执行局接到常德武陵公安分局电话,得知被执行人任某已被公安机关控制,执行干警火速赶赴武陵区,依法对任某实施司法拘留。
申请人向某与被执行人任某民间借贷纠纷一案中,任某一直躲避执行。6月中旬,法院将任某交公安机关网上布控。半个月后,任某在常德市武陵区某酒店办理入住时触网,被警方控制,并移交法院执行司法拘留。拘留次日,任某即托人将15.5万元执行款汇入法院执行账户,所涉案件执行完毕。
石门法院将公安临时布控作为执行工作新常态,与县检察院、县公安局联合出台了《关于建立执行联动机制,打击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等犯罪行为的实施办法》,对长期规避执行的被执行人,协调公安机关进行临时布控。法院将拘留决定书、执行拘留通知书送交县公安机关信息指挥中心,由公安机关进行四级临时布控,被采取布控措施的被执行人只要使用身份证即触网报警。
近年来,石门法院与公安、检察系统构建的执行联动机制,逐步形成了反规避执行的合围之势,极大地震慑了“老赖”。近两年来,该院利用公安侦查手段寻找被执行人35人,执结案件22件,依托公安治安管理手段查找被执行人29人,执结案件19件,执行到位标的额超过500万元。
网络查控让财产现形
8月7日,执行法官点开数字法院系统,发现被执行人某建筑公司名下出现存款80万元,当即在网上对存款进行了冻结,申请人利益得到了有效保障。
一直以来,被执行财产难寻是制约执行工作的瓶颈,为突破这一瓶颈,法院依托司法网络查控系统,加大财产查控力度,要求凡具有金钱给付内容的执行案件,一律在立案后第一时间进行网络查询,发现财产线索,立即采取控制措施。对于立案一段时间未找到财产线索的,密切关注被执行人财产情况,不定期进行网络查询。
“现在法官足不出户、轻点鼠标便可快捷查询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改变了以往‘地毯式’搜索、法官‘跑断腿’的人工查询财产模式。”石门法院执行局局长李子斌介绍,“司法网络查控系统的运用,大幅提升了执行效率、降低了执行成本,确保了执行效果。”
据了解,司法网络查控系统为执行法官及时、全面、准确查找和控制被执行人可供执行的财产提供了便利,该院近三成的被执行人未能逃过网络查控系统的“火眼金睛”。
两年来,该院网络查询被执行人1985人次,查控被执行人银行存款3289万元,车辆38台,工商登记信息60余条,房产登记40余宗,利用网络查控系统执结各类案件287件,到位标的额价值逾5000万元。
信用惩戒让“老赖”难行
7月24日,长沙黄花机场。邢某因业务需要出差办事,使用身份证购买机票时,购票系统语音提示其身份证已被锁定,无法购票,经询问机场工作人员得知,因其未履行法院生效裁判,已被法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一周之后,邢某专程来到石门法院,主动缴纳了全部执行款20万元。
近年来,石门法院不断加大信用惩戒力度,两年时间共将618名“老赖”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信息库,禁止失信被执行人乘坐飞机、列车软卧、入住星级酒店等高消费行为,限制其在金融机构贷款或办理信用卡等,近30名“老赖”慑于信用惩戒履行了执行义务。
该院大力曝光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两年来,利用政府网、法院网、微信公众号、电视台等媒体平台,利用县火车站广场大型宣传牌、步行街电子显示屏曝光失信被执行人980人,向社会公开悬赏,征集被执行人财产线索31条,83人被曝光后主动履行了义务。
与此同时,法院还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报送县人大常委会、县政协和县委组织部。先后有4名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因未履行执行义务,在人大、政协换届期间被取消了代表、委员资格。
执行风暴让“老赖”难受
8月21日凌晨5时,石门法院的又一场凌晨执行行动开始。一辆警车驶出法院,车上坐着石门法院执行局的5名干警。
半小时后到达目的地,执行干警迅速下车,将被执行人张某从睡梦中叫醒,依法传唤到法院。张某因房屋租赁与他人发生纠纷,败诉之后拒不履行执行义务,此前曾被采取拘留措施。此刻尚未起床便被执行干警逮到,张某态度发生了转变,积极筹措资金,一个小时后便通过手机银行将拖欠的1.2万元租金转入了法院执行账户。
近年来,石门法院重拳出击治“老赖”,
针对被执行人躲避执行的现象,打破执行常规,灵活安排执行时间,抓住早晚被执行人在家的时机,启动凌晨执行行动,不分昼夜进行执行。法官抓住春节、中秋节等被执行人回家过节时机,掀起假日执行风暴,抢抓执行机会,执结了一批“人难找”的骨头案,有效打击了躲避债务的“老赖”行为。
两年来,石门法院共司法拘留185人,罚款102人次,将4名涉嫌拒执犯罪的被执行人移送公安刑事立案,强制执结案件585件。

浙江:“老赖”四处碰壁“求”履行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4-09-29
21:57:00字号:小大打印本页出行被限制 经营受影响
消费遭压缩浙江:“老赖”四处碰壁“求”履行
日前,浙江省宁海、黄岩、上虞等地十余名被执行人因乘飞机受限而主动到法院履行债务。
被执行人金某被拒乘后,特地转乘多趟火车、汽车到台州市黄岩区人民法院履行债务,还大谈不能乘机之苦。
而胡某在当地的机票代购点购买机票被拒后,主动联系法院,并与申请人达成和解协议,支付第一期欠款后,央求申请人和执行法官将其名字从失信“黑名单”中删除,“我现在到深圳帮朋友做生意,刚刚起步,这个名单可是让我投资、乘机处处受限。”
浙江法院利用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促进案件执行正在不断走向深入,并对案件执行产生了极大的促进作用。至今,全省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55506人,已促进5000余名被执行人履行了债务。
早在2007年,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就提出,要让不履行债务的被执行人付出更大信用代价和经济成本。此后,浙江法院大力加强执行案件信息化建设,为信用惩戒打下了坚实基础。2009年3月,浙江高院与省发改委信用中心协作,联建共享“浙江省公共联合征信平台”,将超过3个月的未执结和历年程序终结案件发布于信用浙江网站,至今累计发布了71.9万余件案件、110余万人次,实际履行了58.1万余件案件。从发布于信用浙江网站之日起,即纳入“重点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领域信用报告”范围,曾有多家企业因为失信记录而被挡在多个省重点项目投标的大门外。2010年初,浙江省综治委发文推动综合治理执行难工作体系建设,包括执行征信、执行查控、执行惩戒、执行监督、执行保障五个系统建设,执行征信、执行查控系统与银行等相关管理部门对接,在实现财产点对点查控的同时,使得被执行人在没有履行法律义务之前,向金融机构融资受到限制,注册新公司、购买车辆、购地置产、承揽工程、经营贸易、出境等受到限制,被执行人及其高管人员的任职、荣誉、个人消费受到限制,全面压缩失信者的生产、经营、消费空间,形成要想恢复“自由”,唯有尽快履行的执行征信大格局。
去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出台后,浙江法院认真落实,按照司法解释的六个条件,以录入名单为原则,不录入名单须报批,集中人力和时间开展纳入工作,确保录入的数量和质量。浙江高院建立“浙江法院公开网”,将被执行人名单予以曝光,各地法院将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通过报纸、广播、电视、网络、法院公告栏等予以公布,召开新闻发布会,或定期在主流媒体固定栏目向社会公布。向政府相关部门、金融监管机构、金融机构、承担行政职能的事业单位及行业协会等通报,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行政审批、政府扶持、融资信贷、市场准入、资质认定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向省征信机构通报,在信用浙江网上向社会公开。失信被执行人是国家工作人员的,向其所在单位通报。失信被执行人是党员的,向所在党委组织部门通报。失信被执行人是国家机关的,向党委政法委汇报并向其上级单位或者主管部门通报。温岭市人民法院考虑到部分被执行人有一定的履行能力,一旦纳入失信名单后,可能影响其工作或企业的正常运转,巧妙借用失信名单制度,建立预通知制度,根据已掌握的情况对被执行人进行评分定级,对确有履行能力而故意拖延或履行能力较好的被执行人,以预通知的形式督促其履行。第一批8件案件在预告后20个工作日内有两件案件全部履行。对于失信被执行人是党员的,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联合区委组织部开展惩处工作,通报失信被执行人党员73人,核查后开除党籍18人,劝退两人,限期整改39人,促成14人履行债务。
在如此天罗地网的失信“黑名单”压力下,执行捷报频传。瑞安人王某因生意需要向银行申请贷款,但两人都处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只得先上瑞安市人民法院继续履行执行和解,期望消除失信记录。山东人朱某在绍兴成了失信被执行人,原以为“鞭长莫及”,不料上了全国失信被执行人“黑名单”后处处受限,到火车站购买车票被告知限制乘坐,这才想起来是在法院的一起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没有了结,不得已主动联系上了绍兴法官,要求尽快履行义务。宁波人马某因商务需要购买机票时发现其被全国民航售票系统自动禁止购买机票,并被告知需与法院联系。马某立即赶到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求”履行。

澳门新浦京娱乐官方网站,采访实录

“已经打开两分钟了,请盖上。”当“工业4.0”时代生产的水杯盖如此提醒你时,浙江法院执行工作迎头赶上这智能化步伐,利用信息技术布下对于被执行人及其财产的天罗地网。

徐某欠下3万余元,变身浙江省江山市人民法院追查的“老赖”前,做了充分准备。法院通过与银行、房产、车管所等“点对点”查询系统反馈:名下无存款、无房产、无汽车。

正一筹莫展的执行干警姜杨彪收到公安“点对点”协助布控捷报:徐某被抓获!接警后发现,此人随身携带较多银行卡,在做好相应笔录,并明确告知其拒不申报财产或隐瞒、隐匿、转移财产行为应承担的相应法律后果后,姜杨彪尝试用智能手机NFC扫描,居然显示存款不少,以及一长串近期转账记录。

“因‘点对点’查询系统只显示被执行人本人名义开户的银行卡余额,不能覆盖被执行人新开户或者以他人名义开户但实为自己使用的银行卡信息,也不能查询交易记录。”姜杨彪说,在控制或抓获“老赖”后,通过NFC查询功能查询其携带的银行卡余额、最近10笔交易记录,是否高消费、是否转移过财产等都一目了然。

徐某的银行卡就是用朋友的身份证开户的。2014年以来,江山法院使用智能手机NFC查询功能,顺利执结17起案件,执结标的额45万余元,司法拘留2人,罚款1人。

2006年,浙江高院提出当事人自动履行为主、强制执行为辅的工作目标。“前提是坚决贯彻执行的强制性、惩罚性,让不履行生效判决义务的付出更大的经济成本和信用代价,使得履行债务成为积极的价值追求。”浙江高院院长齐奇说,全省法院大力加强执行案件信息化建设,实现智能化信用惩戒。2009年3月,浙江高院与省发改委信用中心协作,将超过3个月的未执结案件和历年程序终结案件曝光于信用浙江网站,供社会各界查询,并应用于金融、招投标和政府监管等领域。发布之日即纳入“重点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领域信用报告”范围,目前已有190家参与省重点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企业主动履行案件492件,标的额达2.81亿元。

2014年智能化信用惩戒网络延伸到全省各大机场,目前已经有5190名被执行人因乘坐不了飞机、火车,不能解决贷款、置产置业、担任公司高管等,选择主动履行债务达15.59亿元。

“执行案件的核心事项是找到被执行人、调查到财产。”齐奇说,利用现代信息科技,借用社会资源“点对点”查控,实现执行足不出户。2013年,浙江高院与省民政厅建立婚姻信息共享系统,目前已查询全省法院被执行人婚姻信息18万多次、11万多条信息。2014年与省公安厅建立被执行人信息“点对点”查询布控机制,已查询户籍信息近20万条,出入境信息和车辆信息分别近10万条,并对5490余名被执行人实施布控,成功控制住被执行人650人。

“点点鼠标”查控银行存款、房产及股票等财产也在浙江先行突破。2013年浙江高院在与省内58家银行建立存款网上点对点查控的基础上,进阶实现网上冻结,执行员针对网上查询到的存款,可直接发起远程冻结,防止款项通过网银等“不翼而飞”。至今已成功冻结账户1.28万个,金额7.17亿元。2014年下半年又与省住建厅建立市级网上“点对点”房产查控机制,现已查询房产近45万次,查到5万处。

对于被执行财产处分,浙江法院借助淘宝网自行开展零佣金司法网拍,形成以网络拍卖为常态、委托拍卖为例外的司法拍卖模式,推行网拍房产按揭贷款制度,全省法院93.7%的涉讼资产通过淘宝网公开拍卖,2014年成交9285件,总成交额193.8亿元,成交率达89.6%,平均溢价率41.6%,比过去传统委托拍卖分别提高13个百分点和19个百分点,为当事人节省佣金4.3亿元。

据了解,浙江法院目前已启用高速交警网上协助布控车辆系统,并注重延伸对被执行人保险、理财产品、余额宝、微信宝等新型金融财产的查控,逐项攻克完善智能化“点对点”机制建设。

记者手记

要让守信者一路畅通,失信者步步难行。只有全社会都意识到诚信对于个人和国家社会经济的重要和价值,“老赖”现象才能得到进一步的缓解和改善。2013年年底,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出台,2014年又联合人民网推出“失信被执行人排行榜”,引起了社会强烈关注。后来,最高人民法院又推动建立覆盖全国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网络查控体系,成员包括已经和最高人民法院签订网络查控和信用惩戒机制备忘录的20余家商业银行和政策性银行等,以实现全国范围内查到存款、金融产品、房屋情况等。最高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执行局局长刘贵祥说,必须下大力气推进诚信制度化建设,浙江高院就被执行人失信制度创新了许多做法,措施有力,效果好,值得在全国执行系统推广借鉴。以杭州市余杭区法院为例,与区委组织部建立信息沟通机制,每年7月通报成为失信被执行人的党员。2014年通报73人,核查后开除党籍18人,劝退2人,限期整改39人,促成14人履行债务。这既是对对方当事人利益的保护,同时也会起到良好示范效应,促进形成诚实守信、自觉履行义务的党内环境和社会环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