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种好自己的改革“责任田”

山东淄博中院司法责任制改革实访:人人种好自己的改革“责任田”​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4-22
15:01:44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建立司法责任制,是本轮司法体制改革的核心,改的是体制机制,革的是利益格局。
在全国法院系统全面深入推进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敢为人先,迎难而上,着力打造独具特色的“2321”结构模式,紧紧抓住“员额法官遴选、审判团队组建”两个基础环节,“流程随机分案、员额法官责任制、裁执分离改革”三个核心要素,“内设机构改革、质效考核监督”两个重要抓手,以及“尊重基层首创”这一关键载体,持续推动司法责任制改革由前端走向深入。
“在遵循司法规律、遵循改革原则、服务于改革目标的前提下,地方法院对于改革的具体方式的探索值得肯定和提倡。”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熊秋红如此评价。
彻底打破层层不负责的“大锅饭”
淄博中院实行司法责任制改革以后,所有院长、庭长都走向了审判庭,走进实实在在的案子,为深陷诉讼之中的当事人“把脉疗伤”。对此,许多当事人、律师都亲切的称呼为法院系统的“专家门诊”。
“我们感觉很受重视,而且这次庭审速度快,程序特别规范。”周会文律师走出淄博中院民事审判法庭,谈到这次庭审,他频频点头,“当事人对于这起劳动争议案件处理结果的分歧较大,院庭长出面办案,案件处理得规范和严密,对于案件细节的把握非常到位,当庭释明深入浅出,让庭审更清晰。”
在淄博中院,“专家门诊”是司法责任制改革中众多举措里的一个缩影。
“20个审判团队、6个专业化合议庭,法官与辅助人员配比1:1.5,院庭长办案占比40.6%”,这是记者在淄博中院采访时看到的一组“司改大数据”。
作为全国第二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单位,淄博中院牢牢牵住司法责任制改革这个“牛鼻子”,制定下发《关于落实员额法官依法履行职责的通知》等相关规范性文件,出台《院长、庭长、法官、审判辅助人员职责清单》等内部工作规则,优化审判组织结构和审判资源。
此次淄博中院共遴选首批入额法官76名,占中央政法编制的31.67%,目前,一线办案人员由160人增加至182人,增幅为13.8%。司法行政人员占比仅为12.5%,法官与法官助理、书记员配比从改革前倒置的1:0.5,实现了正比的1:1.5。
那些没有入额的干警怎么办?如何调动他们的责任意识和工作热情?
为合理配置现有人力资源,淄博中院院长王玮透露,“我们把法官助理岗位分为三种情况。年轻同志在入额法官全程的指导下,从事审判一线助理工作;拥有丰富审判经验和阅历的同志,组成了专门的申请再审复查团队,对申请再审案件、检察建议涉及案件进行初步审查,提出建议;针对执行干警,未入额执行员享有建议权和实施权。”
“如果把审判比作一枚硬币,那么一面代表权力,另一面代表责任。”王玮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落实司法责任就是要彻底打破过去那种层层担责层层又不负责的‘大锅饭’,把案件‘包干’到具体的合议庭和法官,只有人人种好自己的‘责任田’,同时充分激发广大干警的责任意识和工作热情,才能带动整体案件质效的提升。”
把审判权关进制度的笼子
选出了员额,组建了团队,还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在立、审、执各个阶段建立一套与新审判权运行模式配套的制度体系,才是关键所在。
在淄博中院立案大厅,两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正在现场录入立案信息,他们动作熟练,眼疾手快,经过录入案件基本信息、原审信息等环节,轻击鼠标,显示屏上出现了该案分案号。在确认好案件类型是刑事还是民事案件后,点击确认,系统便生成了“自动分案”。
“我们对全国各地司法改革试点进行调研,统计本院案件审判实际数量,反复开会讨论,经过党组会议通过,确立了电脑随机分案为主,指定分案为辅的分案模式,明确了分案阈值标准和固定差额流动制度,配合信息化系统,使分案方式更加科学,进一步提高了干警们的工作效率。”从立案大厅出来,淄博中院审判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徐庆来详细介绍了这个“新型”分案制度。
当天傍晚,民三庭法官陈燕萍打开手机,轻点红色小法徽标志,开庭排期、临界案件提醒赫然出现在眼前,没过多久,下一周的工作安排就规划好了。通过淄博中院手机“移动办案办公平台APP”,法官可以时刻掌握案件信息,设置开庭信息,宏观掌握全院案件收、结、存数据,网络办公系统升级为“白+黑”24小时“随身小电脑”。
在审理阶段,淄博中院制定《关于建立专业法官会议制度的规定》,设立8个专业法官会议,今年以来,共召开审判委员会会议4次,研究个案9件,占全院收案总数的0.5%。在执行阶段,淄博中院积极探索以法官为主导的执行办案模式,保留6名执行员额法官,通过实行“执行裁决权”“决定实施权”“执行审查权”相分离,由入额法官决定,同时,赋予司法警察协助执行、实施强制措施、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等职责,按照“编队管理、派驻使用”的模式,进一步强化执行警务保障。
“实践证明,改革后,分案管理制度更加公平,审判、执行团队更加合理,充分调动了广大干警的积极性,推动案件审判质效进一步提升。下一步,我们将探索打破审判庭间的案件类型限制,使审判组织结构和审判资源得到最优化配置。”徐庆来说。
基层创新释放改革“红利”
作为山东省承担先行试点任务的两个基层法院之一,淄博市淄川区法院立足自身实际,探索地方经验,形成了繁简分流、类案快审、团队办案制度机制,从多环节助推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有效推进。
“阳光醇和,正心敏行。”走进淄川区法院“高凤淑法官工作室”,墙上赫然呈现出这样一排行书。
据了解,淄川区法院一共有四个这样的法官办公室,每个法官办公室的对面就是审判庭,审判庭后挨着调解室,三个场所呈“一字”形排开。别小看这几步,在案件多的时候,它大大节省了法官时间,减轻了当事人的诉累。
4月12日下午2点,记者随机旁听了一起由高凤淑法官工作室承办的案件。高凤淑法官的助理石泉对案件进行了庭前调解,当事人在其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石泉当即制作调解书并经团队负责人高凤淑审核后予以签发。对于案件的快速高效处理,双方当事人纷纷点头,表示非常满意。
离开淄川区法院,记者奔赴本次采访的最后一站——沂源县法院。沂源县地处鲁中腹地,是山东省平均海拔最高的县,一路上迎春花夹道开着,车行十里而不绝。
走进法院立案大厅,记者见到了前来办事的张君律师。他来到大厅左侧的“诉讼风险指数平台”前,迅速输入了一些简单的案件信息,点击确认,一份集风险、亲情、时间、信誉、经济五个方面于一体的诉讼风险“五笔账”分析结果,就这样迅速生成了。
“通过法官分析风险点,作为律师,我对案件有了更深的了解,避免了盲目诉讼带来的诉累。回去我把这份材料给当事人,向他说明风险,再慎重考虑是否通过民事诉讼解决。”
早在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就对该制度作出批示:“沂源法院办案细算诉讼风险‘五笔账’的做法很有特色,值得总结。”目前,沂源县在以往经验的基础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深入总结法官资讯信息,建立完善信息化分析平台,在新形势下,有效配合了司法责任制改革,引导适格案件向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方向发展,在有效化解当事人的矛盾纠纷方面,焕发着新的生机。
面对司法责任制改革这场深刻的自我革命,淄博法院抓住机遇,孜孜以行,不断释放出地方改革“红利”。熊秋红认为,山东淄博中院通过员额法官筛选、审判团队组建、专业化合议庭建设等制度,确保了绝大多数案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同时,通过院、庭长担任审判长指导合议庭办案、完善审判流程管理、创设诉讼风险评估机制等保障了案件的质效。此外,随机分案、成立专门的申请再审复查团队等配套性机制,有力促进了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深入推进。

“一线执行法官们辛苦了,为你们点赞!”这是今年5月,江西省萍乡市安源区政协主席陈建荣受邀见证该区法院院长荣剑带队异地执行一案后的感慨。
自今年4月全市推行审判责任制改革以来,从中院到基层法院,萍乡6个法院院长回归办案一线已成为一道新的风景线。
硬约束,院长忙办案
在全市法院院长会上,萍乡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张雪群表示,执法办案是法院的第一要务,院、庭长回归审判岗位是职责、职能回归的需要,院领导不仅要办案,而且要带头办理大案要案、疑难复杂案件。
早在2015年,张雪群刚担任萍乡中院院长时便带头审理案件、开示范庭,其担任审判长审理的谭某某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一案是萍乡市法检两长首次同堂办理案件。皮某、马某生产、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一案是公安部、国家食药监总局双督办的重大案件,也是安源区法院有史以来判处罚金最高的刑事案件。今年5月,安源区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荣剑亲自带队执行。6天行程2300余公里,辗转郑州、周口、新郑、太原,前往10余家银行共计扣划数百余万元,查封房产7套。
萍乡两级法院严格落实院庭长办案制度,萍乡中院先后制定出台《员额法官办理案件工作的暂行规定》、《司法责任主体权力清单的规定》等一系列制度,明确规定院长、副院长、审委会专委、庭长、副庭长办案数量、比例,并将其作为绩效考评的重要指标之一,使院庭长的主要精力从过去的行政管理转向执法办案,确保院庭长办案制度化、常态化。
据统计,司改各项制度实施以来,全市两级法院院庭长共办理各类案件2347件,人均办案23.47件,同比上升29%。其中院领导共办案497件,同比上升107%,院领导办案数量和效率大幅提升,有效缓解了审判任务繁重、审判压力大的被动局面。
面对面,群众来点赞
“请上诉人陈述上诉事实和理由……”5月24日上午,在萍乡中院第二审判庭,该院副院长吴彪担任审判长敲响法槌,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的庭审拉开序幕。
“审判长平易近人,态度特别好,对案件解释比较详细,讲得很到位。像我这样对法律文书不是特别懂的人,都听得特别明白。院庭长办案,我们更加认可。”上诉人陈某庭审结束后表示。
6月28日,因有感于萍乡中院领导在办案中的公正高效,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的当事人贡某、朱某不远千里从江苏宿迁将一面“公正司法
为民做主”的锦旗送到了萍乡中院民一庭,对中院领导和民一庭法官公正司法、依法维护当事人合法权益表示由衷感谢。
不少受访当事人表示,法院院庭长担任主审法官,能够让老百姓对案件处理的公正性和权威性更有信心;院庭长带头开示范庭,更对进一步规范庭审行为、确保司法公正起到积极作用。
树典型,上下一条心
推行院庭长办案机制后,萍乡两级法院一线法官感受最为深刻。萍乡中院民一庭庭长易康介绍说:“以前裁判文书需要经过庭长、分管院领导审签,来回审签文书费时费力,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听汇报、签发文书上面了。改革后所有案件的审理均由审判团队完成,裁判文书直接由审判团队的审判长审签,合议庭对案件质量负责,我的时间也就腾出来了。”
为了让院庭长办案机制不打折扣,萍乡两级法院均对员额法官办案采取“随机分案为主,指定分案为辅”的案件分配制度。笔者从中院立案庭了解到,该院随机分案从4月起正式开始运行,通过自动分案系统按照每位员额法官承担的案件比例将案件随机分配到个人,既均衡审判团队之间办案数量,同时也避免一些法官只挑简单案件办理的现象。
在年轻的员额法官眼里,改革前院庭长和普通法官之前似乎存在着一些隔阂,彼此之间缺乏岗位认同感。改革后院庭长们带头办案,一方面能够更好地统一裁判尺度,提升审判质效和司法公信力,把经验技巧传授给大家,另一方面院庭长更能了解到一线法官的辛苦,一线法官也体会到院领导工作的不易,整个法院变得更加团结,身边环绕着各种正能量。

人人种好自己的改革“责任田”

——山东淄博中院司法责任制改革实访

建立司法责任制,是本轮司法体制改革的核心,改的是体制机制,革的是利益格局。

在全国法院系统全面深入推进司法责任制改革的大背景下,山东省淄博市中级人民法院敢为人先,迎难而上,着力打造独具特色的“2321”结构模式,紧紧抓住“员额法官遴选、审判团队组建”两个基础环节,“流程随机分案、员额法官责任制、裁执分离改革”三个核心要素,“内设机构改革、质效考核监督”两个重要抓手,以及“尊重基层首创”这一关键载体,持续推动司法责任制改革由前端走向深入。

“在遵循司法规律、遵循改革原则、服务于改革目标的前提下,地方法院对于改革的具体方式的探索值得肯定和提倡。”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熊秋红如此评价。

彻底打破层层不负责的“大锅饭”

淄博中院实行司法责任制改革以后,所有院长、庭长都走向了审判庭,走进实实在在的案子,为深陷诉讼之中的当事人“把脉疗伤”。对此,许多当事人、律师都亲切的称呼为法院系统的“专家门诊”。

“我们感觉很受重视,而且这次庭审速度快,程序特别规范。”周会文律师走出淄博中院民事审判法庭,谈到这次庭审,他频频点头,“当事人对于这起劳动争议案件处理结果的分歧较大,院庭长出面办案,案件处理得规范和严密,对于案件细节的把握非常到位,当庭释明深入浅出,让庭审更清晰。”

在淄博中院,“专家门诊”是司法责任制改革中众多举措里的一个缩影。

“20个审判团队、6个专业化合议庭,法官与辅助人员配比1:1.5,院庭长办案占比40.6%”,这是记者在淄博中院采访时看到的一组“司改大数据”。

作为全国第二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单位,淄博中院牢牢牵住司法责任制改革这个“牛鼻子”,制定下发《关于落实员额法官依法履行职责的通知》等相关规范性文件,出台《院长、庭长、法官、审判辅助人员职责清单》等内部工作规则,优化审判组织结构和审判资源。

此次淄博中院共遴选首批入额法官76名,占中央政法编制的31.67%,目前,一线办案人员由160人增加至182人,增幅为13.8%。司法行政人员占比仅为12.5%,法官与法官助理、书记员配比从改革前倒置的1:0.5,实现了正比的1:1.5。

那些没有入额的干警怎么办?如何调动他们的责任意识和工作热情?

为合理配置现有人力资源,淄博中院院长王玮透露,“我们把法官助理岗位分为三种情况。年轻同志在入额法官全程的指导下,从事审判一线助理工作;拥有丰富审判经验和阅历的同志,组成了专门的申请再审复查团队,对申请再审案件、检察建议涉及案件进行初步审查,提出建议;针对执行干警,未入额执行员享有建议权和实施权。”

“如果把审判比作一枚硬币,那么一面代表权力,另一面代表责任。”王玮对此有着深刻的理解,“落实司法责任就是要彻底打破过去那种层层担责层层又不负责的‘大锅饭’,把案件‘包干’到具体的合议庭和法官,只有人人种好自己的‘责任田’,同时充分激发广大干警的责任意识和工作热情,才能带动整体案件质效的提升。”

把审判权关进制度的笼子

选出了员额,组建了团队,还只是迈出了第一步,在立、审、执各个阶段建立一套与新审判权运行模式配套的制度体系,才是关键所在。

在淄博中院立案大厅,两位年轻的工作人员正在现场录入立案信息,他们动作熟练,眼疾手快,经过录入案件基本信息、原审信息等环节,轻击鼠标,显示屏上出现了该案分案号。在确认好案件类型是刑事还是民事案件后,点击确认,系统便生成了“自动分案”。

“我们对全国各地司法改革试点进行调研,统计本院案件审判实际数量,反复开会讨论,经过党组会议通过,确立了电脑随机分案为主,指定分案为辅的分案模式,明确了分案阈值标准和固定差额流动制度,配合信息化系统,使分案方式更加科学,进一步提高了干警们的工作效率。”从立案大厅出来,淄博中院审判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徐庆来详细介绍了这个“新型”分案制度。

当天傍晚,民三庭法官陈燕萍打开手机,轻点红色小法徽标志,开庭排期、临界案件提醒赫然出现在眼前,没过多久,下一周的工作安排就规划好了。通过淄博中院手机“移动办案办公平台APP”,法官可以时刻掌握案件信息,设置开庭信息,宏观掌握全院案件收、结、存数据,网络办公系统升级为“白+黑”24小时“随身小电脑”。

在审理阶段,淄博中院制定《关于建立专业法官会议制度的规定》,设立8个专业法官会议,今年以来,共召开审判委员会会议4次,研究个案9件,占全院收案总数的0.5%。在执行阶段,淄博中院积极探索以法官为主导的执行办案模式,保留6名执行员额法官,通过实行“执行裁决权”“决定实施权”“执行审查权”相分离,由入额法官决定,同时,赋予司法警察协助执行、实施强制措施、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等职责,按照“编队管理、派驻使用”的模式,进一步强化执行警务保障。

“实践证明,改革后,分案管理制度更加公平,审判、执行团队更加合理,充分调动了广大干警的积极性,推动案件审判质效进一步提升。下一步,我们将探索打破审判庭间的案件类型限制,使审判组织结构和审判资源得到最优化配置。”徐庆来说。

基层创新释放改革“红利”

作为山东省承担先行试点任务的两个基层法院之一,淄博市淄川区法院立足自身实际,探索地方经验,形成了繁简分流、类案快审、团队办案制度机制,从多环节助推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有效推进。

“阳光醇和,正心敏行。”走进淄川区法院“高凤淑法官工作室”,墙上赫然呈现出这样一排行书。

据了解,淄川区法院一共有四个这样的法官办公室,每个法官办公室的对面就是审判庭,审判庭后挨着调解室,三个场所呈“一字”形排开。别小看这几步,在案件多的时候,它大大节省了法官时间,减轻了当事人的诉累。

4月12日下午2点,记者随机旁听了一起由高凤淑法官工作室承办的案件。高凤淑法官的助理石泉对案件进行了庭前调解,当事人在其主持下达成调解协议。石泉当即制作调解书并经团队负责人高凤淑审核后予以签发。对于案件的快速高效处理,双方当事人纷纷点头,表示非常满意。

离开淄川区法院,记者奔赴本次采访的最后一站——沂源县法院。沂源县地处鲁中腹地,是山东省平均海拔最高的县,一路上迎春花夹道开着,车行十里而不绝。

走进法院立案大厅,记者见到了前来办事的张君律师。他来到大厅左侧的“诉讼风险指数平台”前,迅速输入了一些简单的案件信息,点击确认,一份集风险、亲情、时间、信誉、经济五个方面于一体的诉讼风险“五笔账”分析结果,就这样迅速生成了。

“通过法官分析风险点,作为律师,我对案件有了更深的了解,避免了盲目诉讼带来的诉累。回去我把这份材料给当事人,向他说明风险,再慎重考虑是否通过民事诉讼解决。”

早在2013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就对该制度作出批示:“沂源法院办案细算诉讼风险‘五笔账’的做法很有特色,值得总结。”目前,沂源县在以往经验的基础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深入总结法官资讯信息,建立完善信息化分析平台,在新形势下,有效配合了司法责任制改革,引导适格案件向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方向发展,在有效化解当事人的矛盾纠纷方面,焕发着新的生机。

面对司法责任制改革这场深刻的自我革命,淄博法院抓住机遇,孜孜以行,不断释放出地方改革“红利”。熊秋红认为,山东淄博中院通过员额法官筛选、审判团队组建、专业化合议庭建设等制度,确保了绝大多数案件“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同时,通过院、庭长担任审判长指导合议庭办案、完善审判流程管理、创设诉讼风险评估机制等保障了案件的质效。此外,随机分案、成立专门的申请再审复查团队等配套性机制,有力促进了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深入推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