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花30万买价值百万抵押车被扣 聚众围堵法官警车

“玛莎拉蒂总裁”,休想跑!

明知百万豪车是抵押的 男子仍花30万买

郑某夫妇欠了张某376万元,名下有多辆豪车却拒不还款。近日,在北京市十里堡附近,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将郑某妻子名下的两辆奔驰车扣押拖走。与以往不同的是,被扣押车辆的线索来自一名执行赏金猎人,此前房山法院发布执行悬赏公告,提供有效线索的举报者,可以获得执行到位案款15%的奖励。

——江苏三级法院联动执行百万豪车见闻

才开3年就被法院扣押 以为占便宜却吃大亏

2015年1月,张某与郑某及一家钢板公司签订《保证担保借款合同》,约定张某向郑某出借500万元用于开设健身房使用,借款期限为一个月,钢板公司对该笔债务承担连带保证责任,保证责任期为两年。然而,逾期后,郑某未按约定偿还借款,2017年,张某起诉至房山法院。法院审理后判令郑某及其妻子陈某偿还张某借款500万元,钢板公司承担连带责任。在执行过程中,法院依法将郑某夫妇及钢板公司列入失信名单,并对郑某夫妇采取了限制高消费措施。此外,法院线上查封了郑某夫妇名下的7辆轿车,因为没有线索,法院未对车辆实际扣押,除了车辆外,法院未查询到郑某夫妇名下其他财产线索。

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7-03 09:24:05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辽宁男子史某以30万元购买了一辆价值上百万的抵押车辆,开了3年就被法院扣押。明知道是抵押车,却图便宜买来开,这亏真是吃大了。

今年5月,张某向法院告知,被执行钢板公司已破产,自己分得128.65万元,张某申请执行郑某夫妇剩余执行款376万元,并申请法院发布悬赏公告,以执行到位金额的15%奖励举报人。

“百万豪车在执行归途中被拦截,情节堪比好莱坞大片,惊心动魄。”6月28日清晨,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刁海峰兴奋地告诉记者。

11月25日,沈河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前往彰武,对涉案车辆依法进行扣押时,这名男子一度不理解,并叫来十多名社会闲散人员围堵法官和警车,但仍无法改变抵押车辆被依法扣押的命运。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房山法院执行法官近日来到十里堡晨光家园小区附近。就是这辆车!举报人指着一辆白色奔驰车对法官说。法官比对了一下案卷记载的车牌信息,确定这辆车就是被执行人郑某妻子陈某名下的车辆。

案情还得从头说起。

贷款买豪车不还贷却把车卖了

没有车辆钥匙,我们叫拖车先把车辆拖回执行局。然而,就在法官准备拖第一辆车的时候,一名自称车主的男子出现。你们干嘛呢,这是我的车。经法官询问后得知,这名男子认识陈某的儿子,此前他和陈某签订了一份租用车牌的协议。我有转账记录,我们也签过协议,这辆车是我自己买的,花了50多万元。该男子诧异地说,自己并不知道陈某家里对外欠了钱。

贷款买豪车到期不还款

今年11月,沈河区人民法院接到杭州市一基层法院委托。多年前,鲍某通过银行贷款方式从杭州一汽贸公司购买了一辆奥迪A8高档轿车。事后,鲍某并没有如期偿还贷款本息而成为被告,法院依法判决鲍某承担相应责任。因鲍某名下没有可供执行财产,只有这辆贷款购买的轿车,法院依法对该车车籍档案进行查封。杭州当地法院执行调查发现,鲍某将抵押车辆偷偷变卖给了他人,车辆经多次转手已经不知去向。

随后,法官向这名男子解释,准备好租车牌协议和购车发票等材料,可以来法院提起执行异议,这就是租车牌的风险,车辆以登记为准,这辆车我们需要先拖回房山法院。

2015年4月8日,平安银行与周某夫妇签订贷款合同,约定贷款78万元。贷款期限36个月,贷款用途为购买小型轿车,还款方式为按月等额还款。

经多方调查,法院发现该车在沈阳出现,遂向沈河区人民法院求助,委托执行。11月25日,申请执行人发现这辆抵押车出现在了彰武,遂第一时间与沈河区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穆宇联系。随即,穆宇等5名干警驾驶警车火速赶到彰武对抵押车辆进行扣押处置。在彰武一理发店门前,法官发现了抵押车辆,虽然该车悬挂着彰武车牌照,但发动机号和大架号显示,这就是杭州法院委托执行的那辆车。

在这名男子将车里个人物品拿走后,拖车公司将车辆拖走。随后,法官赶往下一个目的地,对线索举报人发现的另一辆奔驰车进行扣押。

周某夫妇提供了贷款抵押物,约定若不按期还贷,银行不仅有权立即收回全部已发放的贷款,还有权将其所有的苏F8X588“玛莎拉蒂总裁”跑车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明知是抵押车图便宜还是买了

据了解,此前房山法院通过电视台、法院公告显示大屏和执行局微信公众号先后发布了郑某夫妇5部车辆线索的悬赏公告,其中包括路虎车一辆、奔驰车两辆和大众车两辆。张某花费两万元向某保险公司购买了悬赏执行补充保险,根据协议,在执行到位的案款最高100万元的限额内,15%的悬赏金额均由保险公司支付,超过100万元,悬赏金由张某支付。悬赏公告发布后不久,执行法官接到一名举报人提供的涉案车辆线索,经核实,该举报信息真实有效。在执行活动前,举报人一直在现场盯着涉案车辆的动向。

平安银行办理抵押登记后按约放款,但周某夫妇自2015年6月起,就没有按时履行偿还贷款义务。平安银行多次催讨未果后向南通市崇川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周某夫妇偿还贷款。

就在法官找来拖车准备对抵押车进行拖运时,两名男子从理发店里走了出来,其中一名男子自称是史某,是实际车主。史某称,这辆车是他三年前在彰武一家汽贸公司购买的,当时知道车辆是抵押车无法办理过户手续,但图车便宜,以30万元购买下来。法官向史某说明情况后,史某交出了钥匙,并将车内的个人物品进行了清理。

然而,当将抵押车开上拖车准备拖离现场时,史某打电话喊来了10多人,分别驾驶着三四辆车堵住了拖车前行的道路,并将警车团团围住,说什么也不同意法官将车拖离带走,并扬言说“今天肯定不能让你们拉走”。法官劝说,“希望你们配合我们工作,你们如果还不放行,这已经阻碍执法,我们将依法采取司法拘留措施,严重者还将追究你们的刑事责任。”

房山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张仲健说,为最大限度地保护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改善营商环境和执法环境,房山法院执行局此前与保险公司签订框架性保险协议,推出执行悬赏保险,发动社会力量协助查找被执行人财产线索,助推法院解决执行难,此次扣押就是利用相关机制得以实现。

法院受理此案后发现,周某夫妇还有另一起借贷案件:2014年5月5日,江苏银行与周某夫妇签订借款合同,约定周某夫妇以自有楼房作抵押担保。江苏银行按约发放贷款400万元,还款期届满后,周某夫妇不履行还款义务。2015年12月4日,崇川区法院判决周某夫妇共同偿还江苏银行本金及利息、罚息等共400余万元。

叫人围堵去路仍难制止执行

此外还查明,2016年7月20日,周某因犯信用卡诈骗罪,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

史某仍无动于衷,法官只好拨打110向警察求助。即使警察到场,史某等人也不同意放行。没有办法,警察只好将双方一起带回派出所进行调查处理。史某声称,当初卖车给他的人现正从外地赶回来,等他赶过来说清楚了才能放行,否则肯定不能让法官将车带走。可卖车者迟迟不露面,反而还纵容史某说什么也不能配合法官工作。“如果你们仍拒不配合执行,你们已经触犯了法律,构成妨碍公务,将面临着刑法处罚。”

在涉周某的诉讼中,崇川区法院通过南通车管所查封了周某的宝马、奔驰轿车,还有一辆价值百万的“玛莎拉蒂总裁”跑车,首次查封该车时间为2015年7月15日。

在反复劝说无效的情况下,穆宇向法院执行局领导请求增援,执行局副局长吕文辉紧急调集了近20名法警、两辆警车前往增援,并详细布置了解救方案。这时,史某等人才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经劝说最终同意配合法官工作,给抵押车辆放行。

遗憾的是,三辆高级轿车一直不见踪影。

新闻看法

来自淮安的急报

法官提醒广大市民,在购买抵押车辆等动产时,千万不能因为贪图便宜而购买,这是存在极大风险的。因为这些车辆办理抵押登记,是无法办理过户手续的,车始终登记在原车主名下。谁也无法控制原车主,如果原车主涉及经济纠纷被人起诉,法院会查封、扣押抵押财产。如果原车主仍不还钱,不仅会被列入失信人员名单,而且名下的车辆等财产将会被法院强制执行。届时,购买抵押车辆者,将面临着财物损失的风险。

“王法官,周某的苏F8X588玛莎拉蒂总裁跑车,就停在淮安市财富广场的地下停车场。”6月26日,崇川法院执行局副局长王风华接到江苏银行南通学田支行工作人员的报告,请求强制执行。

沈阳晚报、沈报融媒主任记者 王立军

找到“玛莎拉蒂总裁”的藏身之地,确实艰辛。享有优先受偿权、负责车贷的平安银行汽融南通分部职员陆建新是个细心人,他将该车的车牌号、发动机号输入交警平台,意外地发现这辆“玛莎拉蒂总裁”从去年12月到今年4月,在淮安市区有约20条违章记录。他和淮安的朋友联手调查近两个月,得知该车成了一家婚庆公司的礼仪用车,大致活动范围在淮安市清江浦区。陆建新在淮安走大街串小巷,6月23日在淮安市淮海南路的财富广场地下停车场的一个不起眼角落,找到了这辆豪车。

为尽快拍卖这辆车,陆建新立即向先前申请查封的江苏银行报告,江苏银行随即报告了崇川法院。

豪车被扣押

王风华接到报告后,当即制订执行方案,并与淮安市清江浦区人民法院取得联系,请求协助。

6月27日一大早,王风华带领两名执行人员和江苏银行、平安银行的代表赶赴淮安。

当天11时,一行人顺利赶到了淮安的财富广场地下停车场。见到角落里的“玛莎拉蒂总裁”,大家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

在当地支持下,执行人员通过电话联系了淮安路顺救援公司,按计划准备将车拖回南通。但在操作过程中发现“玛莎拉蒂”方向盘已被锁死,无法移动;地下室空间狭小,无法动用大型机械直接吊走。执行人员随即找来淮安公安备案的专业开锁人。

执法记录仪显示,王风华现场办理了“玛莎拉蒂总裁”的扣押手续,指定在场的银行代表陆建新作为扣押物品监管人员,负责对“玛莎拉蒂”扣押期间的监管。

当天下午5时许,执行干警乘警车在前开道,高某驾拖车载着“玛莎拉蒂总裁”在中间,监管人陆建新坐在拖车的副驾驶位置上,还有银行车断后,三辆车驶出淮安地区,进入沈海高速。

谁也没想到,返途中遭遇一场“突袭”。

“玛莎拉蒂总裁”被劫了

沈海高速一路畅通,途经盐城大丰服务区,警车一路向前。但高某的拖车下了高速进了服务区后却出了事。

据陆建新说,在车队驶入高速100多公里后,他发现拖车司机犯困的样子,一来为安全起见,恰巧又看见服务区;二来刚刚接到后边车打来的电话说可能有跟踪。他就未加深思对司机说:“你下车洗把脸吧!”

陆建新当时想等进了服务区试探有没有“尾巴”,再打电话报告,几分钟的事,说不定还能把“尾巴”也甩掉。

拖车刚停,一辆奇瑞轿车拦截在前头。紧接着,车上下来多名不明身份的男子,先把拖车司机强行拽下车。陆建新坐在副驾驶上,发现情况不对,快速锁上左边的车门,然后赶紧打电话给法官。

据陆建新回忆,围上来的几名男子态度十分蛮横,硬是把他赶下车。当时,拖车司机、陆建新都再三说明,这辆“玛莎拉蒂总裁”跑车已被法院扣押,执行法官就在服务区前方高速上,马上赶到。可对方不听劝阻,毫无顾忌,强行将拖车开走。

扣押的“玛莎拉蒂总裁”被开走了。为阻止追赶,这几名男子还留下一帮人围住陆建新,约10分钟后才扬长而去。

陆建新等考虑人身安全,在这些人走后立即拨打110报警,王风华则立即将突发情况层报,直至江苏省法院执行指挥中心,请求增援。

法院公安联动

6月27日晚8时许,江苏高院执行指挥中心副主任黄涛接到“玛莎拉蒂总裁”被强行开走的报告。随即,刁海峰立即命令南通、盐城执行局迅速出警。

南通中院分管执行的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张骥,迅速召集21名干警前往。同时指令附近的海安县人民法院、如皋市人民法院迅速集结执行干警,赴大丰增援。

海安法院执行法官、司法警察在15分钟内紧急集合。警车一路风驰电掣,警灯闪烁,执行局局长王德俊、法警大队长徐宝生一行8人,迅速赶到大丰西团镇派出所。

随后,南通、如皋等法院共70余名干警在西团镇派出所汇合,接受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指令。

据西团派出所所长陈一岭介绍,当晚警力正在辖区进行“黄海7号行动”,打击涉黑涉毒涉赌等违法犯罪。晚上7点40分,接到报警称,法院执行的“玛莎拉蒂总裁”中途被强行开走。随后,又接到大丰法院执行局局长臧全思电话,请求支援。

派出所3辆警车11人分头行动,陈一岭在警车上通知相邻的白驹派出所,请求派员在附近高速白驹出入口设卡拦截。

法院、公安联手,布下天罗地网。西团镇、白驹镇、小海镇、万赢镇,方圆百里,警笛声声。当晚9点50分,陈一岭等在万赢镇江界河边将“玛莎拉蒂总裁”截获。

妨碍执行终被拘留

梁某、李某、李某某,是转移法院查封财产、妨碍法院执行的主要实施人。

据梁某说,这辆车是其2015年12月从杭州一家二手车市场花40万元买来的,买来后得知车被查封,可以用但不好过户。当天下午5点多,接到朋友电话,说车被人扣走了,还有人在微信朋友圈发拖车照片,等赶到停车场发现车没了。“车上装有GPS,我们就一直尾随车辆,跟到了大丰服务区。”

6月28日凌晨,南通法院的执行法官将梁某等3人带回南通,以转移法院查封财产、妨碍法院执行为由,决定对三人司法拘留15天。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