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法庭里的家事温馨——江西南昌县法院家事审判改革纪实

庄严法庭里的家事温馨——江西南昌县法院家事审判改革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8-04
08:57:39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
作为全国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试点法院,江西省南昌县人民法院立足基层,先行先试,不断转变家事审判理念,探索家事审判机制创新。从打造柔性家事审判服务中心,组建亲和家事审判团队,探索灵活可行的程序制度,到主动延伸家事审判职能,构建多元化解工作机制,南昌县法院全面发力,阶段性成效明显。
温情审判彰显司法柔性
南昌县法院以物资装备助推审判服务,打造以“和”为主题的家事审判服务中心,搭建了集案件审理、多元调解、心理疏导、亲子观察等于一体的综合服务平台。如家一般温馨的家事审判庭打破了传统法庭具有的对抗性,有效缓解了当事人紧张对立的情绪。家事审判中心启用以来,当事人庭审中发生争吵、冲突的事件较以前大幅度下降。
在家事审判团队人员构建上,南昌县法院甄选6名家事审判经验丰富的已婚法官作为家事法官,并选配2名调解能力强的专职陪审员。其中,家事法官大多为女性且具备相应的心理学知识。
专业的知识和亲和的服务让家事法官在化解“难念的经”时游刃有余。
“我是不愿意离婚的,如果你执意要离,我也答应,不耽误你的幸福。”“我才不会再嫁呢!”法官在庭审中听到如上对话,当即诊断双方仅仅是出现了婚姻危机,故决定休庭并以普通朋友的身份与双方一起观看婚姻教育短片、分享家庭生活经验。
“我也知道他一个人在外面不容易。”“以后我一定多抽时间陪陪她,陪陪孩子。”这对聚少离多的90后夫妻在家事法官的耐心开导下和好如初。
为保证家事审判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和规范化发展,南昌县法院出台了《南昌县人民法院家事案件审理流程》《南昌县人民法院家事诉讼指南》等文件,并鼓励家事法官针对不同类型的家事案件,灵活探索适用符合实际的诉讼程序制度。
职能延伸落实司法为民
南昌县法院探索创设家事案件审前感情甄别机制。该机制在立案前或审理中分别对双方当事人进行问卷调查,并依据调查的情况判断双方感情状况,制定调解或审理方案,以妥善化解家事纠纷;在立案后以直接送达为原则,要求当事人填写主要家庭成员及联系方式,以便联系家属做沟通调解工作。
情感修复、家庭关系的改善,判决、调解得到有效履行是家事审判的最终目的。
为此,南昌县法院建立案件回访帮扶制度,延伸家事审判职能,依法保护未成年人、妇女、老年人的利益。在审理过程中,该院切实帮助弱势困难群体解决实际问题,通过加强与民政、乡镇等单位沟通协调,帮助他们办理低保、及时安排入院治疗等。案件审理后,联合心理咨询机构和社工组织,定期回访重大敏感案件,对存在的问题和困难,尽可能地予以帮助解决。
在一起抚养权纠纷案的案后回访中,家事法官意识到小孩跟随母亲共同生活的意愿强烈,遂多次做小孩父母的工作。
双方最终对变更抚养权达成一致意见:小孩随母亲生活,父亲定期支付生活费。
同时,南昌县法院努力在继承中华传统家庭美德的基础上,探索新时期家庭成员行为规范,通过家事判决弘扬家庭美德,规制失范行为;对于严重违背家庭伦理道德的行为,依当事人请求判决过错方承担赔偿责任;在送达举证通知书的同时,视情况附加一封家事法官的信,进行情感交流;通过“两微一网”,加大对典型案例、经验做法的宣传力度,努力营造珍惜家庭、注重家风的舆论氛围。
多元化解诠释司法创新
时隔六年,章某一纸诉状,再次向南昌县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强烈要求与患精神分裂症20余年的妻子熊某离婚。承办法官意识到这是一起“死亡婚姻”,但“依法处理,简单判离”,很有可能令被告陷入生活绝境。
如何才能妥善处理这起特殊的离婚案件,最大限度满足双方的诉求?家事法官一方面委托家事调查员调查原告章某的性格品行、工作收入和家庭财产,另一方面与当地村委会和卫生部门沟通协调,帮助被告熊某办理低保,在有需要时可安排入院治疗。在被告熊某的生活和治疗都有妥善安排前提下,法院最终判决准予离婚。领取判决书的时候,原告章某连声道谢“谢谢你们能准许我离婚,更感谢你们这么重视我前妻熊某的权益,我再次向法院承诺,离婚后我仍会尽心尽力照顾她,你们就放心吧。”
为有效推动实现司法、行政和社会力量整合,共同搭建综合调处家事纠纷平台,南昌县法院积极争取党委政府的支持。南昌县委政法委先后出台了《南昌县家事纠纷多方联合化解机制实施方案》等文件,明确了法院、检察、公安、司法等部门在家事纠纷化解中的职责,形成了“党委领导、政府支持、法院推动、综治协调、社会参与”的家事纠纷多元化解机制。
目前,该院正在与民政部门探索建立婚姻状态信息共享机制,一方面将法院裁判离婚的案件信息推送给民政部门,便于民政部门及时更新信息。另一方面,该院借助民政部门的婚姻登记系统,可以实时查询当事人的婚姻状态,以减少当事人往返各部门开具婚姻证明的诉累。同时,为深入推进家事审判改革创新,争取理论、人才等方面的支持,南昌县法院还先后与南昌大学法学院、南昌大学体育与教育学院合作。
试点工作一年以来,南昌县法院受理家事案件共334件,结案313件,其中调解97件,撤诉114件,判决102件,上诉24件,结案率达93.7%,调撤率达67.41%,调撤率同比上升9%,上诉率同比下降12%,未发生家事纠纷上访事件。

奥门新浦京下载app,柔性司法助力稳家保幼重老扶弱黔南州法院探索家事审判“12345”模式

2016年以来,山东法院积极探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牢固树立“和为贵、调为先、重修复、扶弱势”的工作理念,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取得显著成效。今年8月30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印发了《家事案件审理规程》,该文件既是全省法院推行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两年来的成果结晶,也标志着这项工作在山东法院全面推开并步入了规范化轨道。
日前,记者走进山东法院对他们的相关做法进行了深入了解。
调解优先,倡导以和为贵的价值理念
刘某与闫某经人介绍于2000年登记结婚,婚后育有一子。由于双方因家庭琐事经常发生争吵,且不善沟通,导致矛盾升级,刘某向威海市文登区人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在立案阶段,法院即征求当事人意见是否同意引入人民调解,因刘某不同意,遂由承办法官组织双方进行庭前调解。在庭前调解阶段,法院针对当事人的具体情况,邀请心理咨询师作为观察员参与进来,通过《婚姻关系调查问卷》的得分情况为双方做心理测评,希望当事人能够等一等、看一看、想一想,以方便法官充分了解双方的心理、情感需求,寻找矛盾解决的“突破口”,从而有针对性地缓和双方矛盾、修复夫妻感情。最终经法院调解,双方达成调解协议,重归于好。
“家事纠纷往往交织着情感和伦理因素,以判决方式处理家事纠纷则刚性有余,柔性不足。针对这一特点,山东法院要求把调解作为处理和解决家事纠纷首选方式,用好用活调解手段就显得尤为重要。”山东高院副院长张开兴说。
为缓和家事纠纷矛盾,山东法院采取了调解前置的做法,对家事纠纷优先进行诉前调解,即家事案件立案前,法院委派家事调解员进行相关调查和调解,通过说服疏导等方法,促使当事人在平等协商基础上妥善解决纠纷。如果调解不成,则立即立案。在审判环节,试点法院均设立了专门的家事审判合议庭,改变过去“一审了之,一判了之”的做法,充分发挥家事案件审理修复婚姻家庭关系的新职能,使法院不仅是“死亡婚姻”的解救场所,更是治疗生病婚姻的“医院”。
山东各地法院还围绕家事审判特点和需求,积极改建、增设家事审判硬件设施,彰显家事审判柔性司法、温情司法的特点,形成和谐化解家事纠纷的浓厚氛围。武城县人民法院在家事审判专区配备家风文化墙、时光大厅。济南市章丘区人民法院通过建立客厅式的家事审判庭,取消了庄严肃穆的审判台,代之以妻子、丈夫、子女等温馨标识,还设置了冷静室、心理辅导室、单面镜观察室、儿童游乐区等。青岛市即墨区人民法院为当事人设置调解区、休息区、阅览区,配备互联网及Wi-Fi无线连接,当事人还可以观看该院制作的家事短剧、微电影。种种尝试凸显家庭调和氛围,激发情感共鸣,引导双方角色回归,修复了破碎的家庭亲情。目前,全省法院共配备了心理咨询室81个、调解室347个、单面镜观察室45个。2016年以来,全省8个试点法院共前置调解案件2630件,其中调解结案1376件,促进了家事纠纷的有效化解。
各级法院还注意选拔任用熟悉婚姻家庭审判业务、具有一定社会阅历、掌握相应社会心理学知识、热爱家事审判工作的法官担任家事法官,引入社会团体工作人员和向社会购买服务等方式,充实家事审判辅助人员。目前,全省法院共设立家事审判专门机构122个、专业合议庭318个,拥有法官655名、法官助理521名、书记员632名、家事调查员829名、家事调解员936名、心理咨询师182名。
婚姻冷静期,并非简单一“冷”了之
近年来,山东法院对于当事人之间矛盾较深、争议较大、对抗激烈的离婚纠纷,注重区分“死亡婚姻”和“危机婚姻”,在征得双方当事人同意的前提下,对于“危机婚姻”设置了“婚姻冷静期”。
“婚姻冷静期制度是一种温暖的、理性的解决当事人情感纠葛的方式,它既体现了司法的人文关怀,又反映出人民法院对解决婚姻纠纷的审慎态度。”山东高院民一庭庭长崔勇介绍道。
原告张某与被告曹某均系再婚,于2016年10月9日在民政局登记结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张某与其前夫所生育女儿跟随张某生活。在共同生活中,因双方对孩子抚养及教育的观点有分歧,并且日常生活中琐事很多,遂产生了矛盾争执,最终张某提出离婚。
汶上县人民法院承办法官通过家事调查,了解到双方当事人的感情状况、离婚原因等情况,认识到张某只是因琐事纷争起诉离婚,夫妻之间还有感情,只不过是婚姻遇到了危机,并非是婚姻彻底死亡。鉴于此,在双方当事人均同意的前提下,承办法官设置了三个月的离婚冷静期,为双方指出婚姻的症结,提出改善路径,同时辅以心理疏导等工作。最终,在离婚冷静期到期之前,张某表示夫妻二人已和好,向法院申请撤诉。
冷静期并非一“冷”了之。承办法官在此期间会积极引导当事人发现婚姻中的幸福点,展现彼此为家庭所作出的努力及贡献,分析矛盾产生的根源及避免矛盾的办法,指导双方当事人制定“挽救婚姻计划书”,帮助双方修复感情、挽救婚姻,帮助很多处于婚姻危机中的离婚案件当事人幡然悔悟、重归于好,也使得很多离婚夫妻在解决好孩子抚养、财产分配的情况下,平和解决离婚争议,缓和家庭矛盾。2016年以来,全省8个试点法院在630件案件中设置了冷静期。“离婚冷静期”的设置,帮助很多因一时冲动而选择离婚诉讼的当事人破镜重圆,也使得很多离婚夫妻能够在解决好孩子抚养、财产分配的情况下,一别两宽,彻底化解家庭纠纷。
家庭财产申报,夫妻共同财产“瞒不了”
范某系某玻璃钢业务员,常年在外地从事玻璃钢中央空调工程加工安装,在外地有了第三者,并同居生子。其妻子李某是农村家庭妇女,一直在老家照顾公婆和两个孩子。范某向法院起诉,要求与妻子李某离婚。
武城县法院承办法官在向范某送达受理通知书时,一并送达了《家事案件当事人财产申报表》,责令范某在举证期限届满前,对工资收入、房产、银行存款等个人财产进行申报。范某起初仅申报了60万元的存款,并表示没有其他个人财产。在法院向范某讲明如果其隐瞒申报财产,可能对其瞒报的财产不分或者少分后,范某又申报了沈阳和杭州的两处房产,价值700多万元。最终,法院判决李某分得沈阳的房产一处及30万元的存款,保障了李某和孩子的基本生活。
在离婚案件中,夫妻、家庭财产的形态越发多元化、复杂化,查清财产情况的难度日益增加。一些当事人瞒报、虚报、隐匿、转移家庭财产、个人财产或者虚构共同债务,侵害了对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为此,山东法院积极探索建立家事案件财产申报制度,在送达受理手续或应诉手续时一并送达《家事案件当事人财产申报表》,要求双方当事人全面、准确申报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财产状况,并明确告知双方当事人不如实申报的法律后果;构成妨害民事诉讼的,可以采取罚款、拘留等强制措施。如结案后一方发现对方存在未申报的财产,可另行起诉要求分割,对新发现的财产,法院可依法对其少分或不分,为查明财产争议及法律性质提供了有力参考。司法的威慑力有效遏制了离婚诉讼中不诚信的诉讼行为,维护了弱势一方的合法权益。
程序辅助人,保障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
家庭关系的破解对未成年子女的身心健康有着不可忽视的影响,如何避免对未成年子女造成二次伤害,成为山东法院处理家事案件的重中之重。
原告李某与被告苗某于2009年结婚,婚后育有一子李某某,后夫妻经常争吵打架,李某2013年向法院提出离婚,法院判决双方离婚,婚生子李某某由苗某抚养,李某每月支付抚养费,并判决李某可以每月探望李某某两次,苗某予以协助。判决生效后,李某及其父母曾多次到苗某父母家中探望李某某,遭到苗某家人百般阻挠,导致从提起离婚诉讼之后,李某三年未见过其子,李某的父母思孙心切,经常以泪洗面。2016年,李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决李某某由其抚养。
枣庄市山亭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因李某与苗某仅育有一子,且李某某年纪尚幼,需要父母双方的抚养和教育,而苗某及其家人拒绝李某行使探望权,不利于孩子的健康成长。综合本案案情,在保障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及接受教育的前提下,判决李某、苗某双方各抚养三年至李某某独立生活时止,抚养期间的抚养费双方各自承担,双方均应给予对方探视李某某的便利。对该判决结果,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经案后回访,法院了解到目前孩子跟随苗某生活,李某能够在双方约定的时间探望孩子。
山东各地法院重点关注未成年人合法权益,对于夫妻双方均不愿意抚养子女的情况,一般判决不准离婚,而对于双方都争取抚养子女的,通过家事调查制度,走访社区、单位、幼儿园、学校,了解未成年人的真实抚养状况,通过儿童托管室,了解孩子和父母的亲近程度,判断由谁抚养对孩子更为有利。在未成年人与法定代理人利益冲突、法定代理人不能行使代理权等情形下,试点法院探索设立未成年人程序辅助人,法院依利害关系人申请或依职权为未成年人指定代理人,代替未成年人发声。对于当事人对抗激烈、情绪波动较大案件中的未成年人,法院聘请专业心理咨询辅导人员进行心理评估和心理疏导,构建案后长期回访机制,通过多方的主动干预,最大限度地减少家庭因素对未成年子女的伤害。
人身安全保护令,向家庭暴力说“不”
实行人身保护令也是山东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的内容之一。崔勇表示,人身保护令是一种民事强制措施,是法院为了保护家庭暴力受害人及其子女和特定亲属的人身安全、确保婚姻案件诉讼程序的正常进行而作出的民事裁定。有了申请人身司法保护的权利,受害人就拥有了依法维护自身权利不受侵害的“护身符”。
山东各地法院要求受害人申请时提交伤情照片、医院病历、报警时的电话记录、接警或者出警记录、公安机关的告诫书、相关录音或手机短信、加害人出具的悔过书、保证书等证据材料。同时,各地法院还积极与检察、公安、妇联等相关部门搭建联动工作平台,建立反家暴防控网络,向家庭暴力说“不”。2016年以来,全省法院共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161件,并及时向当地政府、派出所、妇联、村居等发送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协同保护家暴受害方。同时,借助当地网格化管理服务平台,将人身保护令的申请人及其住所地列为重点保护区域。
山东法院家事审判改革虽然取得了一定成效,但是很多改革措施尚处于探索阶段。为此,很多法院积极与高等院校加强联系,如德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与天津大学,武城县法院与南京师范大学,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东平县人民法院与中国政法大学开展了合作事项,为推进家事审判改革提供了理论支撑和解决方案。
8月30日,山东高院印发了《家事案件审理规程》,为全省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提供了统一的操作规程,随着改革的深化和试点工作的推进,山东法院家事案件一审收案数量为2015年144229件、2016年141913件、2017年141832件、2018年上半年69755件,在其他民事案件数量增长的情况下,已经连续两年呈下降趋势,有效地促进了社会和谐健康发展。

□ 本报记者 王家梁

□ 本报通讯员 王 果 吴光雷

“家和万事兴,家齐国安宁。”婚姻家庭和睦幸福,是人民群众美好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

自2016年5月启动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工作,两年多时间,贵州省黔南州三都水族自治县人民法院探索出家事案件心理辅导干预、家事调查、婚姻冷静期、诉前调解、案后回访等多项制度,并在此基础上逐步形成了“12345”家事审判工作模式。目前,这一模式已在全州法院系统推广。

“12345”家事审判工作模式即规范一个诉讼程序,出台《家事诉讼程序操作规程》;夯实组织保障、设施保障两项基础保障制度;建立多元化调解、专业咨询辅导人员协助审理、反家庭暴力联动三项机制;落实离婚案件财产申报、聘任家事调查员、创新离婚证明书保护隐私、家事案件回访检验四项改革措施;贯彻调解优先、不公开审理、当事人亲自到庭、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法官依职权干预五项审判原则。

三都县法院院长李德林说,家事审判注重以维护婚姻家庭稳定,将家事审判的司法功能和社会功能结合起来,在案件审判中以家庭为本位,推动家事司法向“稳家、保幼、重老、扶弱”理念转变,以实现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维护家庭和谐稳定。

家事审判法庭温馨舒适

步入三都县法院家事审判法庭,100多平米的大房间内,崭新的沙发按照田字形摆设,由三张小茶椅拼凑而成的大茶椅上,摆放着两盆盆景。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挂着“家和万事兴”等条幅,与常见的庄严法庭相比,这里就像一个温馨的客厅。

“构建一个和谐温馨的氛围,将极大降低双方当事人的愤怒情绪,有利于家事纠纷的有效化解,这也是法庭修饰布置的初衷。”三都县法院家事审判庭副庭长王秀芬介绍说。

作为全国唯一的水族自治县,三都县法院结合当地少数民族的习俗等特点,从全院审判人员中选调法律法规熟悉、庭审技巧娴熟、理论水平较高、审判经验丰富、了解民情风俗的优秀法官组建独立的家事审判团队,挂牌成立家事审判法庭,专职审理家事案件。

目前,这一审判团队共有员额法官3名、法官助理1名、书记员3名。

三都县法院副院长包汉琼说,家事审判法庭,凸显出家庭的和谐平等、温暖舒适的氛围,淡化当事双方对立情绪,有利于法官对双方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同时,通过设立“家事调解室”“探视室”“心理咨询室”“亲情互动室”“当事人休息室”等配套设施,打造“一庭五室”温馨平台,促进家事纠纷案结、事了、人和。

诉讼程序灵活契合实际

“有水方成洋,有树才成林。幸福一家人,何必去离分。劝慰都和好,建立好家庭,不伤父母心,对得起神灵……”前不久,在三都县法院诉前调解室内,家事调解员当着两夫妻及双方父母的面儿,唱起这首苗歌。

歌声唱罢,家事调解员先是劝解原告,又批评被告,最后在双方父母的共同努力下,开始还怒言“不离不行”的两口子终于惭愧地垂首,重归于好。

“受理此案后,我们走访了双方当事人家属及其邻居、工作单位,了解到两夫妻虽是父母指定婚姻,但婚后两人感情一直较好,此次起诉离婚,也是因生活琐事争吵造成。于是,我们将案件分流到诉前调解室由家事调解员进行调解。”三都县法院家事审判庭庭长王颖说。

为保证家事审判工作常态化、制度化和规范化发展,三都县法院制定出台了《家事诉讼程序操作规程》《关于婚姻死亡、婚姻危机客观标准意见》等文件,并鼓励家事法官针对不同类型的家事案件,灵活探索适用契合实际的诉讼程序制度,同时,对已进入司法程序的案件实行繁简分流。

据统计,三都县法院自试点改革以来,共受理家事案件952件,审结884件,结案率92.86%。其中,调解400件,撤诉147件,调撤率61.88%。

联席制度化解家事纠纷

“以后我再也不打媳妇了……”今年初,在法官、妇联、公安、司法、民政、村两委等多部门工作人员的共同见证下,陈某签下保证书,妻子肖某也撤回了自己的离婚起诉。

陈某在水族抢亲习俗时将肖某“抢”回家,办了结婚手续。婚后,陈某不做家务,还常常殴打妻子。2016年,肖某加入镇里的“水族马尾绣协会”,因为手艺好,常常外出参加展演活动,男方心理不平衡,怀疑其有外遇,于是经常殴打女方。2017年2月,肖某正式提出离婚。

“古语说得好,清官难断家务事,家事审判尤其是婚姻案件的审判,有别于其他类型案件。因此,我们将离婚诉讼分婚姻危机和死亡婚姻两大类,对于婚姻危机情况适用冷静期制度,通过感情冷静期修复感情裂痕,而对于死亡婚姻,则侧重未成年人子女权益保护和财产分割。”王颖说,联席制度是在推进家事审判工作中的一项创新举措,其目的是为了借助各方资源力量,共同挽救、恢复婚姻,以确保家庭“细胞”的和睦稳定。

在家事审判改革中,黔南州两级法院紧紧依靠党委领导,依托联席会议制度,加强政法委、妇联、检察、公安、司法、民政等多部门联合协作,以调解为切入点,建立诉调对接平台,组建家事调解委员会,通过诉前调解、委托调解、诉中调解等多种形式,并建立案件回访机制、反家暴联动机制等,构建司法、行政和社会调解的家事纠纷多元化解工作格局。

离婚案件孩子有权诉说

“爸,妈,离了吧!你们‘如此相濡以沫’,还不如相忘于江湖。”

前不久,黔南州都匀市人民法院在审理一起持续多年的“拉锯式”离婚案中,承办法官引导原被告儿子倾诉出多年来一直压制的心声。这句心声,也表达了儿子对父母感情彻底破裂,又不果断分开的困扰和痛苦。

最终,被告痛哭流泣,深深体会到自己多年来的执著给孩子造成的创伤,终于放弃了明显过高的要求,与原告协议离婚。

2017年以来,黔南中院通过召开院党组会统筹、全州法院院长座谈会安排、组织系统内巡回观摩会督查等形式,全面推开家事审判工作,形成了各富特色的家事审判方式。

引入婚生子女参与离婚案件,便是都匀市法院在推进家事少年审判工作中的一项创新。

这样的创新实例,在黔南州各地法院层出不穷。长顺县人民法院引入家事调查员制度,聘任多名家事调查员协助调查家事纠纷,为案件审理提供依据。贵定县人民法院将妇联干部任命为家事案件的人民陪审员,直接进入审判一线参与家事案件的审理。荔波县人民法院在处理家事纠纷时,探索对家事纠纷进行性质评估,通过发出人身保护令,限制家庭暴力行为,有效保护多名受暴妇女合法权益。

“下一步,黔南州法院系统将结合实际,进一步深化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充分发挥司法职能,妥善化解婚姻家庭纠纷,积极服务和保障家庭文明建设,维护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黔南中院院长王亮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