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法院扎实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工作纪实

广西法院扎实推进司法体制改革工作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8-30
08:50:11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刚刚在法庭里旁听了一起案件的审理,法官当庭即宣判结果,跟我想象中的慢节奏完全不一样。通过和法官交流,我亲身体会到了‘人民法院为人民’的职业精神。”广西民族大学的毕业生施小龙在旁听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上林县人民法院的案件开庭后如是说。
这是8月15日上林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该案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作为主审法官的该院院长周立平当庭宣判,原、被告均表示不上诉。
从2016年开始,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启动全国第三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通过牢牢把握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方向、尺度、标准、关键,牵住司改的“牛鼻子”,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以员额制为基石,以院庭长带头办案为引领,改革进程蹄疾步稳,改革措施落地生根。目前,全区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如期完成,法官办案主体地位进一步增强,“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新型审判权力运行机制逐步形成,各项配套措施日益完善。
以员额制为基石,牵紧司法责任制“牛鼻子”
提及员额制和司法责任制改革,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的入额法官聂凯颇有感慨。2016年,他作为广西第一批入额法官,专门审理普通程序的民事案件,截至目前共结案506件,被评为兴宁区法院的办案标兵。
“入额之后,法官的职业保障得到提升,职业尊荣感增强。同时,也倍感责任重大,因为每个法官要对自己的案件终身负责,这种压力自然就转化为办好精品案件的动力。”聂凯告诉记者。
兴宁区法院的司法体制改革是广西法院改革的一个缩影。该院按照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核定的比例,严格考核程序,首批入额法官为45名,占总编制的41%,且每个法官均已配齐法官助理和书记员。
在司法体制改革过程中,广西严格把握“政治素质好、办案能力强、专业水平高、司法经验丰富”的标准,严格遴选标准和程序,采取民主测评和业绩评价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严格按照中央确定的39%员额控制线并预留一定比例的要求,坚持以案定员,兼顾考虑法官素质、城乡差异等情况。各中院在核定比例内,根据案件数量等情况,确定本院和所辖基层法院首批入额比例。
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分配首批员额指标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适当的调整。像案件较多的象山区、七星区人民法院员额比例为39%,而案件较少的恭城瑶族自治县、灌阳县人民法院比例仅为30%。
据介绍,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区共遴选入额法官4331人,占法院编制数的33.83%。在入额法官中,审判一线人员占90.86%,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占96%,具备五年以上办案经验的达到81.25%,并且形成了比较合理的老中青梯次结构。
“改革后,法官队伍结构得到改善,审判资源配置得到优化,优质司法资源回归审判一线,员额法官队伍审判工作经验更加丰富,更为年富力强。”广西高院政治部主任莫锦荣说。
广西法院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一改革的“牛鼻子”,以问题为导向,敢于创新,攻坚克难。广西高院研究制定了《关于组建新型审判团队的意见》等22个有关配套文件,严格规范入额领导办案、审判团队办案模式,形成办案合力。
记者从广西高院了解到,从2017年3月开始,广西确定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凭祥市人民法院等6个法院开展内设机构改革试点工作,同时确定3个中院及6个基层法院积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2017年10月,该院还将组织开展法官责任落实的督查问责行动,对入额法官2017年以来办理案件开展评查,督促法官提高办案质量。
院庭长带头办案常态化,优化审判资源配置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现在开庭!”
8月28日上午9点整,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响,广西高院院长、二级大法官黄克公开开庭审理了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贺州市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上诉案。
2014年5月,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柳州东博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和广西睡宝床垫集团有限公司提供3笔贷款共计9292万元,贺州市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这3笔贷款提供连带担保。贷款到期后,3笔贷款本息均未偿还。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不服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上诉至广西高院。
该案庭审中,黄克以娴熟的审判技巧驾驭着整个庭审活动,庭审程序层次分明,整个庭审活动张弛有度、规范高效,并依法当庭宣判,作出裁定,撤销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桂11破申2号民事裁定书,指令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对贺州市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
这是黄克担任广西高院院长以来,第二次开庭。黄克说:“法院院长,既是行政官员,又是法官身份,一定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要落实院庭长带头办案常态化,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审判业务中。”
在黄克的示范引领下,广西法院系统院庭长带头办案蔚然成风。5月22日,桂林中院院长陈敏担任审判长开庭审理一起受贿案,这是“百日清案”活动开展以来,她主办的第6起案件。在陈敏的带动下,桂林市两级法院的院庭长纷纷穿上法袍,带头办案。截至8月18日,桂林中院院领导和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共主办案件200件,结案177件,结案率为88.5%,超过活动提出的80%的指标;基层法院院长办案共计972件。
“作为入额的法院领导,就应该带头办案,发挥好表率作用。同时,资深法官回归审判一线,是司法改革的重点和亮点,是落实司法改革要求的具体实践。”陈敏表示。
2017年,广西高院出台《关于全区各级人民法院院庭长办理案件的暂行规定》,明确规定领导干部入额后一律要亲自承办案件,并明确了院庭长的办案数量、工作机制以及建立院庭长办案情况通报制度等,实现院庭长办案常态化。
“让院庭长回归法官身份,带头审理案件,既改变了过去审与判相分离的办案方式,又发挥了院庭长办案示范表率作用,达到树立标杆、以上率下的目的。”兴宁区法院院长罗君告诉记者。2017年,兴宁区法院院庭长办案量已经占到案件总量的50%。
2017年上半年,全区法院院庭长审结诉讼案件79159件,同比增长28.89%,占诉讼案件结案总数的51.86%,为提高广大法官办案积极性起到了引领作用。
创新“分调裁”机制,打造案件审理“快车道”
“虽然我被判败诉,但法官办案让我节省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我对判决结果没有异议。”被告杨某拿到判决书时,对主审法官李旎诚恳地说道。
2017年3月2日,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法院的法官李旎对两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一审实行简易程序审理并当庭裁判。当事人双方对法院办案的高质高效均表示满意。
自2015年6月开始,鱼峰区法院试行民商事案件繁简分流,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实践,摸索出适合改革发展需要的案件繁简分流模式。据了解,繁简分流机制改革以来,鱼峰区法院民商事案件简易程序适用率为76.37%,调撤率达67.01%,一审服判息诉率为82.24%,同比均有提高,适用简易程序、普通程序和小额诉讼案件结案平均审理周期分别缩短7天、12天和19天,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全国案件繁简分流改革示范法院。
“下一步,我们将结合‘智慧法院’的建设,持续推进繁简分流改革,达到既提高司法效率又促进司法公正的目的。”鱼峰区法院院长罗金新说。
2017年8月9日,广西高院召开三级法院视频会议,部署推进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工作,要求创新“分调裁”机制,构建科学高效的分流机制,健全简案快调速裁机制。
广西高院提出,全区法院要把民商事案件繁简分流工作和诉讼服务中心升级版建设结合起来,完善诉调对接工作平台建设,促进纠纷的诉前分流,打造“多元化解大平台”,从源头上减少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通过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将多元解纷工作纳入大数据管理系统,实现由粗放型向精细化转变。
“这次司法改革让法官办案主体地位和责任意识进一步增强。通过优化审判资源配置,创新审判工作机制,完善司法责任制体系,促使办案质效和群众满意度明显提升。通过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切实保证公正司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广西高院副院长戴红兵告诉记者。

“刚刚在法庭里旁听了一起案件的审理,法官当庭即宣判结果,跟我想象中的慢节奏完全不一样。通过和法官交流,我亲身体会到了‘人民法院为人民’的职业精神。”广西民族大学的毕业生施小龙在旁听了广西壮族自治区上林县人民法院的案件开庭后如是说。
这是8月15日上林法院公开开庭审理的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该案事实清楚、权利义务关系明确、争议不大,作为主审法官的该院院长周立平当庭宣判,原、被告均表示不上诉。
从2016年开始,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启动全国第三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通过牢牢把握司法体制改革的目标、方向、尺度、标准、关键,牵住司改的“牛鼻子”,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以员额制为基石,以院庭长带头办案为引领,改革进程蹄疾步稳,改革措施落地生根。目前,全区法院法官员额制改革如期完成,法官办案主体地位进一步增强,“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新型审判权力运行机制逐步形成,各项配套措施日益完善。
以员额制为基石,牵紧司法责任制“牛鼻子”
提及员额制和司法责任制改革,南宁市兴宁区人民法院的入额法官聂凯颇有感慨。2016年,他作为广西第一批入额法官,专门审理普通程序的民事案件,截至目前共结案506件,被评为兴宁区法院的办案标兵。
“入额之后,法官的职业保障得到提升,职业尊荣感增强。同时,也倍感责任重大,因为每个法官要对自己的案件终身负责,这种压力自然就转化为办好精品案件的动力。”聂凯告诉记者。
兴宁区法院的司法体制改革是广西法院改革的一个缩影。该院按照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核定的比例,严格考核程序,首批入额法官为45名,占总编制的41%,且每个法官均已配齐法官助理和书记员。
在司法体制改革过程中,广西严格把握“政治素质好、办案能力强、专业水平高、司法经验丰富”的标准,严格遴选标准和程序,采取民主测评和业绩评价相结合的方式进行,严格按照中央确定的39%员额控制线并预留一定比例的要求,坚持以案定员,兼顾考虑法官素质、城乡差异等情况。各中院在核定比例内,根据案件数量等情况,确定本院和所辖基层法院首批入额比例。
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分配首批员额指标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适当的调整。像案件较多的象山区、七星区人民法院员额比例为39%,而案件较少的恭城瑶族自治县、灌阳县人民法院比例仅为30%。
据介绍,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区共遴选入额法官4331人,占法院编制数的33.83%。在入额法官中,审判一线人员占90.86%,大学本科以上学历占96%,具备五年以上办案经验的达到81.25%,并且形成了比较合理的老中青梯次结构。
“改革后,法官队伍结构得到改善,审判资源配置得到优化,优质司法资源回归审判一线,员额法官队伍审判工作经验更加丰富,更为年富力强。”广西高院政治部主任莫锦荣说。
广西法院紧紧牵住司法责任制这一改革的“牛鼻子”,以问题为导向,敢于创新,攻坚克难。广西高院研究制定了《关于组建新型审判团队的意见》等22个有关配套文件,严格规范入额领导办案、审判团队办案模式,形成办案合力。
记者从广西高院了解到,从2017年3月开始,广西确定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凭祥市人民法院等6个法院开展内设机构改革试点工作,同时确定3个中院及6个基层法院积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2017年10月,该院还将组织开展法官责任落实的督查问责行动,对入额法官2017年以来办理案件开展评查,督促法官提高办案质量。
院庭长带头办案常态化,优化审判资源配置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现在开庭!”
8月28日上午9点整,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响,广西高院院长、二级大法官黄克公开开庭审理了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与贺州市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破产重整上诉案。
2014年5月,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向柳州东博汽车配件有限公司和广西睡宝床垫集团有限公司提供3笔贷款共计9292万元,贺州市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为这3笔贷款提供连带担保。贷款到期后,3笔贷款本息均未偿还。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不服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裁定上诉至广西高院。
该案庭审中,黄克以娴熟的审判技巧驾驭着整个庭审活动,庭审程序层次分明,整个庭审活动张弛有度、规范高效,并依法当庭宣判,作出裁定,撤销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桂11破申2号民事裁定书,指令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南宁市金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对贺州市鼎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破产重整申请。
这是黄克担任广西高院院长以来,第二次开庭。黄克说:“法院院长,既是行政官员,又是法官身份,一定要以身作则,率先垂范,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要落实院庭长带头办案常态化,把更多的时间投入到审判业务中。”
在黄克的示范引领下,广西法院系统院庭长带头办案蔚然成风。5月22日,桂林中院院长陈敏担任审判长开庭审理一起受贿案,这是“百日清案”活动开展以来,她主办的第6起案件。在陈敏的带动下,桂林市两级法院的院庭长纷纷穿上法袍,带头办案。截至8月18日,桂林中院院领导和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共主办案件200件,结案177件,结案率为88.5%,超过活动提出的80%的指标;基层法院院长办案共计972件。
“作为入额的法院领导,就应该带头办案,发挥好表率作用。同时,资深法官回归审判一线,是司法改革的重点和亮点,是落实司法改革要求的具体实践。”陈敏表示。
2017年,广西高院出台《关于全区各级人民法院院庭长办理案件的暂行规定》,明确规定领导干部入额后一律要亲自承办案件,并明确了院庭长的办案数量、工作机制以及建立院庭长办案情况通报制度等,实现院庭长办案常态化。
“让院庭长回归法官身份,带头审理案件,既改变了过去审与判相分离的办案方式,又发挥了院庭长办案示范表率作用,达到树立标杆、以上率下的目的。”兴宁区法院院长罗君告诉记者。2017年,兴宁区法院院庭长办案量已经占到案件总量的50%。
2017年上半年,全区法院院庭长审结诉讼案件79159件,同比增长28.89%,占诉讼案件结案总数的51.86%,为提高广大法官办案积极性起到了引领作用。
创新“分调裁”机制,打造案件审理“快车道”
“虽然我被判败诉,但法官办案让我节省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我对判决结果没有异议。”被告杨某拿到判决书时,对主审法官李旎诚恳地说道。
2017年3月2日,柳州市鱼峰区人民法院的法官李旎对两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一审实行简易程序审理并当庭裁判。当事人双方对法院办案的高质高效均表示满意。
自2015年6月开始,鱼峰区法院试行民商事案件繁简分流,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实践,摸索出适合改革发展需要的案件繁简分流模式。据了解,繁简分流机制改革以来,鱼峰区法院民商事案件简易程序适用率为76.37%,调撤率达67.01%,一审服判息诉率为82.24%,同比均有提高,适用简易程序、普通程序和小额诉讼案件结案平均审理周期分别缩短7天、12天和19天,被最高人民法院确定为全国案件繁简分流改革示范法院。
“下一步,我们将结合‘智慧法院’的建设,持续推进繁简分流改革,达到既提高司法效率又促进司法公正的目的。”鱼峰区法院院长罗金新说。
2017年8月9日,广西高院召开三级法院视频会议,部署推进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工作,要求创新“分调裁”机制,构建科学高效的分流机制,健全简案快调速裁机制。
广西高院提出,全区法院要把民商事案件繁简分流工作和诉讼服务中心升级版建设结合起来,完善诉调对接工作平台建设,促进纠纷的诉前分流,打造“多元化解大平台”,从源头上减少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通过深化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建设,将多元解纷工作纳入大数据管理系统,实现由粗放型向精细化转变。
“这次司法改革让法官办案主体地位和责任意识进一步增强。通过优化审判资源配置,创新审判工作机制,完善司法责任制体系,促使办案质效和群众满意度明显提升。通过进一步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切实保证公正司法,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广西高院副院长戴红兵告诉记者。

作为全国司法改革第二批试点省份,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认真落实中央、最高人民法院和黑龙江省委要求,由点到面、持续发力、抓铁有痕、蹄疾步稳,全面推进了法官员额制、司法责任制等四项重点改革,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各项审判工作取得新的进展。法官员额制改革后,全省法官从7658名减少到5035名,而2016年全省法院受理各类案件49.4万件,审结、执结48.3万件,同比上一年分别上升了14.1%、14.8%。
遴选出5035名员额法官
2016年12月2日,黑龙江高院院长石时态带领高院机关167名新进入员额法官集体宣誓,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庞义华、省政协副主席杜吉明和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在场见证了这一庄严时刻。同一天,全省三级法院5035名新进入员额法官分别在当地法院集体宣誓。这标志着黑龙江法院法官员额遴选工作全面完成。
黑龙江高院坚持由点及面推进法官员额制改革,先行确定了牡丹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和鸡东县人民法院等12个中、基层法院为首批试点,2016年5月,首批遴选430名法官入额。
2016年8月5日,黑龙江高院召开了全省法院全面推开司法责任制和法官员额制改革动员会,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四项改革从试点向全省法院全面铺开。9月3日,全省法官入额遴选笔试在全省60个考点开考,全省各级法院4893名法官参加了本次考试,有4605人通过考试和审查成为员额法官。至此,全省192个法院共遴选员额法官5035名,占全省政法专项编制数的32.4%,低于中央39%的上限要求,既保证了入额法官的质量,又为实施动态管理、增补优秀法官预留了空间。
院庭长办案超过六成
2016年8月4日,石时态担任审判长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故意杀人上诉案件,并将庭审过程在互联网上公开。这是黑龙江高院院长首次开庭主审案件,也是深化司法体制改革,落实院庭长办案要求,发挥大法官引领作用,向真正落实“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改革目标迈出的坚实一步。
2016年,黑龙江高院认真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推进院庭长办案常态化要求,出台了院庭领导办案工作规定,要求院庭领导应当带头办理案件,规定各级法院院长、常务副院长办案数分别不少于本院法官平均办案数的10%、15%;庭长办案数则不少于50%。同时,明确规定,院庭领导主要办理的是简易程序审理转为普通程序审理的案件,上级法院发回重审或指令再审的案件,以及其他重大、疑难、复杂、新类型案件或在法律适用方面具有普遍意义的案件。对院庭领导弄虚作假、挂名办案的,予以退出法官员额,并免除领导职务。黑龙江法院院庭长办案真正成为了工作常态。2016年,该省三级法院院庭长共办理案件31.5万件,占结案总数的65.2%。
2016年,黑龙江高院在全面完成法官员额制改革的同时,制定了全省法院统一适用的司法责任制实施办法、审判人员权力清单、合议庭工作规则等19个司法责任制改革配套制度,完善了主审法官、合议庭办案责任制,明确了各类司法人员工作职责、工作流程、工作标准,为员额法官审判权运行扎紧了“制度铁笼”,让法官行使权力不再任性。
同时推出了权力、责任两份清单。其中,“审判人员权力清单”厘清了院长、副院长、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庭长、审判长、主审法官、其他合议庭成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审判权责,要求严格遵循权力清单履行职责。“裁判文书签发工作的规定”确定了主审法官、其他合议庭成员、审判长的文书签署、签发职责,规定院长、庭长不得签发本人未参与审理案件的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