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减乘除”释放审判生产力

让公平正义的阳光普照——广西高院执行裁判庭工作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10-12
08:44:36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日前,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判庭判决了一起执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依法维护了债权人的权益。上诉人的代理律师感慨:“执行裁判庭给执行异议提供了一个很有效的救济渠道。由专门的法庭来审理这类案件,能够更加全面准确地适用法律,对各方利益进行更好平衡,作出更加公正合理的裁判。”
作为审查处理在执行中涉及实体争议的诉讼案件的审判部门,广西高院执行裁判庭凭着全庭法官的扎实努力,干出了令人瞩目成绩:今年1至8月,全庭收案299件,在“百日清案”专项活动中,全庭旧存案件结案率为100%,新收案件结案率为95.32%,位列自治区高院前列,各项指标均大大超过广西高院核定的任务,超额完成了“百日清案”任务。
让审判更专业
执行工作作为落实裁判结果的司法程序,是实现司法公正的最终途径,也是人民法院提高司法公信力、树立司法权威的重要途径。为了更好地开展审执分离改革,2015年8月,广西高院成立了执行裁判庭。
两年的审判实践证明,执行裁判庭将执行工作的裁判部门与实施部门分离,符合审判、执行工作规律,有利于破解执行难,也更符合司法改革精神。
“全新的领域、全新的审理,全新的挑战,要实现执行裁判权和执行实施权分立的初衷,要不辱使命,一切需要从无到有的摸索,挑战前所未有,为司法公正、为基本解决执行难探索新的行之有效的方法。”广西高院执行裁判庭负责人如是说。
据了解,执行裁判庭专职审理执行异议之诉案件。该类型案件是一种新型案件,涉及民事审判和执行中一系列问题,涉及到实体处理和程序审查,跨度较大、矛盾尖锐,在事实认定、法律适用等方面必须准确把握,形成共识。对此,全庭法官及时总结试点经验,努力探索研究新型案件的办案规律和方法。
为促进执行裁判工作专业化,提高执行裁判审判质效,依法保护当事人、案外人合法权益,该庭理顺立案、裁判、执行多部门关系,从庭务管理到涉异议之诉案件的程序与实体处理、适用法律等作了较全面的规范,制定了《执行异议之诉裁判指引》,实现了执行裁判案件立、审、执的有章可循。
遇到难题巧开“药方”
审判权与执行权分离体制改革也对执行裁判法官提出了新的要求。
执行裁判庭成立时间短,应对新形势下的问题经验不足。执行裁判规则涉及的法律问题众多,而且往往十分复杂,并且涉及面很广,对执行裁判法官素质要求高。
对此,执行裁判法官着力加强自身能力建设,强调办案要综合考虑各种因素,注意法律、政治及社会多方效果的统一。通过不断加强学习和实践,提高业务水平,掌握执行规律,做到“情理法”结合。执行裁判法官把调解作为处理案件的首选方式,贯穿案件审理的全过程,并在办案实践中总结出一系列化解矛盾的方法。
今年,执行裁判法官就遇到了一起“硬骨头案”。在这起存积20多年、涉及企业改制历史遗留问题的执行分配异议之诉案件中,广西某有限责任公司欠外债3400万元,还欠职工集资款及工资1300万元,债权人起诉经法院裁判后引发10多个执行案件。为了集资款偿还问题,该公司职工曾多次集结上访。
了解了案件背后的争议所在,执行裁判法官决定一揽子解决关联纠纷。为办好此案,执行裁判法官加强与当事人沟通调解,耐心释明相关规定,细致地做思想工作。几轮沟通下来,双方态度渐渐缓和。
经过法官不懈努力,今年7月,该公司与案件被上诉人签署执行和解协议,当庭递交撤回上诉申请,并书面表示做好公司职工的稳定工作,不再上访、缠访。最终,矛盾获得圆满化解,执行案件也顺利办结。
由数字说话
据统计,今年上半年,广西高院执行裁判庭收案数相当于去年同期的347.2%,其中执行裁判一、二审案件相当于去年同期的18倍。案件突然急剧增长,对法官提出了严峻挑战。
“百日清案”活动中,执行裁判庭全庭法官全力以赴,全部放弃8月份统一集中的公休安排,审结了全部旧存案件。新收案件结案率达95.32%,审判质量和效率大幅提升。
在执行裁判庭,有一个“拼命三郎”法官曾亦桦。在“百日清案”活动期间,曾亦桦的丈夫因腰椎手术住院两个月,家中老人同时生病住院治疗。她经常在完成当日工作后匆忙赶往医院照顾家人,很晚才浑身疲惫地回到家,第二天又投入繁忙的工作。她以柔弱的双肩挑起了家庭重担和工作责任。
在向最高人民法院汇报工作期间,曾亦桦不慎扭伤脚,导致骨折。但她依然拖着肿如馒头的脚回到南宁,坚持在工作岗位上奋斗。
长期的压力和超负荷工作,曾亦桦用顽强的精神在支撑着自己。脚又肿又疼,工作任务繁重,她却很少抱怨。“百日清案”活动期间,她清理并审结全部旧存案件,超额完成工作任务。
广西高院执行裁判庭副庭长周家开等同样全力以赴,超额完成“百日清案”任务,结案率均为100%。
周家开说:“我们执行裁判法官既要严格依法办案,也要以情以理动人,将原本冰冷的法条赋予人文关怀,让法律可亲可爱。”
审结一个案件不仅靠一份书面判决,法官们还要进行耐心细致的说服教育。为了不占用正常工作时间,执行裁判法官将调解放在了午间和夜晚,加班加点与当事人沟通,让当事人心悦诚服。

积案太多怎么破?广西法院“百日清案”活动探访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7-07-03
09:21:07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今年5月以来,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两级法院开展“百日清案”专项活动,巧用“加减乘除”,多措并举推进案件清案工作,促进结案率大幅提升。活动开展以来,全市两级法院审结案件3912件,结案率59.31%,同比上升了5.09%。
一线办案做“加法” 审判力量一股绳
“现在开庭。”7月19日上午8时30分,随着一声清脆的法槌声,一起恶性抢劫案在贺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因案件重大,该案由贺州中院院长成广担任审判长,贺州市检察院检察长杨远波出庭支持公诉。为回应社会关切,该案邀请了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旁听庭审,并同步进行网络庭审直播。经过近3个小时的庭审,案件事实逐渐清晰,案件定性也更为明确。鉴于案情重大,该案择日宣判。
为推进“百日清案”活动,该市两级法院推动扁平化管理,增加一线办案力量,严格落实院庭领导办案制度,充分发挥院庭领导表率作用,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同时,将入额法官全部编入相应审判团队,将审判力量向办案一线集结,促进审判力量发挥最大作用。
繁简分流做“减法” 打造便捷快车道
“您好,请问是冯某吗?我是八步区法院民一庭法官。现通知您到我院进行调解,被告方同意归还拖欠你的15万元借款。”
近日,法官电话通知原告冯某前来参加调解。
调解现场,法官积极对双方当事人进行沟通引导工作,原告冯某与被告覃某、张某和马某等三人很快就达成了调解协议,双方皆大欢喜。
“进法院以前,听说官司难打,没想到八步区法院法官办案效率那么高,这回我15万元的欠款有着落了。”事后,冯某对法官说。
为及时化解社会矛盾,减少当事人诉累,贺州市八步区人民法院全面推行民事案件繁简分流制度,并在该院民一庭、民二庭分别成立一个速裁审判团队专门审理简易案件。在保证案件公平公正审理的前提下,法院尽量简化程序、减少诉讼成本,缩短办案周期,减轻群众诉累,力争在最短时限内及时化解矛盾纠纷,解决群众难题。
截至7月20日,该院速裁审判团队办理案件251件,审结157件,占民一、民二庭案件结案数的40.89%,结案率62.54%。其中调解、撤诉66件,调撤率42.03%。
“智慧法院”做“乘法” 创新驱动释活力
“现在淘宝可以参与司法拍卖,真是太给力了。”6月10日,钟山县人民法院开启淘宝司法拍卖“第一拍”,迅速成为钟山县街头巷议的热点话题。
当天至6月11日10时,钟山县法院对被执行人的两套房产进行网络司法拍卖,开启该院入驻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以来的“第一拍”,一时围观者甚多。
“引入司法网络拍卖处置执行财产,利用网络拍卖公开透明、流通环节少、效率高、成本低等特点,确保司法拍卖的公平公正和价值最大化,充分保护申请执行人和被执行人的权益,提高了执行财产处置效率,有效提升执行质效。”该院分管副院长介绍说。
在“百日清案”活动开展以来,该市两级法院主动迎合互联网趋势,加快“智慧法院”建设,以信息化促进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着力推进网络司法拍卖。
截至目前,全市法院共利用“网拍”拍卖标的物73件,成交40件,拍卖物成交率达54.8%,成交金额424万余元,为加快推进基本解决执行难提供了强劲动力。
要素审判做“除法” 突出重点提速度
日前,在昭平县人民法院交通法庭,一场别开生面的审判吸引了群众的眼球。在该庭对一起交通事故赔偿案件庭审中,法官根据当事人所提交的《诉讼要素表》,对当事人双方一致认可的案件要素作归纳性总结。在新颖的要素式审判法指引下,整个案件庭审仅用15分钟。
昭平法院面对审判辅助力量不足的现状,积极拓宽思路,探索案件快审快结机制,在交通巡回法庭和速裁中心试行要素式审判法。
在案件开庭前,由审判辅助人员指导当事人填写《诉讼要素表》,将具有概况性和固定性的要素内容列出。在开庭时,法官根据当事人填写的案件要素决定法庭调查的重点,对当事人双方一致认可的案件要素作归纳性总结并当庭予以确认,从而大大加快了案件审理的进程。
不仅在庭审上做“除法”,在裁判文书制作上,也进行了简化。法官不再按照通常裁判文书采用的传统格式制作文书,而是根据案件争议要素,对双方没有争议的事实简单阐明,详简结合,重点突出。
截至目前,该院共采用要素式审判法审理民事案件31件,审结27件,平均开庭时间为30分钟,其中最快仅用15分钟便调解结案,一审服判息诉率达96.3%。

夏日南方,闷热难挡。

6月27日,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钦南区人民法院院长何显锋担任审判长公开开庭审理一起贩卖毒品案件。

“被告人莫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0元;被告人欧某犯贩卖毒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

由于案件简单,被告人当庭认罪,庭审仅用时30分钟就作出了上述宣判。

这是广西法院开展“百日清案”活动以来,院庭长开庭审理案件的一个缩影。像何显锋一样,全区法院院庭长带头办案已经形成常态化。今年以来,广西法院院庭领导共审结诉讼案件78973件,同比增长31.51%,占全区诉讼案件结案数量的32.14%。

院庭长带头办案常态化

今年以来,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出台相关规定,要求法院院庭领导作为员额法官,必须发挥好表率作用,率先垂范,带头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并按照要求完成办案任务底数,形成院庭领导带头办案常态化机制。

据统计,今年1至4月,广西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239661件,审结95199件,同比分别上升10.13%、3.86%,未结案件144463件,执法办案形势严峻、任务艰巨。

奥门新浦京下载app,“如果我们现在不抓紧办案,到年底还有大量案件未结,怎么对得起党赋予我们的职责?怎么对得起广大人民群众对我们的期待?”广西高院院长黄克说。

“案件审判质效是关乎人民群众的大事,这也是对我们院庭领导能力水平的直接检验。”何显锋坦言。

从今年5月10日到8月30日,广西高院决定在全区法院开展一场“百日清案”活动,争取在100天时间内审结诉讼案件20万件,全部清理审结历年积案,今年新收案件至8月底需审结80%以上。

“你们要相信法院一定能够公平公正的将案件办理好,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5月22日,黄克在一起土地承包纠纷案件现场实地勘察时对案件当事人说。

这是一起双方当事人争议多年的案件。黄克决定督办该案,在现场,他要求法院一定要公平公正把案件办成铁案,给双方当事人一个满意的答复。

5月24日,广西高院常务副院长黄海龙带领刑一庭合议庭成员到宾阳县看守所对故意杀人案被告人潘某某进行提讯。

据了解,被告人潘某某因琐事对被害人潘某成等怀恨在心,于2016年6月14日持刀将三人杀害。2017年3月13日,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被告人潘某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潘某某没有上诉,广西高院刑一庭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复核。黄海龙担任该案审判长进行审理。

“作为院庭长要走出办公室,走上法庭,带头落实司法责任制,以法官员额制改革为契机,带头办案,发挥引领作用,带领法官积极办案,不断满足人民群众的司法需求。”黄海龙说。

据统计,截至6月30日,广西法院院庭长带头主审案件12万余件,为提高广大法官办案积极性起到引领作用。

让团队发挥办案快捷优势

如何让法官在办理案件中提高审判质效?又如何推动“百日清案”活动顺利开展?全区各级法院根据实际情况审时度势,及时制订方案,优化审判资源,找到了适合各自特色的方法。

“自从成立‘速裁审判团队’以后,全院形成简案快调快审、难案精审细审的审判管理方式,有效提高了审判速度和质量。”防城港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周忠说。

记者从防城港中院了解到,今年4月,防城港中院决定成立“速裁审判团队”,对符合条件的简易民商事案件,在保障被告人诉讼权利,保证案件公平公正审理的前提下,尽量简化庭前准备、庭审程序、送达方式,缩短办案周期,做到快速流转、快速审理、当庭宣判、当庭送达,实现以较小的司法成本取得较好的司法效果。

据统计,从4月20日至6月10日,防城港中院“速裁审判团队”共收案206件,结案169件,结案率达到82.04%,案件审判质量效率得到明显提升。

像防城港中院“速裁审判团队”这样,广西许多法院推出了新的审判模式——南宁市江南区法院积极搭建“二次分流”架构,对民商事案件采取“窗口粗分,后台细分,专业化审判,多元化调解”的做法。全州县法院、恭城瑶族自治县法院、兴安县法院等设立了家事审判庭、女子审判庭等专业团队,都有效地提高了审判效率和质量。

科技助推提速增效

利用信息化手段来推进提高审判执行工作质效是广西法院一直研究的重要课题之一。广西各级法院借助加强信息化建设,打造“智慧法院”契机,有效推进审判执行等各项工作,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今年以来,结合民族边疆地区实际,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充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先进技术在审判执行工作中的深度融合与应用,实现“全业务网络办理”、“全流程依法公开”和“全方位职能服务”,电子卷宗随案同步生成、文书智能编写与生成,大大减少了法官和书记员的工作量。同时,该院还在互联网开通智能多元化网络调解工作平台,实现多方位远程调解、司法确认、案情询问等功能,为广大群众提供更加便利、快捷、优质的法律服务。

“您好!欢迎来到崇左市中级人民法院,我是小贝侬,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的?”

“您好!我想对一起民事案件提起诉讼,该提供哪些材料呢?”

“好的,小贝侬马上为您解答……”

记者在崇左市中院的诉讼服务中心看到,机器人小贝侬正在热情地为当事人提供导诉等各种服务,并通过语音、视频、图像等多媒体方式,与来院人员进行沟通,解答当事人的问题,帮助当事人进行流程、常识、法律问题等咨询服务。

“我把材料给法官扫描到电脑里面,然后用手机获取这个二维码,凭着这个二维码就可以到立案窗口进行立案了,很方便!”正在诉讼服务中心进行案卷扫描的覃先生说。

立案庭副庭长文斌告诉记者,当事人到立案窗口后,通过“OCR智能回填系统”进行识别,整套系统不仅让法官们告别了手填材料模式,而且加快了办案的速度,在审判流程中为电子卷宗的深度运用打下了基础。

通过“智慧法院”的建设与应用,该院审判执行等各项工作加快进入了科学化、智能化、精细化管理轨道,审判质效得到切实提高。今年1至6月,全市法院新收案件8368件,结案7308件,结案率72.24%,同比上升14.25个百分点。

此外,广西法院还创新司法拍卖模式,用3个月时间在淘宝网、京东网等五大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发布929件拍卖信息,广西全区法院拍品成交金额1.7亿余元,平均溢价率为23.64%,为当事人节省佣金583万元。截至6月10日,广西全区法院已经累计化解执行积案11931件,化解率达到90.11%。

“我们通过将传统司法拍卖转网络司法拍卖的办法,消化了一批长期未结案件,为处置长期不能变现的可供执行财产开辟了新途径。”广西高院执行局副局长李轩告诉记者。

据统计,从5月20日到6月30日,广西全区法院在开展“百日清案”专项活动中,共审结各类诉讼案件69512件,广西全区员额法官人均结案18.45件,其中南宁市、柳州市、桂林市法院审结案件数位居全区法院前三名。

“目前,全区法院清案工作步入正常轨道,但是还存在结案不平衡现象,人均结案数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广西高院审管办主任佟海霞说,下一步,要对清案效果不明显的法院加大督查和指导力度,确保“百日清案”活动圆满完成预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