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浦京娱乐官方网站从“单兵作战”到“多方联动”的转变——广西柳州中院家事案件多元调处工作探访

从“单兵作战”到“多方联动”的转变——广西柳州中院家事案件多元调处工作探访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1-17
08:52:03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你要多想想小皓,他是不是希望你为了抚养费与他爸爸反目成仇!……”
2017年12月30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法庭上,一名特殊的“便衣法官”加入调解,向当事人说出了这番劝言。
这起抚养费纠纷案件的当事人邓大辉与李美华原为夫妻,共同生育了儿子小皓。双方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约定小皓随母亲李美华生活,父亲邓大辉每月支付生活费2000元及教育费。但是,邓大辉未按约定履行,双方矛盾日渐激化并闹到法院。在一审法院支持小皓关于抚养费的诉请后,邓大辉不服,提起上诉。
“由于法官身份的特殊性,在案件调解过程中,当事人往往很难说出心里话。”柳州中院民一庭庭长宁冰作为该案主审法官,就遇到这样的难题。于是,她果断启动家事调解员制度,委托龙泉社区“社大姐”谢立军加入,共同做当事人工作。
“宁法官,今天到男方邓大辉家中做客‘谈谈心’”;
“宁法官,今天我到女方家里‘拉了拉家常’”;
“宁法官,今天到男方家聊天的时候,发现这个父亲是很疼小皓的,只是觉得原来约定的抚养费太高,他现在手头不宽裕”;
“宁法官,今天到双方的亲朋好友家中坐了坐,让他们一齐帮忙劝劝这对父母”……
在宁冰的手机微信上,她能每天看到谢立军的工作进展,并随时了解到当事人的态度变化。
在谢立军的热心撮合下,当事人初步达成调解意向。然而,在12月30日现场调解时,李美华却突然反悔:“离婚了还拖欠抚养费,心里这道坎还是过不去,不同意调解了!”
调解一下子陷入僵局……
“谢大姐,我们用‘背靠背’调解方法,你在法庭里劝解女方;我在法庭外说和男方。”宁冰说道。
法庭里,谢立军从情理出发,与李美华谈其与小皓的未来,化解其心结;法庭外,宁冰从法律角度,对邓大辉进行教育,指出其拖欠抚养费不仅影响小皓的生活,更影响父子关系。“里应外合”,最终促成双方握手言和,邓大辉当场支付了1万元抚养费。
“为何花费那么多精力,不轻易判决,是因为孩子。”宁冰深有感触地说,“从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出发,通过‘法官+家事调解员’的联动,让父母和平解决问题,对小皓的健康成长是极其重要的,比机械地就案判决更显温暖!”
这是柳州法院家事审判多元调处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2017年11月1日,在柳州市妇联、民政局、关工委、司法局等单位的推荐下,柳州法院率先在广西以制度形式统一确立了家事调解员、家事调查员、心理疏导员的“三员”身份,108名家事调解员、29名家事调查员、28名心理疏导员成为“便衣法官”,持证上岗。
“‘三员’制度的构建,是司法力量、行政力量与社会力量的又一次多元结合,使柳州法院家事审判从‘单兵作战’向‘多方联动’积极转变。”柳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欧顺红对此大加点赞。
同时,在市委政法委牵头下,柳州中院还成立了广西首家家事纠纷及未成年人案件联动调处中心。柳江、柳城、鹿寨、融安、融水、三江等法院同时设立联动调处工作站。
目前,随着柳州市“一中心、六个站点”的建立,“两级多点”的联动调处格局已全面展开,将推动法院与公安局、妇联、司法局、民政局等17个单位共建的家事审判“三员”制度等多种联动机制更加有效地运转起来。
1月9日,记者在柳州市家事纠纷及未成年人案件联动调处中心看到,在“惜缘工作室”里,心理咨询师鲁藜作为心理疏导员,正与未成年人小亮玩着“沙盘游戏”。
“法理+温情”“专业+老练”……全市法院、17个联动单位、165名“便衣法官”2017年共同交出了这样一份成绩单:柳州市法院共受理家事案件5860件,审结4836件,其中调解、撤诉3236件,调撤率达66.91%。

“你要多想想小皓,他是不是希望你为了抚养费与他爸爸反目成仇!……”
2017年12月30日,在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家事审判法庭上,一名特殊的“便衣法官”加入调解,向当事人说出了这番劝言。
这起抚养费纠纷案件的当事人邓大辉与李美华原为夫妻,共同生育了儿子小皓。双方因感情破裂协议离婚,约定小皓随母亲李美华生活,父亲邓大辉每月支付生活费2000元及教育费。但是,邓大辉未按约定履行,双方矛盾日渐激化并闹到法院。在一审法院支持小皓关于抚养费的诉请后,邓大辉不服,提起上诉。
“由于法官身份的特殊性,在案件调解过程中,当事人往往很难说出心里话。”柳州中院民一庭庭长宁冰作为该案主审法官,就遇到这样的难题。于是,她果断启动家事调解员制度,委托龙泉社区“社大姐”谢立军加入,共同做当事人工作。
“宁法官,今天到男方邓大辉家中做客‘谈谈心’”;
“宁法官,今天我到女方家里‘拉了拉家常’”;
“宁法官,今天到男方家聊天的时候,发现这个父亲是很疼小皓的,只是觉得原来约定的抚养费太高,他现在手头不宽裕”;
“宁法官,今天到双方的亲朋好友家中坐了坐,让他们一齐帮忙劝劝这对父母”……
在宁冰的手机微信上,她能每天看到谢立军的工作进展,并随时了解到当事人的态度变化。
在谢立军的热心撮合下,当事人初步达成调解意向。然而,在12月30日现场调解时,李美华却突然反悔:“离婚了还拖欠抚养费,心里这道坎还是过不去,不同意调解了!”
调解一下子陷入僵局……
“谢大姐,我们用‘背靠背’调解方法,你在法庭里劝解女方;我在法庭外说和男方。”宁冰说道。
法庭里,谢立军从情理出发,与李美华谈其与小皓的未来,化解其心结;法庭外,宁冰从法律角度,对邓大辉进行教育,指出其拖欠抚养费不仅影响小皓的生活,更影响父子关系。“里应外合”,最终促成双方握手言和,邓大辉当场支付了1万元抚养费。
“为何花费那么多精力,不轻易判决,是因为孩子。”宁冰深有感触地说,“从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出发,通过‘法官+家事调解员’的联动,让父母和平解决问题,对小皓的健康成长是极其重要的,比机械地就案判决更显温暖!”
这是柳州法院家事审判多元调处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2017年11月1日,在柳州市妇联、民政局、关工委、司法局等单位的推荐下,柳州法院率先在广西以制度形式统一确立了家事调解员、家事调查员、心理疏导员的“三员”身份,108名家事调解员、29名家事调查员、28名心理疏导员成为“便衣法官”,持证上岗。
“‘三员’制度的构建,是司法力量、行政力量与社会力量的又一次多元结合,使柳州法院家事审判从‘单兵作战’向‘多方联动’积极转变。”柳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欧顺红对此大加点赞。
同时,在市委政法委牵头下,柳州中院还成立了广西首家家事纠纷及未成年人案件联动调处中心。柳江、柳城、鹿寨、融安、融水、三江等法院同时设立联动调处工作站。
目前,随着柳州市“一中心、六个站点”的建立,“两级多点”的联动调处格局已全面展开,将推动法院与公安局、妇联、司法局、民政局等17个单位共建的家事审判“三员”制度等多种联动机制更加有效地运转起来。
1月9日,记者在柳州市家事纠纷及未成年人案件联动调处中心看到,在“惜缘工作室”里,心理咨询师鲁藜作为心理疏导员,正与未成年人小亮玩着“沙盘游戏”。
“法理+温情”“专业+老练”……全市法院、17个联动单位、165名“便衣法官”2017年共同交出了这样一份成绩单:柳州市法院共受理家事案件5860件,审结4836件,其中调解、撤诉3236件,调撤率达66.91%。
“我们还将探索‘大数据+’审判模式,搭建统一的数据信息共享平台,让家事案件多元调处服务更方便、快捷、专业。”柳州中院副院长闭文军表示。

2016年5月,广西壮族自治区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为广西唯一一家全国家事审判改革试点中级法院,带领柳北、柳江、柳城等3个自治区级试点基层法院,走上了家事审判改革探索之路。组建专业审判机构、健全审判机制、构建多元化解体系、引入信息科技、孕育涵养家文化……通过积极试点,取得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改革经验,并于2017年3月在柳州全市两级法院全面铺开。经过两年多的辛勤耕耘,柳州法院获评“全国法院家事审判工作先进集体”。家事审判改革“柳州模式”的成功路径也引起了记者的关注,记者日前对此进行了深入了解。
集中管辖:从“改头换面”到“内外兼修”
嫩黄色墙面上点缀着花草图案,米黄色沙发旁摆放着翠绿的盆栽,要不是茶几上摆放的“丈夫”“妻子”“委托代理人”等桌签,墙上的国徽和“家事法庭”几个大字提醒,记者还以为这是一个家。
不单是客厅式的审判庭,悬挂“家和万事兴”的调解室、活泼有趣的儿童观察室、释放疏导情感的“心灵港湾”、用于庭前调查和休息的“安逸阁”、为受家暴人员提供的临时庇护室、“家”文化主题墙……让人处处都感受到家一般的温馨舒适,这是记者走进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审理中心的初步印象。2016年6月,本着“先试先行”的改革精神,柳州中院以扁平化管理方式,率先建立了广西首个集中“立、调、审、执”市辖城区一审家事少年案件的综合一体化专业审判机构——柳州家少中心,由柳北区人民法院组织运行。
“集中管辖使得审判资源进一步集中,化解了人案配比矛盾、案件类型疑难复杂、各项制度执行不到位的窘境,让家事审判法官更专心地处理家事案件。这是柳州市两级法院党组经过审慎思考和探讨后认为可行且必行之路。”柳州中院副院长闭文军介绍。
专门机构的启动,带动了专业队伍的完备。11个家事法庭、6个家事巡回法庭、40名家事法官、78名司法辅助人员,组成了规范化的家事审判团队,致力于提供更细致的家事审判服务。去年10月,在郝女士诉黎先生离婚一案的庭审中,情绪激动的郝女士和黎先生各执一词。承办法官赵旭遂提出了3个月离婚冷静期建议,得到双方同意。适用离婚冷静期制度,不代表法院将离婚案件搁置不理。相反,经过长达一个多月的委托社区调查、实施心理疏导、循序渐进调解等工作,夫妻俩学会了用理智和温情去解决问题,而不是轻言放弃婚姻和家庭。双方最终以和好为由撤诉。
细致的工作源于细致的方法。柳州中院在审判实践中不断总结创新,出台了《家事案件办案手册》。该手册包含15项工作规程及14份功能文书样式,是广西法院首套家事案件工作规程。手册中对家事案件立案、审理、调解、联动等工作进行了明确规定,并为离婚、监护、抚养赡养、探视权等不同类型案件独创了审判规程指引。
“程序机制的建立,解决了以往两级法院家事案件裁判尺度不统一的问题,亦提升了家事案件裁判结果的权威性及法院的公信力。同时,家事法官在案件审理中依照规范指引能及时高效地审结案件,极大地提高了办案效率。”该手册的牵头编撰者、柳州中院民一庭庭长宁冰对记者介绍。
试点改革至今,柳州市两级法院共受理家事案件10022件,审结8742件,结案率为87.22%;其中调解3782件、撤诉1774件,调撤率为63.56%,较改革前年均结案率提升约3%,调撤率提升近5%。
携手联动:从“单打独斗”到“多方助力”
“经历了才发现,家事案件受理前后,会有这么多人员和部门共同参与!”近日,获得女儿抚养权的乔先生在拿到判决书后喜笑颜开。
今年7月,乔先生向柳城县人民法院诉请变更女儿的抚养权。立案后,相继有司法局派驻的律师为其提供法律咨询;社区网格员介入案件,进行家访调查;调解员参与法官组织的纠纷化解;心理疏导员为双方当事人及孩子作情感疏导和心理评估……在家事审判改革之前,这些工作多是由法官“一力承担”,然而,法官耗费了很多精力,办理效果却“事倍功半”。为此,在柳州市委政法委牵头下,柳州法院在家事审判改革之初,就相继与妇联、公安局、司法局、民政局等17家单位就协调解决家事纠纷问题达成同盟,细化了15项合作实施意见。
2017年11月,柳州法院率先在广西统一确立了“家事调解员”“家事调查员”“心理疏导员”的身份,由联动单位推荐的255名家事调解员、136名家事调查员、57名心理疏导员,持证受聘加入“柳州家事审判大军”。同年12月,广西首家“家事纠纷及未成年人案件联动调处中心”在柳州家少中心挂牌成立。柳江、柳城、鹿寨、融安、融水、三江等法院同时设立了联动调处工作站。
柳州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市综治办主任欧顺红表示,“制度、人员、平台的整合构建、完善优化,标志着‘专业+联动’的家事纠纷多元化解工作体系已日趋成熟。”“一个中心、两级多点”聚合的司法力量、行政力量与社会力量,有效弥补了柳州法院在妥善化解纠纷上的空白点和薄弱环节。对此,家事调解员谢立军力证:“家事法律法规适用方面,法官无疑是专业的;而在情感纠葛的梳理上,我们的社会阅历、教育及工作背景、技能也是法院需要的。到当事人家里串串门、唠唠家常,双方的矛盾有多深,症结在哪里,了解得一清二楚后,与法官‘里应外合’,能更有针对性地开展调解。”
目前,柳州法院已形成司法援助有律协、情感疏导有妇联、防止家暴有公安、庇护救助有民政、纠纷协调有“三员”的工作格局。2000余次的法律咨询服务、500余人次心理评估和情感疏导、80余次家事调查、92份人身安全保护令、18次临时庇护……为快速准确化解家事矛盾纠纷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
科技提速:从“群众跑腿”到“数据跑路”
“您起诉离婚的预立案申请表及相关材料,已在网上收到,鹿寨县人民法院将会及时为您办理。”今年6月11日,李女士在10分钟内快速办理了离婚案件网上预约立案申请。在鹿寨县法院立案法官覃宇的电话指导下,李女士通过微信公众号搜索、登录“鹿法前线”,依次点击“微公众服务”“微信预约立案”,完成身份验证,输入相关信息,并完成了诉状等材料的上传。
2017年5月,鹿寨县法院自主研发成功的“微法院”移动互联业务平台正式上线,“微法院”不仅提供微信预约立案服务,该平台的“微家事”板块还可为当事人办理家暴投诉、纠纷调解、妇女儿童维权、老年人权益保护等所需业务。
“这些互动型业务,全部延伸到手机移动终端,法官和当事人可以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实现实时跟进、及时沟通、快速处理。”鹿寨县法院院长赵波说。
“指尖上的家事司法服务”是柳州法院以“互联网+”科技为家事改革提高效率所作的成功实践。“72小时内”则是柳州市家事少年案件综合网创造的又一个速度与效率的数字化飞跃。该网站集“申请人保令”“网上预立案”“案件信息查询”司法功能于一体,可做到当事人的网上申请在“72小时内”得到处理反馈。柳州家少中心分管领导、柳北区法院副院长吴媚媚向记者介绍,正在研发的申请“家事调查”和心理咨询、预约“诉前调解”等司法辅助功能,将使家事审判在便民性服务应用层面再上一个新台阶。
不与前夫、法官、调解员见面,就能开始调解工作,这是正在打抚养权官司的陈女士之前无法想象的,而柳城县法院与县妇联、司法局共建的“家事纠纷网络联动调解平台”刷新了她对家事审判科技的便民性认知。调解过程中,法官、调解员、当事人三方以法院家事视频调解中心终端设备为基点,与司法局、妇联等部门分端,当事人移动端相连接,便达到“点对点”或“点对多”快审速调的目的。
“让数据多‘跑路’,让群众少跑腿、不跑腿,既节约了司法成本,又降低了当事人诉累,这样的家事审判改革才是深入人心!”《广西法治日报》记者赖隽群这样评价。
关注发展:从“案结事了”到“事了人和”
今年8月23日,柳州中院对鱼峰区雒容镇男子韦某当着亲生儿子的面持刀残忍杀害妻子一案作出一审判决,认定韦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案件宣判后,承办法官刘仁慧领着韦某的儿子小韦来到家事法庭,与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国家三级婚姻家庭咨询师唐玉芳“聊聊天”。
案发时,小韦年仅17岁,在目睹父亲杀死母亲后,内心对父亲韦某怨恨极深。为减轻案件对小韦的心灵创伤,让其今后能阳光地生活、健康地处理家庭和情感问题,刘仁慧特别邀请唐玉芳一起对小韦进行心理疏导。
“每一起家事纠纷都会对孩子造成伤害,可能会改变他们的生活轨迹,甚至影响他们一生。如何最大限度地降低对未成年子女造成的伤害,是法院妥善处理案件后应该要面对的现实问题。”唐玉芳指出。
今年7月5日,柳州家少中心法官黄焕玲整理建立了柳州首份未成年人成长档案。记者翻阅档案发现,通过定期回访家庭、学校、社区,孩子在父母离异后的近况、孩子对父母离异的认知变化、孩子在学校的表现、双方探视孩子的方式,以及双方在探视孩子时有无出现问题等具体情况,被法官一一记录在档案中。柳州市两级法院现已为230名未成年人建立了家事案件判后成长档案。
“经历过家庭纠纷的孩子,比普通的孩子更期待‘有人管’,希望‘有人爱’。完善家事案件判后回访机制,建立未成年人成长档案,是法院及联动单位的应有选择和必然之举。”柳北区法院院长覃舸深有感触地说,“通过法院、法官持续的关爱和指引,帮助未成年人维系‘家’的感觉、感受‘家’的温暖,疏解家事案件给未成年人带来的影响,这对一个孩子的成长来说,具有更深远的意义。”
从注重一件案件的完结,到注重一个孩子的成长、一个家庭的未来,这样的转变还渗透在每一个家事审判场所的设置中、每一次法制宣讲教育中、每一场特色法治活动中……今年3月9日,柳州中院、柳北区法院与柳州市教育局、关工委和中小院校联手打造的柳州市青少年法治教育示范基地在家少中心揭牌启用。
以基地为平台,每月2次的“家长学校”“家长学堂”在这里开办,以案为例宣讲家风美德,倡导和谐、文明、幸福的家庭关系。近期的活动中,柳州法院自编自导的微电影《爱的选择》《阿卓回家》《宜家宜室》《荒港》成为孩子、家长和老师们最喜爱的节目。
柳州家事审判改革的不只是审、调、判等环节,民众的法治观念、“家和”理念也在随着改革的深入推进不断提高,这才是改革成功更深层次的体现。
“以家为根、以法为本,一个中心、两级多点”的家事审判改革“柳州模式”,为全国试点工作提交一份满意的答卷,并在“全国部分法院家事审判方式和工作机制改革工作推进会”上得到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杜万华的充分肯定——“柳州家事审判改革模式值得继续作有益的探索!”
在妥善化解婚姻家庭纠纷,积极服务和保障家庭文明建设,维护家庭和谐和社会稳定的道路上,柳州市两级法院将继续肩负开拓者的重任,砥砺前行!

“我们还将探索‘大数据+’审判模式,搭建统一的数据信息共享平台,让家事案件多元调处服务更方便、快捷、专业。”柳州中院副院长闭文军表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