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门新浦京下载app网络查控 网络直播 网络拍卖“互联网+”为广东执行增添新动能

网络查控 网络直播
网络拍卖“互联网+”为广东执行增添新动能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7-17
09:00:26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受众面广无死角、便捷快速、参与互动性强,近年来,广东法院充分运用互联网技术优势,乘势而上、顺势而为,‘互联网+执行’成为执行攻坚克难的一把金钥匙。”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胡志超告诉记者。从登门临柜到在线查控,从媒体曝光到互联网直播、适时精准弹窗,从传统拍卖到网络拍卖……在执行联动机制日趋完善的广东,互联网为执行工作带来的是工作格局的变革和新动能的持续叠加。
7月的岭南烈日炎炎,记者走进广东法院,切身感受到了广东法院依托互联网技术巧设战场、积聚力量,推动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向前的生动实践。
2017年,广东法院结案62.1万件,居全国首位,同比增长42.97%。今年1月至6月,结案25万余件,同比增长29.9%。
信息互联 织密执行查控“天罗地网”
去年6月1日,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王显荣通过网络查询到被执行人于某的银行存款后,立即奔赴大连的银行网点进行现场冻结、扣划,历时20天。
今年5月7日,在查询到被执行人蓝某的银行存款后,王显荣随即通过珠海法院司法查控系统V3.0直接扣划。
“先前,通过‘总对总’系统只能查询和冻结,冻结满15天后才能去银行网点扣划存款,少则需十几天,多则二十几天;现在通过我们这个系统,市内可以即时扣划,几分钟就能办妥。”王显荣说。
从二十几天到几分钟,广东法院执行查控驶入了信息化的快车道。摆脱了“专人送案到相关部门、专人回收查询结果”的传统查询模式,实现了全国大多数银行的线上查询、冻结和扣划。“珠海中院的司法查控系统V3.0还实现了对本地房地产网上查询、查封、解封和过户。”王显荣告诉记者。
同时,随着执行联动机制的不断推进,一张由“法院、公安、工商、社保、银行、不动产中心等”多方联动、信息共通、资源共享的执行网越织越密,让失信被执行人成为“瓮中之鳖”。
4月8日14时44分,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人民法庭执行法官朱耀明收到一条来自东莞市公安局的信息:“临控人员周某于201804081437入住xxx酒店,入住房号:8711,地址:xxx。”
下午5时,周某已被公安局带回派出所,朱耀明随即前往将其带回法庭。当晚,周某就还了钱。
数据多跑路,执行不绕路。
今年,广东法院已完成网络执行查控财产信息平台与最高人民法院的“总对总”对接,实现了执行人员就地即时查控18类被执行人身份和财产信息,率先实现网上查控被执行人的不动产登记信息,累计协助省内外法院办理不动产查询请求30余万项。胡志超告诉记者。
另外,广东高院还联手省银监局,推动地方性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最高法院“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包括外资银行在内共有188家地方性银行业金融机构全部上线运行银行存款的网络查询和冻结、扣划功能。
海量围观、精准网曝 让失信被执行人无颜再藏
5月10日,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通过网络直播对先前屡次不配合法院执行工作的某村经联社负责人冯某采取强制措施过程,在线围观量高达161万。
第二天,禅城法院的执行法官就陆续收到了来自禅城镇街村居书记的电话,“法官,我们村还有多少个案子在法院?要怎么协助你们的执行工作?”之后几天,禅城部分镇街专门召开会议规范全镇村居协助执行工作。
这无疑是这场执行直播最好的“回礼”。跟踪当天执行直播的法官助理李允玲告诉记者,“利用直播受众广的优势,让失信被执行人的丑事传千里,既可震慑失信被执行人本人,也可达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记者看到,当天直播评论点赞连连,“大快人心。”“必须点赞!”“那些拒不执行的人真的要好好反省自己,这么多人来教育你,安心吗?”一场执行直播让“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传统美德又一次焕发新意,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释放出了最大正能量。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海量围观下的互联网舆论场,让互联网成为攻破失信被执行人心理防线的新战场,而网络精准曝光则利用在“朋友圈”“熟人圈”的传播效能,让失信被执行人苦不堪言,无颜再藏。
“黄法官,我已经还钱给罗某了,请把我从今日头条失信被执行人弹窗里面撤下来吧,太丢人了!”2月的最后一天,躲藏了14年的吴某终于扛不住舆论的压力,主动前来履行。
这是今年连南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引入今日头条弹窗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的项目后执结的一个案件,通过精准定位失信被执行人住址周边5公里范围弹窗推送其失信信息。
还完钱后吴某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担心哪个亲戚朋友哪天突然看到我是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又打电话问我了!网上那些网友骂的真心难听啊!”
人要脸树要皮,精准曝光实现了“打蛇打七寸”的效果。
山区网络曝光为什么同样也能奏效?连南法院执行局局长黄保长给出了自己的见解,“虽说连南是山区,但在信息网络时代,手机、网络均已普及,手机弹窗人人可见!”
精准弹窗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直播抓失信被执行人,上线失信电话彩铃和短信,电视、微博、官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曝光,通过互联网宣传、公交车流动曝光台、LED大屏滚动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等曝光举措……广东法院充分发挥互联网优势,多形式宣传执行工作,全方位曝光失信被执行人,调动全社会力量,迫使失信被执行人主动现身、自动履行,积极营造“诚信守法为荣、失信处处受限”的舆论环境,引导公众正确认识执行难和“执行不能”,在全社会形成理解、支持、协助执行工作的共识,让更多人民群众对“基本解决执行难”更有信心。2017年,广东法院通过公开曝光、限制高消费等措施促使6.63万名失信被执行人履行法院判决。
司法网拍 众人接棒执行财产变现“最后一公里”
互联网围观效应为广东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不断积聚新的动力,在司法网拍上表现更为抢眼。
广东司法网拍甚至走出了“国门”。
去年12月,历经三年六次线下拍卖流拍后,翡翠国际货运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破产案中的3架飞机全部网拍成功,溢价率达48.94%,从开始网拍到成交用时3个月。
“很火爆。”深圳中院经办此次网拍的破产审判法官王芳用3个字形容了当时的情形,虽然仅有2家公司竞拍,顺丰和以色列的ACE,但双方历经五十多轮竞价后才分出胜负,在线围观量共达97万多人次。
外国公司是如何获知此次网拍消息的?王芳从ACE负责人口中得知他们是从国外的电视媒体看到的。
为什么6次线下拍卖会失败?“受众面窄、竞拍流程复杂、评估机构不专业、整体经济大环境等原因都有可能导致。”王芳说。
谈到网拍的优势,王芳用5个“更”高度概括:传播更广、更便利、更透明、费用更低、溢价率更高。
业界认为,深圳中院成功网拍3架大飞机已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也是广东司法网拍广受关注的一个缩影。此事件大大提升了公众对司法网拍认知的高度,为广东司法网拍注入了新动能。
记者看到,司法网拍拍品琳琅满目,大多是大众日常所需的东西,比如房产、汽车、手机等。
深圳的王先生前不久“淘”了一套房产,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司法网拍。“竞价成功的时候很激动,比同等地段同等条件二手房便宜,后来申请执行人还打电话过来感谢我了,感觉自己买到了房又为法院执行出了一份力,还帮了申请执行人,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随着互联网的运用和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司法网拍的“二手市场”当中来,接棒执行财产变现“最后一公里”。
2017年,广东法院网络司法拍卖火热增长态势明显:全年成交金额378亿元,同比增长2.5倍。今年上半年,全省共拍卖标的物数量2万件,拍卖成交金额261亿元,溢价率达43%。
开展“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以来,广东各地法院探索提升网拍质效的创新举措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东莞第一法院与京东集团签订“互联网+”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珠海中院通过网上询价确定拍卖底价、深圳中院设置速拍合议庭……这些举措提高了网拍效率和成功率,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当事人的利益。
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智”引未来。运用互联网打造智慧执行、指尖执行,成为广东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新思路,也成为积聚全社会力量探索更好更广执行的新路径。

“受众面广无死角、便捷快速、参与互动性强,近年来,广东法院充分运用互联网技术优势,乘势而上、顺势而为,‘互联网+执行’成为执行攻坚克难的一把金钥匙。”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胡志超告诉记者。从登门临柜到在线查控,从媒体曝光到互联网直播、适时精准弹窗,从传统拍卖到网络拍卖……在执行联动机制日趋完善的广东,互联网为执行工作带来的是工作格局的变革和新动能的持续叠加。
7月的岭南烈日炎炎,记者走进广东法院,切身感受到了广东法院依托互联网技术巧设战场、积聚力量,推动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向前的生动实践。
2017年,广东法院结案62.1万件,居全国首位,同比增长42.97%。今年1月至6月,结案25万余件,同比增长29.9%。
信息互联织密执行查控“天罗地网”
去年6月1日,珠海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法官王显荣通过网络查询到被执行人于某的银行存款后,立即奔赴大连的银行网点进行现场冻结、扣划,历时20天。
今年5月7日,在查询到被执行人蓝某的银行存款后,王显荣随即通过珠海法院司法查控系统V3.0直接扣划。
“先前,通过‘总对总’系统只能查询和冻结,冻结满15天后才能去银行网点扣划存款,少则需十几天,多则二十几天;现在通过我们这个系统,市内可以即时扣划,几分钟就能办妥。”王显荣说。
从二十几天到几分钟,广东法院执行查控驶入了信息化的快车道。摆脱了“专人送案到相关部门、专人回收查询结果”的传统查询模式,实现了全国大多数银行的线上查询、冻结和扣划。“珠海中院的司法查控系统V3.0还实现了对本地房地产网上查询、查封、解封和过户。”王显荣告诉记者。
同时,随着执行联动机制的不断推进,一张由“法院、公安、工商、社保、银行、不动产中心等”多方联动、信息共通、资源共享的执行网越织越密,让失信被执行人成为“瓮中之鳖”。
4月8日14时44分,东莞市第三人民法院常平人民法庭执行法官朱耀明收到一条来自东莞市公安局的信息:“临控人员周某于201804081437入住xxx酒店,入住房号:8711,地址:xxx。”
下午5时,周某已被公安局带回派出所,朱耀明随即前往将其带回法庭。当晚,周某就还了钱。
数据多跑路,执行不绕路。
今年,广东法院已完成网络执行查控财产信息平台与最高人民法院的“总对总”对接,实现了执行人员就地即时查控18类被执行人身份和财产信息,率先实现网上查控被执行人的不动产登记信息,累计协助省内外法院办理不动产查询请求30余万项。胡志超告诉记者。
另外,广东高院还联手省银监局,推动地方性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最高法院“总对总”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包括外资银行在内共有188家地方性银行业金融机构全部上线运行银行存款的网络查询和冻结、扣划功能。
海量围观、精准网曝让失信被执行人无颜再藏
5月10日,佛山市禅城区人民法院通过网络直播对先前屡次不配合法院执行工作的某村经联社负责人冯某采取强制措施过程,在线围观量高达161万。
第二天,禅城法院的执行法官就陆续收到了来自禅城镇街村居书记的电话,“法官,我们村还有多少个案子在法院?要怎么协助你们的执行工作?”之后几天,禅城部分镇街专门召开会议规范全镇村居协助执行工作。
这无疑是这场执行直播最好的“回礼”。跟踪当天执行直播的法官助理李允玲告诉记者,“利用直播受众广的优势,让失信被执行人的丑事传千里,既可震慑失信被执行人本人,也可达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记者看到,当天直播评论点赞连连,“大快人心。”“必须点赞!”“那些拒不执行的人真的要好好反省自己,这么多人来教育你,安心吗?”一场执行直播让“守信光荣,失信可耻”的传统美德又一次焕发新意,互联网这个最大变量释放出了最大正能量。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海量围观下的互联网舆论场,让互联网成为攻破失信被执行人心理防线的新战场,而网络精准曝光则利用在“朋友圈”“熟人圈”的传播效能,让失信被执行人苦不堪言,无颜再藏。
“黄法官,我已经还钱给罗某了,请把我从今日头条失信被执行人弹窗里面撤下来吧,太丢人了!”2月的最后一天,躲藏了14年的吴某终于扛不住舆论的压力,主动前来履行。
这是今年连南瑶族自治县人民法院引入今日头条弹窗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的项目后执结的一个案件,通过精准定位失信被执行人住址周边5公里范围弹窗推送其失信信息。
还完钱后吴某松了一口气,“终于不用再担心哪个亲戚朋友哪天突然看到我是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又打电话问我了!网上那些网友骂的真心难听啊!”
人要脸树要皮,精准曝光实现了“打蛇打七寸”的效果。
山区网络曝光为什么同样也能奏效?连南法院执行局局长黄保长给出了自己的见解,“虽说连南是山区,但在信息网络时代,手机、网络均已普及,手机弹窗人人可见!”
精准弹窗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直播抓失信被执行人,上线失信电话彩铃和短信,电视、微博、官网、官方微信公众号曝光,通过互联网宣传、公交车流动曝光台、LED大屏滚动曝光失信被执行人等曝光举措……广东法院充分发挥互联网优势,多形式宣传执行工作,全方位曝光失信被执行人,调动全社会力量,迫使失信被执行人主动现身、自动履行,积极营造“诚信守法为荣、失信处处受限”的舆论环境,引导公众正确认识执行难和“执行不能”,在全社会形成理解、支持、协助执行工作的共识,让更多人民群众对“基本解决执行难”更有信心。2017年,广东法院通过公开曝光、限制高消费等措施促使6.63万名失信被执行人履行法院判决。
司法网拍众人接棒执行财产变现“最后一公里”
互联网围观效应为广东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不断积聚新的动力,在司法网拍上表现更为抢眼。
广东司法网拍甚至走出了“国门”。
去年12月,历经三年六次线下拍卖流拍后,翡翠国际货运航空有限责任公司破产案中的3架飞机全部网拍成功,溢价率达48.94%,从开始网拍到成交用时3个月。
“很火爆。”深圳中院经办此次网拍的破产审判法官王芳用3个字形容了当时的情形,虽然仅有2家公司竞拍,顺丰和以色列的ACE,但双方历经五十多轮竞价后才分出胜负,在线围观量共达97万多人次。
外国公司是如何获知此次网拍消息的?王芳从ACE负责人口中得知他们是从国外的电视媒体看到的。
为什么6次线下拍卖会失败?“受众面窄、竞拍流程复杂、评估机构不专业、整体经济大环境等原因都有可能导致。”王芳说。
谈到网拍的优势,王芳用5个“更”高度概括:传播更广、更便利、更透明、费用更低、溢价率更高。
业界认为,深圳中院成功网拍3架大飞机已成为一个标志性事件,也是广东司法网拍广受关注的一个缩影。此事件大大提升了公众对司法网拍认知的高度,为广东司法网拍注入了新动能。
记者看到,司法网拍拍品琳琅满目,大多是大众日常所需的东西,比如房产、汽车、手机等。
深圳的王先生前不久“淘”了一套房产,这是他第一次参加司法网拍。“竞价成功的时候很激动,比同等地段同等条件二手房便宜,后来申请执行人还打电话过来感谢我了,感觉自己买到了房又为法院执行出了一份力,还帮了申请执行人,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了!”
随着互联网的运用和传播,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司法网拍的“二手市场”当中来,接棒执行财产变现“最后一公里”。
2017年,广东法院网络司法拍卖火热增长态势明显:全年成交金额378亿元,同比增长2.5倍。今年上半年,全省共拍卖标的物数量2万件,拍卖成交金额261亿元,溢价率达43%。
开展“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以来,广东各地法院探索提升网拍质效的创新举措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东莞第一法院与京东集团签订“互联网+”战略合作框架协议、珠海中院通过网上询价确定拍卖底价、深圳中院设置速拍合议庭……这些举措提高了网拍效率和成功率,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当事人的利益。
互联网技术日新月异,“智”引未来。运用互联网打造智慧执行、指尖执行,成为广东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新思路,也成为积聚全社会力量探索更好更广执行的新路径。

为全力推进执行信息化建设转型升级,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以“互联网+”思维为指导,构筑执行工作“智慧内核”,在财产查控、案件办理监管、执行公开、区域协作、财产处置等方面,借助信息化手段实行精细化管理,全力形成信息化执行新常态。
拓展网络财产查控深度广度。该院依托最高法院全国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推进全国范围内通过网络查询、冻结、扣划银行存款措施的运用;依托市高级法院执行办案系统,加强对被执行人全市范围内财产状况的查询;通过不断强化办案人员的操作使用培训,进一步扩展网络查控被执行人财产的深度和广度。目前该院执行干警上网熟练操作率在95%以上,今年截至8月20日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查询到车辆登记信息66个、房屋登记信息1478个、银行账户信息1699个、户籍信息365个,共涉及16905名被执行人;合计查询存款金额29.6亿元,实际冻结款项23.68亿元,扣划款项17.76亿元。
规范网上办案、管案流程。该院建立OA无纸化执行办案审批、事务审批系统,使涉及到委托评估审批、异地执行案件审批、限制出境审批、司法网拍审批等11项办案审批业务在网上即可完成操作,极大提高了办案效率。深入推进案款发还电子节点控制系统建设,通过信息化手段设置发还节点提醒、发还时间、不能如期发还审批等功能,并利用案款管理系统查询、跟踪、督办案款发还情况,形成案款信息化管理新机制。
深化新媒体环境下执行公开力度。该院在新浪官方微博@北京三中院及法官个人实名微博推出失信被执行人微博曝光台,自开通以来共公开曝光“老赖”被执行人25人,有8件案件因被曝光而获取执行线索,案件顺利执行。该院进一步丰富执行公开的内容和载体,通过官微直播一起承揽合同执行复议案件的听证全过程,逾万网友点击阅读,成功实现对听证会的现场直播,有效实践了执行公开。
推进信息化远程跨区协作。该院与深圳中院签订《跨区域执行协作协议》,在办理5件深圳中院委托的执行案件基础上,借助信息化手段,积极探索跨区域执行查控信息的共享联动,推动建立区域执行协同网络。按照中央及市委关于推动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的部署要求,在市高级法院指导下及时制定三中院《京津冀执行事项委托运行及操作规范实施细则》,为京津冀协同发展提供有力司法保障。
创新网络财产处置模式。在扎实做好准备工作、顺利实施首次网拍的基础上,该院策划推出小型动产专场拍卖会,探索引入大额不动产网拍贷款,建立网拍标的预约平台等机制,进一步做实做细司法网拍。至今已经通过淘宝司法网拍平台拍卖21件标的物,成交金额总额为1101.6814万元,平均溢价率为577.67%,成交率为94.4%,为当事人节省佣金22万余元;竞拍最激烈的拍品有1309人报名竞拍,出价1076次,延时达133次,取得了“受众广、零佣金、溢价高、效率升”的良好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