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严选严管严控严要求 实现员额动态管控良性运转

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严选严管严控严要求
实现员额动态管控良性运转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07-18
10:05:54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根据中央部署,在广东省委领导和最高人民法院的指导下,广东法院严格遵循顶层设计要求,充分发挥党委的政治把关、组织部门的政策把关和各级法院党组的用人把关作用,将法官管理和干部管理相结合,积极稳妥推进法官员额制改革。全省法院已遴选入额法官7246名,法官人数由占中央政法编61%降至35%,全部配置在审判岗位,法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和工资制度改革等配套措施全部落实,员额管理调整、考核、退出等长效机制逐步完善,法官队伍的正规化、专业化、职业化水平有了明显提高。
严格“以案定额”,实现人案匹配
广东是全国案件大省,政法专项编制数较少、地区发展不平衡等突出问题长期存在。在员额分配上,不搞员额比例“一刀切”,而是在全省法院核定的员额总数内,分类核算不同地区、不同审级法院刑事、民事、行政等法官办案基数,以此作为核定法官员额的主要依据,兼顾考虑地域等其他因素,最终确定各地区的法官员额。办案任务重的广州、深圳、佛山、中山、东莞等珠三角5市的案件总量占全省65%,法官配备超过编制总数的50%;案件量相对较少的粤东西北地区8个地市,法官员额比例按不高于30%配备。“以案定额、全省统筹”的员额分配方法使各地区员额数与案件量基本匹配,符合广东法院实际。
严格标准程序,遴选优秀人才
广东法官员额制改革实行全省“六统一”:统一部署推进、统一选任标准、统一选任程序、统一组织笔试、统一专业评审、统一研究决定,确保将政治素质过硬、业务水平较高、司法经验丰富、能独立办案和承担审判责任的优秀人才遴选入额。
包括各级法院副院长在内的领导干部,与普通法官按照统一标准和程序参加遴选;原办案骨干调入非办案部门5年以上的,需回到办案岗位参与办案满1年方可入额;对非审判部门符合条件的人选,要在调整至办案岗位后方可确认入额。对不符合遴选条件、长期不在办案岗位工作、办案能力不能胜任入额法官要求或因违纪严重损害司法公信力的,一律不予入额。综合行政部门入额人员未按要求调整岗位的,不得享受法官职级、工资、绩效奖金等法官职业保障待遇,全省468名入额法官调整至一线办案岗位,1105名院庭长和1531名审判员因不符合条件、岗位等要求未入额,3人因违纪没有入额。
为进一步拓宽法官选任渠道,广东法院率先探索了两项改革:一是首次在全省基层法院开展从法官助理中遴选初任法官,共从416名报名者中差额遴选产生197名初任法官人选;二是首次从广州、深圳等法院拿出6个四级高级法官或一级法官职位,面向律师和法学专家等进行公开选拔,共有30人报名,最后遴选出6名优秀法官人选。
严格领导办案,突出示范引领
明确各级法院院庭领导办案的数量要求,各级法院院领导和审委会专职委员可编入审判团队,庭领导均编入固定合议庭并担任审判长,为院庭长配备必要的法官助理和书记员,辅助院庭长办案。院庭长重点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新类型和在法律适用方面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案件,办案的同时注重总结审判经验、统一裁判尺度,将示范引领作用落到实处。2016年,全省法院入额院庭长共办结各类案件48.9万件,同比上升30.2%;2017年前10个月,共办结各类案件36.6万件,占法官办结案件总量的38.1%,同比上升25.3%。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副院长均担任审判长直接参与重大案件审理,取得良好社会效果。
严格团队组建,落实司法责任
全省法院以入额法官为核心组建团队4934个。基层法院多组建集中审理简单案件的独任制审判团队,中级以上法院主要组建合议制审判团队,部分法院还探索组建专门办理某类案件的专业型审判团队。审判团队中的法官助理、书记员按与入额法官数1∶1∶1的比例实行全省总量控制,根据各地案件量、财力水平等进行调配,编制内人员不足的以劳动合同制人员补充,并推动省有关部门联合出台《广东省劳动合同制司法辅助人员管理暂行规定》《广东省法院检察院系统劳动合同制司法辅助人员配备管理办法》,从省级层面规范劳动合同制司法辅助人员的配备数量、招聘管理、培训考核、薪酬待遇、经费保障等问题。
全省法院共配备了9350名劳动合同制司法辅助人员,经费保障标准按不低于当地同级公务员的70%执行。出台落实司法责任制的实施意见及20余项配套制度,明确院庭长、审判长及各类人员职责权限,形成了权责明晰、权责统一、监督到位的新型审判权运行体系,入额法官办案量以20%左右的比例逐年提高,广州、深圳、佛山、东莞等市基层法院独任制审判团队年均结案超过300件。
严格履职保障,兑现改革红利
按照中央改革要求,顺利完成对全省法官的职务套改和入额法官单独职务序列等级的确定,5769名符合条件的入额法官等级得到晋升,珠海、惠州、清远、韶关、汕尾、云浮、江门、梅州、佛山、河源、肇庆等11个地市完成了管理权限内法官等级的择优选升工作。省委组织部确定了专门法院、副省级市所属区法院和开发区法院法官单独职务序列等级设置和择优选升等级比例,全省法院一级高级、二级高级法官的择优选升流程等,已明确选升工作将在省委组织部指导下全面试行。2016年12月前,全省法院各类人员新的工资待遇在全国率先落实。严格执行关于防止法院外部干预办案和内部人员过问案件的相关规定,干预和过问案件现象得到有效遏制,全省法院5名干警因违规过问案件受到纪律处分和组织处理。
严格规范管理,构建长效机制
着力构建员额动态调整、绩效考核和退出管理三项规范机制。在员额动态调整上,全省预留10%的法官员额数进行统筹调配,市县法院也可在初次核定员额比例10%内,经广东高院同意后进行适当调整。广东高院出台全省性指导意见,对法官落实司法责任制要求以及办案数量、办案质量、办案效率、办案效果、职业素养和纪律作风等情况进行考核。制定《广东法院员额法官岗位配置和员额调整管理暂行办法》,将员额退出与干部管理、绩效考核和违法审判责任追究等工作挂钩,及时将因退休、辞职、辞退、开除、调离本单位或审判执行岗位、绩效考核不合格、违法违纪等原因不符合入额的人员退出员额。目前,全省法院共有277名入额法官退出员额,其中因个人能力不够、身体健康等原因的31人,轮岗到院内行政部门的31人,违法违纪的9人,退休、调离法院系统的206人。
经过改革,一是法官队伍素质明显提升。全省法院遴选确认的7246名入额法官中,绝大部分是长期在审判一线参加办案的优秀庭长和审判员,1435名为在审判一线表现突出的优秀助审员;45岁以下的4302人,占比59.4%;全部为本科以上学历;具有10年以上法律工作经历的占80.4%。二是人员结构更加合理。全省法院中央政法编人员中,入额法官占35%,审判辅助人员占51%,司法行政人员占14%,实现了法官比例合理、一线法官增加、辅助人员增加、办案力量增加的目标。三是审判质效稳定向好。审判资源配置更加合理,审判一线力量增加17.3%。2017年前10个月,全省法院入额法官共办结案件96万件,同比增长25.9%;人均办结143.6件,同比增长25.9%。四是保障机制更加完备。法官办案主体地位和责任制得到有效落实,直接由法官、合议庭裁判的案件比例达90%以上;法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和工资制度改革全面落地,职级晋升的天花板被打破;法院内外干预过问案件的现象得到有效遏制;法官职业吸引力增强,出现了改革前调离的法官要求调回法院的现象。

8月1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杭州召开全省法院司法体制改革暨十九大维稳安保工作推进会,要求全省法院按照中央、省委和最高人民法院的部署,积极谋划,扎实推进,抓紧工作,按时保质完成司法体制改革任务。
据介绍,浙江三级法院已完成首批员额法官遴选,共遴选员额法官4000名。通过实施员额制,法官队伍在学历层次、审判经验、年龄结构上均有显著优化。同时,浙江高院在全国法院率先建立了司法雇员制度,会同省编办、省委组织部等五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全省法院司法雇员队伍建设的意见》后,又与省编办、省财政厅制定下发了《关于市县法院司法雇员配备标准》,完成了首批1845名司法雇员的招考工作,极大充实了办案力量。
另外,全省法院共组建新型审判团队2731个,突出法官主体地位,全面运行新的审判权力机制;积极改革裁判文书签发机制,取消案件审批;出台院庭长办案规定,明确院庭长办案指标,要求带头办理疑难复杂案件。今年1至6月,全省法院入额的院庭长共办结案件18.5万件,占员额法官结案总数的56.6%。同时,浙江高院完善审判监督管理机制,出台《关于院长庭长审判管理监督职责的规定》,明确了院庭长审判监督管理权力清单;开发“全省法院过问案件信息专库”数据库,对干预、过问案件的行为,做到全程留痕,永久存储,有据可查。
会上,浙江高院还要求切实加强维稳安保和执法办案工作,为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营造安全稳定的社会环境。

  中国青年报01月22日06版讯“在司改来临之前,我幸运地搭上法官末班车。”广东省惠州市龙门县人民法院85后女法官卢青说,在她看来,司改对年轻一代的法官触动最大,未来的诸多不确定性,也给职业前景增添了忧虑。

  2014年11月,作为全国首批7个试点省市之一,广东正式启动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改革试点任务包括:完善司法责任制、完善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制度、健全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推动省以下地方法院检察院人财物统一管理,并确定了深圳、佛山、汕头、茂名4个地级市为试点城市。2016年1月,在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市进展顺利的基础上,广东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将该省178个单位纳入改革试点,占全省法院检察院总数的57%。据悉,广东省其余法院检察院今年也将适时全部启动试点。

澳门新浦京娱乐官方网站,  与此同时,根据中央确定的39%员额比例上限,广东法官检察官员额日前已核定:法官为7916名,检察官为6011名,并且在预留少量后已经分配到省、市两级法院、检察院。考虑到首批入额的法官检察官数量庞大,遴选工作将遵循分类分批的思路展开。

  “不属于一线办案部门,法官‘员额’会让我失去原有的法官身份,能否有足够的自愿选择权?”

  “需要竞争之时,我是否还具备法官所必需的素质?选择了法官,如果将来出现家庭与事业之间难以平衡的矛盾,是否具备足够强大的心理素质去面对?”

  “身边有同行离职,内心也动摇过,有种无助和彷徨;希望依靠自己的能力过上体面生活,而真实的情况是力不从心……”

  一连串的疑问,让卢青开始审视自己的职业选择。

以案定员化解“案多人少”难题

  每天早上打开电脑,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审限预警灯。紧接着,和书记员们开始忙碌起来。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法官李新程告诉记者,一天开三四个庭,写两三份判决书,截至去年11月已经结了400多件,可还有100多件存案,天天有新案。

  这只是珠三角地区“案多人少”的一个缩影。

  广东是经济大省,也是案件大省,且随着立案登记制改革和行政诉讼法修改,法院检察院案件量出现大幅增长,该省部分地区法院检察院“案多人少”的矛盾更加突出。自2011年起,广东的各级法院连续5年收案超百万。2002至2014年,12年间,该省法官增长仅为12.9%,而同期案件数增长了65.6%。

  “不足全国法院1/20的人力,办了全国法院1/11的案件。”广东省高院审管办主任陈润霖说,一线法官年人均办案超过120件,高出全国平均水平近一倍。珠三角地区广州、深圳、佛山、中山、东莞五市审理的案件数,则超过了全省总数的70%。基层法院一线法官人均办案超过250件,多的达400多件。

  2015年5月到12月,广东省各级法院收案57.87万件,同比增长22.4%;仅仅珠三角地区核心五市已达42.3万件,同比增长22.2%。在这种情况下,按照中央确定的39%员额比例上限,广东还要分流3000多名法官。

  广东地区间的差异性,造成珠三角“案多人少”,粤西“案少人少”,粤东“案少人多”,让传统审判模式难以为继。

  据了解,广东省委政法委一直在积极向中央有关部门反映实际困难,得到上级部门的重视和支持。实行“以案定员”,主要就是根据案件数分配法官、检察官员额数,解决人力资源与案件量不匹配、忙闲不均的问题。同时,通过优化司法权运行机制,突出司法办案主业,让大量优秀人才向办案一线回流,院长、庭长们亲自审理的案件大幅增加,司法人力资源使用效率得到提升。

“新型审判团队”

  早在2012年,深圳市福田区人民法院就大胆地探索团队式管理模式。经过几年的实践和不断地完善和创新,目前在福田法院已经有50个审判团队,其中有35个独任制的审判团队。

  记者了解到,新型审判团队按照两种模式管理:“1+2+3+4”合议制和“1+N”独任制。每个团队以办某类案件为主,兼办其他案件。审判长在团队发挥核心作用,精办少部分疑难复杂案件,一些年轻法官发挥“快枪手”作用,速审大部分简单案件。

  福田法院知识产权审判团队负责人魏巍告诉记者,之前自己担任审判庭的庭长,每年审批的案件超过1000宗。因为没有亲历庭审,所以对于审核的意见,没有十足的把握。可是现在不同,每宗案件都参加合议,参加庭审,对于案件的把握更精准了。对比改革前,结案数上升31.21%。

  法官检察官员额确定后,员额内的法官检察官将面临工作量倍增、办案压力过大的情况。这个问题将通过配备司法辅助人员来解决,配备不足的,根据有关规定招录,主要是素质优秀的法官助理、检察官助理和书记员,分担与办案相关的辅助性、事务性工作,让法官、检察官集中精力审理案件。“也就是说,做到判断性事项归法官检察官管,程序性事项归助理管,事务性事项归书记员管。”广东省委政法委有关负责人说。

  “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面对汹涌而来的案件,只有配备足额的司法辅助人员,培养优秀的法官助理队伍,才能让法官专心“审”与“判”,团队优势才能进一步激发。

  以惠州市惠城区人民法院为例,该院以全市两级法院1/7的人力承担了1/3的案件。2015年起,该法院在仲恺法庭试点审判方式改革,以法官为中心的“1+1+1”审判单元建设,明晰法官助理和书记员的职责划分,将审判辅助工作安排给法官助理和书记员负责,减少主审法官事务性工作的负担,以便法官更专注于对案件审理思路的梳理和法律关系的把握上,并可抽出更多的时间做好当事人的调解工作,从而达到“简案快处、难案精审”的效果。仲恺法庭6名办案法官,人均结案387.5件,最高的办案644件。

  “不仅减轻了庭长压力,而且大大提高了法官的办案积极性,同时也有效提高案件质效。”仲恺法庭庭长刘贵传说,过去每年2000余件案件的裁判文书都要由自己签发,现在实行审判权下放,三名审判长都承担起责任。

  据悉,各试点法院院长、庭长原则上不再签发未参加合议审理案件的裁判文书,个案监督权也予以明确;各试点检察院着力对检察长、检委会、主任检察官的职权进行梳理界定。

分流的3000多名法官去哪儿

  随着员额核定工作的完成和遴选工作的深入推进,司法人员分类管理改革正在逐步落地。怎样把最优秀的法官检察官选配到司法一线办案?法院领导该不该进入员额?入额的法官比现有法官少,案多人少的压力会不会加重?

  在向广东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21次会议作专题报告时,广东省高院院长郑鄂举了不少改革中遇到的窘境。从省法院近年逐级遴选法官的情况看,由于面临住房、家属就业等现实问题,外地法官很少报名,导致遴选面较窄。还有的人员分流安置仍需地方党政统筹。广东省汕头等地法院,在法官员额制改革中将有大量法官不能入额,有的人又不愿意当审判辅助人员,应予分流安置,迫切需要地方党委政府统筹解决等。

  员额有限,法官的分流、安置在此次司改中受到关注。

  这些员额将如何分配?主要遵循4个基本原则:一是以案定员,二是向基层倾斜,三是分级分类核定,四是动态管理。

  法官检察官要进入员额,必须经过遴选程序。这就要求省法官、检察官遴选委员会尽快发挥作用,规范入额程序,制定科学的考试考核办法,确保业务水平高、司法经验丰富、能独立办案的优秀人才进入员额。

  根据相关规定,法院检察院领导干部不能无条件进入员额,必须按程序和标准参加遴选,并且入额后要亲自办案,不允许弄虚作假、挂名办案。通过推进员额制改革,确保法院、检察院85%的司法资源配置到办案一线,使法官检察官和司法辅助人员的配比更为合理,法官检察官的队伍结构更加优化。

  广东省高院副院长霍敏透露,全省现有11111名法官,按照中央政法编制39%的比例,全省法官员额将控制在7995名以内,这意味着,此次改革后全省将多出3000多名法官。这些多出来的法官将去往何处?这是法院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工作的重点和难点。

  广东省高院一名负责人表示,多出来的3000多名法官,可能转为法官助理,也可能转为其他岗位,在改革过渡期内仍有遴选为入额法官的优先权。不过,由于各个试点情况不一,有些试点法院改革压力较小,有些法院本身满编,分流遇到较大困难。内外分流结合,一部分人员法院内部消化,一部分转去当地行政机关。

  比如,茂名中院的法官入额工作总体比较平稳,人员分流压力相对较小。“落选的人员中,资历较老、年龄较大的,在尊重本人意愿的前提下,可能会被分去立案、审监等部门。”茂名中院相关负责人说,年轻人相对更易分流,许多人可以就地转化成司法辅助人员。除了在法院内部进行分流,茂名中院还积极争取当地党委、政府的支持,当地市委已经表示,今后茂名各行政机关出现人员空缺时,须优先考虑法院、检察院人员,按照一年向外分流5人的目标算,5年过渡期内能够基本消化完毕。

  在华南理工大学法学院院长徐松林看来,法官入额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用什么制度来保证遴选的公正。

“法官永远是我最热爱的职业”

  1月17日,广东出台全国首部司法辅助人员管理暂行规定。为稳步推进广东省法院检察院工作人员分类管理等改革任务,加强司法辅助人员队伍建设,有效缓解政法专项编制不足等问题,根据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和制度规范,广东省委政法委、省委组织部、省编办、省高院、省检察院、省财政厅、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等7家单位,联合制定了《广东省劳动合同制司法辅助人员管理暂行规定》,并已正式实施。

  根据该规定,法官检察官助理、书记员政法专项编制不足的,由劳动合同制人员担任,其数量以核定的法官检察官员额为基数,结合案件量按一定比例合理配备。规定建立了一套晋升机制和薪酬体系,连续三年考核优秀的,可适当缩减晋升年限。

  在法官队伍里,卢青算是资历较浅的。2010年考入法院,2013年11月当助理审判员,2015年1月顺利当上法官。

  面对一系列错综复杂的改革,卢青淡淡地说了一句,“只有坚守,才有希望”,放弃了、离开了,可能图一时快乐,若干年后会怀念,从业当中有纠结,但当初的梦想要坚持下去。

  这一两年间,卢青有几个好友离开了法院,有人选择回到高校继续深造,更多的却是选择了律师这个行业,这个对她的触动应该是最大的,甚至她也动摇过。

  有一位前辈告诉卢青,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回想当年选择职业之初,我就是奔着实现法官这个梦想而去的。”她说,追梦的过程,经历N重考试,除了司法考试和公务员考试外,在任助理审判员时,还经历两次内部的考试。当时,卢青还心生抱怨,为啥要设置这么多门槛,其他法院都不需要考,为什么只有龙门县才要?到司改之际,她才明白了领导的苦心,滥竽充数的时代已过去了,将要面对的挑战只会更多,“真正的勇士不是有面对困难的勇气,而是明知前路坎坷而勇往直前。”

  在采访当中,和卢青有着相同困惑的法官不少。

  “很宅”、“顾家”的卢青用看书、遛狗、做瑜伽来排解日常工作带来的压力,她认为自己是凭良心去处理每一个案件,也很期待能够得到更多的长见识机会。

  卢青说:“司法改革之年,注定是最重要且不平凡之年,人生能经历这一次饱满、丰富、刻骨铭心的岁月,何尝不幸。无论如何,法官永远是我最热爱的职业,没有什么比坚守理想更重要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