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破解执行难的答卷

解构“执行难”之二:“基本解决执行难”有三宝——规范化、高科技、众人拾柴火焰高来源:最高人民法院网发布时间:2018-10-22
08:41:34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什么是执行难,其实我们法院内部理解的和老百姓理解的执行难是两个概念。”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胡道才说。
在胡道才看来,法院系统内部需要和当事人共同换位思考,一起理解“执行难”。法院理解的执行难是被执行人难找财产难查,查到难以处置,甚至迫于干扰没法执行;而当事人理解的“执行难”是难执行,有了判决拿不到钱,个别法官消极执行、拖延执行、有财产不去执行、不去抓人,甚至眼睁睁看着被执行人依然在高消费,名下却没有财产可供执行。
记者调研发现,长期以来,“执行难”确实是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的难题,这其实是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程度不足在“司法末端”的反映,具体体现为三个方面——“人财难查”让法官犯难、“规矩难立”让群众生怨、“老赖难治”让诚信失守。
近五年来,执行结案超过2100万件,整体执结率超过90%,执行到位金额达7万亿元,办成了“过去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进展?“基本解决执行难”有三宝——规范化、高科技、众人拾柴火焰高。
——“第一武器”规范化,“刀刃向内”规范执行。“近三年出台30多个涉执行的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与前20年出台的总数相当。”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说,破解执行难首先要“立规矩”,第一刀必须“刀刃向内”,加强自身的制度建设和队伍建设。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并实施的《人民法院规范执行行为“十个严禁”》为执行工作划定“高压线”,法院工作人员凡触碰“高压线”的,将依纪依法严肃追究纪律责任直至刑事责任。2017年全国有多名违纪违法执行人员被立案调查。
记者在多地基层法院看到,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为8类执行案件设置了37个关键节点,每个程序、每份材料都要进行信息化录入,每个执行案件都要“节点留痕”,每一次外出执行都要“全程公开”,在最高人民法院的执行指挥中心可以随时调看全国各地的执行现场和执行进展情况,“人防+技防”的模式使得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乱执行等行为得到有效治理。此外,各地法院的执行法官也从以前的“老弱病残”变成精兵强将,“五加二”“白加黑”已基本成为各地执行法官的工作常态。
——“第二武器”高科技,查人找物“一网打尽”。查人找物是执行工作的第一道坎。上海高院执行局局长鲍慧民说,目前上海法院执行法官年人均办理125件执行案件,如果在传统的登门临柜查控模式下,一名执行法官要花费近10年的时间才能完成这些案件在上海72家银行存款信息的查询,此外还有不动产、证券等各项信息的查询。
针对传统执行模式下的查人找物难题,最高人民法院于2014年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财产,目前“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已经与3850多家银行联网,通过与公安部、交通部、民政部、人民银行及商业银行等单位联网,可以查询到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的存款、车辆、证券、不动产等16类25项信息,实现多种财产形式“一网打尽”。
“五年前对方欠我的钱,一直说没钱还,没想到在法院电脑上一查就找到了。”在安徽省六安市金安区法院执行局,执行法官通过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发现被执行人在浦发银行芜湖分行账户有34.8万元存款,经过在线冻结、扣划后,申请人唐某很快领取到12.4万元执行款。
这只是“一网打尽”的一个缩影。截至9月中旬,全国法院共计查询案件5546万余件,共计冻结2782亿元,共计扣划241亿元;查询不动产540万套,车辆4623万辆,渔船和船舶98万艘,互联网银行105亿元,证券936亿股。
在法院查控到的财产中,约60%的财产需要通过评估、拍卖后才能向当事人支付。针对“财产变现难”的问题,全国法院全面推行网络司法拍卖。截至今年9月26日,仅淘宝网一家网站就进行网拍超过113万次、平均成交率达到88.32%,成交金额约8781亿元、为当事人节省佣金超过263亿元,百万次网络拍卖实现零投诉、零违纪。
——“第三武器”众人拾柴,全社会正形成“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环境。“失信惩戒是执行工作的底线,也是维护司法权威、守护社会诚信的最后一道关卡。”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说,2016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发改委等60家单位签署文件,推进联合惩戒体系建设,采取惩戒措施150项,对失信被执行人担任公职、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以及出行、购房、旅游、招投标等社会经济生活的方方面面进行限制,“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格局正在加快形成。
2016年,由于拖欠130万元工程款拒不偿还,王某被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法院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而此时王某正在南极组团旅游,因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后无法购买机票,王某被困在了南极。无奈之下,王某委托律师主动到法院偿还欠款后才得以从黑名单上除名回国。截至今年9月,累积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的失信被执行人共1200多万人次,共限制1453万人次购买机票、521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
在中央政法委的领导下,最高人民法院开展了涉党政机关执行清积专项行动,前期已清理263亿元,黑龙江、江西、湖北、广东等地的部分市、县级人民政府还因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而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成认为,“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已经到了“滚石上山”的关键阶段,目前全国法院每年新收执行案件超过600万件,必须加快推进长效机制的建设,因此各部门、各地方与法院的信息联通和惩戒联动将成为能否打赢这场攻坚战的关键所在。
不过记者调研发现,一些地方网络查控“联而不通”、联合惩戒“联而不动”的问题仍比较突出。一些部门出于自身利益考量,在与法院的信息共享方面仍有畏难情绪,“路修通了,少有车跑”,导致部分地方法院的网络执行查控系统普遍存在信息不够准确、数据不够完善,使得一些“老赖”的财产成为“漏网之鱼”;多数地区未就落实联动情况建立管理考核、责任追究等制度,致使有些部门在对“老赖”的联合惩戒过程中意愿不强、动力不足,大大削弱了惩戒力度。
“长久治本必须依赖社会诚信体系的建设和完备。现在失信人名单已经起到了一定的警示作用。只有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环境形成,只要失信就会付出极大代价的时候,执行难的问题一定会迎刃而解。”胡道才说。

2016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共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 一份破解执行难的答卷

本报北京1月20日电
记者靳昊
从最高人民法院获悉,2016年至2018年,全国法院共受理执行案件2042万件,执结1939万件,执行到位金额4.4万亿元。生效裁判文书的自动履行率逐年提高,2015年为44.76%,2016年为50.52%,2017年为56.97%,强化执行力度的效果逐步显现。

1月22日,世界执行大会在上海召开。会上,最高法公布了截至2018年底中国法院在强制执行方面的相关数据。为破解执行难,全国法院进行了哪些改革创新,推出了哪些新技术、新手段?本报记者进行探访。

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即“总对总”查控体系,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法官足不出户便可冻结甚至扣划老赖存款。当前,“总对总”查控体系已与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包含不动产、存款、金融理财产品、船舶、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在内的16类25项信息。

——编 者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为6038万余件案件提供查询冻结服务,共冻结资金4136亿元,查询不动产信息984万条,查询到车辆5142万辆、证券1421亿股、渔船和船舶194万艘、互联网银行存款257亿元,全面优化了执行中查找财产的方式,有力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查人找物难?

2017年1月1日起,在全国法院全面推行网络司法拍卖,全面实行网拍的法院达到3301个,法院覆盖率为93.7%。从2017年3月网拍系统上线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网络拍卖量94万余次,累计拍卖标的物56.6万件,已成交27万余件,成交额6049亿元,标的物成交率70.8%,溢价率64.3%,为当事人节约佣金186亿元。

举措:建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一名法官一年执行到位财产等于过去十年

从2013年10月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累计限制1746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547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仅中国工商银行一家就拒绝失信被执行人申请贷款、办理信用卡247万余次,涉及资金达到114亿元。全国351万失信被执行人迫于信用惩戒压力自动履行了义务。此外,各地法院还因地制宜,积极创新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措施,通过抖音、手机彩铃、广告电子屏等各种贴合当代生活传播方式的惩戒方法,增加被执行人的失信成本,形成对失信者人人喊打的氛围,使其“一处失信、处处受限”。

近日,一位消失了十年之久的被执行人徐某,在出境前往香港时被边检部门截获,随后被执行法院带走,并被处以司法拘留15日。正是因为对被执行人身份证信息的校核比对,才使徐某“现出了原形”。

据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介绍,从2018年开始,虽然执行案件量还在增加,但是纳入失信名单的人次在下降,出现了拐点,说明综合治理初见成效。

“执行难”难在查人找物。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建立网络执行查控系统,与16家单位和3900多家银行业金融机构联网,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全国范围内包含不动产、存款、金融理财产品、船舶、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在内的16类25项信息。法官足不出户便可冻结甚至扣划老赖存款。

在一起买卖合同纠纷执行案件中,面对几百公里外深圳福田区的被执行人,桂林象山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利用“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轻点鼠标就完成了财产发现到控制。

“总对总”查控体系给执行法官装上了“千里眼”“顺风耳”。现在一名法官一年通过网络查控执行到位的财产相当于过去十年的总和,极大提升了执行效率。

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为6038万余件案件提供查询冻结服务,共冻结资金4136亿元,查询不动产信息984万条,查询到车辆5142万辆、证券1421亿股、渔船和船舶194万艘、互联网银行存款257亿元,全面优化了执行中查找财产的方式,有力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财产变现难?

举措:网络司法拍卖,为当事人节约佣金186亿元

去年5月,重庆市巴南区人民法院通过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整体处置一处烂尾楼盘。拍卖过程中,经过19回合竞价,14次网络出价延时,最终以9.77亿余元成交,刷新该院司法网拍成交纪录,创下司法网拍单笔成交最高额。

网络司法拍卖已经逐渐代替传统的拍卖方式,成为人民法院处理查控财产的主要变现方式。2017年1月1日起,全国法院全面推行网络司法拍卖,目前全面实行网拍的法院达到3301个,法院覆盖率为93.7%。从2017年3月网拍系统上线,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网络拍卖量94万余次,累计拍卖标的物56.6万件,已成交27万余件,成交额6049亿元,标的物成交率70.8%,溢价率64.3%,为当事人节约佣金186亿元。

在网络司法拍卖实践中,拍卖之前的评估环节成为短板并掣肘变现效率。对此,最高人民法院出台了《关于人民法院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若干问题的规定》,新增当事人议价、定向询价、网络询价三种确定财产处置参考价的方式,提高了财产处置效率。据了解,与网拍系统相关联的司法评估信息化平台也将上线,实现司法评估线上操作,提高评估的公开性、规范性。

“老赖”惩戒难?

举措:增加被执行人的失信成本,不得坐飞机、乘高铁、高消费……

“我的委托人被困在南极了,想尽快履行执行义务”。2016年4月,河南省三门峡市湖滨区人民法院法官接到了一位律师的电话,他的委托人是名“老赖”,去南极旅游,却因买不了回国的机票而被困南极,无奈之下只得向法院“投案自首”。

自从“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制度建立以来,越来越多被执行人主动联系法院,履行早该履行的义务。

不得坐飞机、乘高铁、高消费,不得贷款、新办公司,不得担任人大代表、政协委员……2016年以来,最高人民法院联合发改委等60家单位签署文件,推进失信被执行人信用监督、警示和惩戒机制建设,对失信被执行人进行限制。

从2013年10月至2018年12月31日,全国法院累计限制1746万人次购买机票,限制547万人次购买动车、高铁票。仅中国工商银行一家就拒绝失信被执行人申请贷款、办理信用卡247万余次。全国351万失信被执行人迫于信用惩戒压力自动履行了义务。

此外,各地法院还因地制宜,积极创新对失信被执行人的惩戒措施。三年来,生效裁判文书的自动履行率逐年提高,2015年为44.76%,2016年为50.52%,2017年为56.97%,强化执行力度的效果逐步显现。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介绍,2018年起,虽然执行案件量还在增加,但纳入失信名单的人次在下降,出现拐点,说明综合治理初见成效。

规范执行难?

举措:把1600余万案件录入执行案件管理系统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研发了一套精细化管理系统,对“超过15天未控制财产案件数、超过15天未处置财产案件数”前十名的法官直接进入“黑名单”排序,在系统首页和执行指挥中心大屏上实时滚动展示,对执行工作进一步提升约束力。

自2014年开始,全国法院对近20年来未实际执结的执行案件进行全面清查核录,把1600余万案件录入执行案件管理系统,彻底解决执行案件底数不清、情况不明的问题。在此基础上,四级法院统一的执行办案平台建成,全国执行干警在一个平台办案,规范了执行办案标准和流程,强化了关键节点管控。

在大量执行案件中,有40%左右的被执行人丧失履行能力。对于“执行不能”案件,人民法院通常以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方式结案。怎样确保不把有财产案件当作无财产案件处理,如何防止一些法院滥用终本程序,损害债权人合法权益?

对此,最高人民法院明确,只有穷尽一切执行措施、达到规定标准,才能认定为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终本案件数据库可以实现每半年由网络查控系统自动查询,并对数据库内被执行人常态化限制高消费,一经发现可供执行财产立即恢复执行。数据库向全社会公开,接受监督。

徐 隽

徐 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