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亮司法公开的新媒体之光

点亮司法公开的新媒体之光——山东法院借助新媒体提高司法公信力工作纪实来源:人民法院报发布时间:2018-10-22
08:57:27字号:小大打印本页
从山东省各级法院的审判法庭到亿万群众的指尖掌心,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高法”带领山东全省法院新媒体搭建起了沟通法院与群众、民意与司法的桥梁。
近年来,山东法院积极运用新媒体手段回应公众期待,提升司法透明度与公信力。目前,山东高院已入驻微博、微信、今日头条、澎湃问政等10多个主流新媒体平台,粉丝数达210多万,年阅读量均超过4亿,成为了在全国叫得响的政法新媒体品牌。
大案要案微博直播 打造精彩法治公开课
“比追美剧都激动人心!”“太精彩了!抓紧更新啊!”“点了外卖,守在这里等更新!”一条条评论出现在于欢案微博直播评论区。2017年5月27日,“@山东高法”微博全程直播于欢案二审庭审,吸引了全国数千万网友追看热议。
从早上8点到晚上23点,15个小时“@山东高法”微博持续不断释放庭审信息,于欢案的案件细节被一一还原,整个过程就像一部跌宕起伏的律政大剧,令网友们直呼过瘾。网友“@奔向那一片炙热的大海”评论道:“辛苦了,这个工作强度真的不是盖的,本次审判带来的全民普法必然是共和国法制史上浓重的一笔。”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在微博下评论道:“山东高院拿出了‘图文+视频’的可视化直播,体现了透明司法满满的善意和诚意。唯有公开,才能将舆论冲突转变为司法与公众的互信互动,从而形成一堂普法释法的网络公开课。”
据不完全统计,于欢案庭审期间,“@山东高法”发布微博134条,转发评论超过15万,总阅读量超过2亿。全国30多家主流媒体和200多家知名自媒体发布报道,对法院主动利用微博庭审直播表示肯定和赞赏。知名自媒体“长安剑”发表文章称:“通过公开的庭审,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这就是法治公开课的意义。”知名自媒体“侠客岛”评论道:“公开的释理说法、及时的文书公开、全面的庭审直播,让于欢案的二审以透明的方式走入民众的视线之内。这种开放自信的司法心态,值得称道。”
微博庭审直播一直是山东法院司法公开屡试不爽的“法宝”。在薄熙来案二审、聂树斌案复查、平度纵火案二审、徐玉玉被电信诈骗致死案等多起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大案要案审理中,山东法院都主动利用新媒体,披露案件审判信息,回应群众期待。事实证明,这样的做法不仅打消了公众对“暗箱操作”的担忧,使社会舆论趋向客观理性,更增进了司法与公众互信,让人民群众从内心认可并支持司法机关依法作出的裁判,最终实现司法公信力的提升,推进法治建设不断前进。
3年多来,“@山东高法”新媒体通过微博、微信和头条号等回复网友留言、解答咨询、反馈意见建议2万余条次。
整合三级法院新媒体 打造新媒体航母矩阵
“真是开眼了,没见过欠钱不还还这么嚣张的!”一网民在“@山东高法”直播频道下评论道。
为进一步营造强大执行声势,5月17日,山东高院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执行局联合举办了第一期“决战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对济南、淄博、德州三地市4家法院的一批执行案件,实行强制执行、宣布拘留等有关执行活动现场直播。“@山东高法”作为主会场,率全省三级法院150余家新媒体平台进行联合直播,吸引了1800余万名网友在线观看。
在济南市历城区某小学附近一处超市里,法官对长期躲避执行的高某夫妇二人进行强制执行。高某情绪激动,拒绝履行义务,甚至口出恶言,执行法官当场对高某夫妇实施强制措施,带回法院作进一步处理。
“绝对不能便宜了这些嚣张的‘老赖’!”“这么厉害就该让法警治治她!”网友纷纷评论道。
山东法院的新媒体建设一直走在全国前列。自2009年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人民法院开通了全国政法系统的第一家微博以来,山东各地法院一直在积极搭建新媒体平台,“@济南中院”“@菏泽中院”等已成长为全国知名政法品牌。目前,在山东高院的统筹协调下,山东省、市、县区三级法院已全部开通了微博、微信,入驻今日头条、企鹅号、澎湃问政、网易号、一点号,矩阵间融合联动能力显著增强,舆论引导和舆情处置能力不断提升。在人民网舆情检测室提供的“全国政法新媒体排行榜”中,山东法院系统新媒体占据了“半壁江山”。山东法院新媒体矩阵的建立,为共同开展法治宣传、协同引导舆情、提供便民服务等工作提供了强大的平台支撑。
“政法新媒体的矩阵塑造需要从增强内容质量、提升服务品质和创建品牌价值三方面着力,在典型案件宣传、主题活动推广、重大舆情引导上实现上下联动,同频共振,形成山东法院的新媒体效应。”山东高院副院长段大为说。
加强宣传队伍建设 打造强有力的新媒体团队
傅德慧是“@山东高法”新媒体工作的负责人,石慧、王金山是新媒体工作人员,他们以对这份工作非同寻常的挚爱,坚持365天不间断维护,从增加新媒体原创作品数量到内容形式的创新,从健全各项管理制度到与网友沟通等,付出了常人无法付出的艰辛和劳动。
几年的实践让傅德慧感觉到,网友的需求在悄悄变化:“公众对司法信息的需求呈现多样化,我们不仅要向当事人公开信息,还要向社会公众公开;公众不仅要求知悉裁判结果,还期待了解裁判理由和依据;公众的身份也从被动旁观型向主动参与型转变,希望亲身感受司法活动的过程。”
上午9点是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新媒体工作室的例会时间,3名新媒体小编聚在一起,讨论当天要发布的内容。对于“@济南中院”来说,受网民欢迎的好作品,是编辑们不断交流、碰撞出来的。新媒体内容必须保证每天“新鲜制作”,这也是对编辑团队新闻嗅觉和原创能力的考验。
要打造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必须要组建一支强有力的采编团队。今年,山东高院专门印发了《关于统筹整合全省各方面力量切实提升法院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意见》,要求将加强法院新闻舆论工作作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内容,主要领导亲自抓,补充人员力量,加强基础装备,提高新闻宣传工作能力;加大对法院干警的新闻舆论培训工作,强化新闻舆论意识,加强和改进新媒体工作;着重提升新媒体团队的原创能力,注重挖掘典型案例、典型事迹和典型人物,以微视频、微动漫、H5、音乐短剧等形式呈现给广大网民,打造令人耳目一新的法院宣传特色产品。
“我们将不断深化对网络传播规律的科学认识,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加强传播手段和话语方式创新,提高新闻舆论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为全省法院工作实现新发展、开创新局面营造浓厚的舆论氛围。”9月3日,山东高院院长张甲天在党组扩大会议上如是说。

(郑红军 袁粼)
从山东省各级法院的审判法庭到广大群众的指尖掌心,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高法”带领山东全省法院新媒体搭建起了沟通法院与群众、民意与司法的桥梁。
近年来,山东法院积极运用新媒体手段回应公众期待,提升司法透明度与公信力。目前,山东高院已入驻微博、微信、今日头条、澎湃问政等10多个主流新媒体平台,粉丝数达210多万,年阅读量均超过4亿,成为在全国叫得响的政法新媒体品牌。
大案要案微博直播打造精彩法治公开课
“比追美剧都激动人心!”“太精彩了!抓紧更新啊!”“点了外卖,守在这里等刷新!”一条条评论出现在于欢案微博直播评论区。2017年5月27日,“@山东高法”微博全程直播于欢案二审庭审,吸引全国数千万网友追看热议。
从早上8点到深夜23点,15个小时“@山东高法”微博持续不断释放庭审信息,于欢案的案件细节被一一还原,整个过程就像一部跌宕起伏的律政大剧,令网友们直呼过瘾。网友“@奔向那一片炙热的大海”评论道:“辛苦了,这个工作强度真的不是盖的,本次审判带来的全民普法必然是共和国法制史上浓重的一笔。”大众网总编辑朱德泉在微博下评论道:“山东高院拿出了‘图文+视频’的可视化直播,体现了透明司法满满的善意和诚意。唯有公开,才能将舆论冲突转变为司法与公众的互信互动,从而形成一堂普法释法的网络公开课。”
据不完全统计,于欢案庭审期间,“@山东高法”发布微博134条,转发评论超过15万,总阅读量超过2亿。全国30多家主流媒体和200多家知名自媒体发布报道,对法院主动利用微博庭审直播表示肯定和赞赏。知名自媒体“长安剑”发表文章称:“通过公开的庭审,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判断,这就是法治公开课的意义。”知名自媒体“侠客岛”评论道:“公开的释理说法、及时的文书公开、全面的庭审直播,让于欢案的二审以透明的方式走入民众的视线之内。这种开放自信的司法心态,值得称道。”
微博庭审直播一直是山东法院司法公开屡试不爽的“法宝”。在薄熙来案二审、聂树斌案复查、平度纵火案二审、徐玉玉被电信诈骗致死案等多起受到社会广泛关注的大案要案审理中,山东法院都主动利用新媒体,披露案件审判信息,回应群众期待。事实证明,这样做法不仅打消了公众对“暗箱操作”的担忧,使社会舆论趋向客观理性,更增进了司法与公众互信,让人民群众从内心认可并支持司法机关依法作出的裁判,最终实现司法公信力的提升,推进法治建设不断前进。
三年多来,“@山东高法”新媒体通过微博、微信和头条号等回复网友留言、解答咨询、反馈意见建议20000余条次。
整合三级法院新媒体打造新媒体航母矩阵
“真是开眼了,没见过欠钱不还还这么嚣张的!”一网民在“@山东高法”直播频道下评论道。
为进一步营造强大执行声势,5月17日,山东高院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新闻局、执行局联合举办了第一期“决战执行难”全媒体直播活动,对济南、淄博、德州三地市4家法院的一批执行案件,实行强制执行、宣布拘留等有关执行活动现场直播。“@山东高法”作为主会场,率全省三级法院150余家新媒体平台进行联合直播,吸引了1800余万名网友在线观看。
在济南市历城区某小学附近一处超市里,法官对长期躲避执行的高某夫妇二人进行强制执行。高某情绪激动,拒绝履行义务,甚至口出恶言,执行法官当场对高某夫妇实施强制措施,带回法院作进一步处理。
“绝对不能便宜了这些嚣张的‘老赖’!”“这么厉害就该让法警治治她!”网友纷纷评论道。
山东法院的新媒体建设一直走在全国前列。自2009年山东菏泽牡丹区法院开通了全国政法系统的第一家微博以来,山东各地法院一直在积极搭建新媒体平台,“@济南中院”“@菏泽中院”等已成长为全国知名政法品牌。目前,在山东高院的统筹协调下,山东省、市、县区三级法院已全部开通了微博、微信,入住今日头条、企鹅号、澎湃问政、网易号、一点号,矩阵间融合联动能力显著增强,舆论引导和舆情处置能力不断提升。在人民网舆情检测室提供的“全国政法新媒体排行榜”中,山东法院系统新媒体占据了“半壁江山”。山东法院新媒体矩阵的建立,为共同开展法治宣传、协同引导舆情、提供便民服务等工作提供了强大的平台支撑。
“政法新媒体的矩阵塑造需要从增强内容质量、提升服务品质和创建品牌价值三方面着力,在典型案件宣传、主题活动推广、重大舆情引导上实现上下联动,同频共振,形成山东法院的新媒体效应。”山东高院副院长段大为说。
加强宣传队伍建设打造强有力的新媒体团队
傅德慧是“@山东高法”新媒体工作的负责人,石慧、王金山是新媒体工作人员,他们以对这份工作非同寻常的挚爱,坚持365天不间断维护,从增加新媒体原创作品数量到内容形式的创新,从健全各项管理制度到与网友沟通等,付出了常人无法付出的艰辛和劳动。
几年的实践让傅德慧感觉到,网友的需求在悄悄变化:“公众对司法信息的需求呈现民主化、多样化,不仅要向当事人公开信息,还要向社会公众公开;不仅要求知悉裁判结果,还期待了解裁判理由和依据;身份也从被动旁观型向主动参与型转变,希望亲身感受司法活动的过程。”
上午9点是济南中院新媒体工作室的例会时间,三名新媒体小编聚在一起,讨论当天要发布的内容。对于“@济南中院”来说,受网民欢迎的好作品,是编辑们不断交流、碰撞出来的。新媒体内容必须保证每天“新鲜制作”,这也是对编辑团队新闻嗅觉和原创能力的考验。
要打造有影响力的新媒体品牌,必须要组建一支强有力的采编团队。今年,山东高院专门印发了《关于统筹整合全省各方面力量切实提升法院新闻舆论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的意见》,要求将加强法院新闻舆论工作作为做好意识形态工作的重要内容,主要领导亲自抓,补充人员力量,加强基础装备,提高新闻宣传工作能力;加大对法院干警的新闻舆论培训工作,强化新闻舆论意识,加强和改进新媒体工作;着重提升新媒体团队的原创能力,注重挖掘典型案例、典型事迹和典型人物,以微视频、微动漫、H5、音乐短剧等形式呈现给广大网民,打造令人耳目一新的法院宣传特色产品。
“我们将不断深化对网络传播规律的科学认识,坚持正确舆论导向,加强传播手段和话语方式创新,提高新闻舆论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为全省法院工作实现新发展、开创新局面营造浓厚的舆论氛围。”9月3日,山东高院院长张甲天在党组扩大会议上如是说。

来源丨律事通

今天,曾引发全民关注的“辱母案”二审在山东高院开庭审理,因为此案之前受到舆论的强烈关注,全民参与和讨论的热情颇高,山东高院据此专门在微博进行直播,这于提升司法公信力,树立司法权威而言大有裨益。

什么是司法公开?

越是舆论关注高的案件,越需要以司法公开来赢得司法公正,如此,司法才能被民众所认可和推崇。“辱母案”的微博直播庭审,亦是回应和关切舆论对司法的公正期待。

司法公开,在实践层面包括两个方面:一是法庭的审理和判决应当公开,二是犯罪的证据应当公开,公众可以旁听,新闻媒体可以报道。这些,用意都在于监督和约束审判活动,防止出现司法不公和法外因素干扰司法,以达到力求司法公正的目的。而且,司法公开还有助于法庭审理的公开透明,从而监督法官公正审判,杜绝司法的暗箱操作,增强公民对于判决的信服力,这个作用在司法公信力尚不足的情况下意义尤其重大。

微博直播庭审就是司法走向互联网+

而上一次微博直播庭审引发全民关注还是“薄熙来案”和“快播案”。而最早用微博直播庭审,是在2011年,山东省莱阳法院的新浪微博“@公正莱阳”对一起买卖合同的庭审过程进行了直播。但当时,由于此案社会关注度本身不高,所以,未能引发全民关注和围观。

微博直播庭审,这是庭审走向互联网+的映照,也是司法公开的新形式。18世纪意大利杰出的法学家贝卡利亚在其名著《论犯罪与刑罚》中提出“审判应当公开,犯罪的证据应当公开,以便使或许是社会唯一制约手段的舆论能够约束强力和欲望。”由此,司法公开逐渐被世界各国的法律和判例所认可。

在中国,虽然各个法院在审判过程中常常会将一些案件在微博进行直播,但并不是每一起案件都会引发全民关注,也不是每一个案件都会受到民众的热烈讨论。山东高院此次将“辱母案”进行微博直播,也可以看作是切合当下正在大力推进的司法公开举措,让全民通过影响性案件受到更为直观和有效的法治教育。

之前,在微博兴起时,各个法院要求一年内必须在微博上直播一起案件,有的法院就走走过场,随便选择一个案件在微博上进行直播,以应付检查,反正除了当事人外,其他民众又不会关注法院直播庭审,这就导致,法院直播庭审完全沦为了完成任务,而不在于力促司法公开。如今,越是舆论关注高的案件,越是很难公开。今天山东高院将“于欢案”进行微博直播,可以说是近几年影响性案件中少有的直播。

直播庭审就是干扰司法吗?

那么,微博直播庭审到底对司法公信力有多大作用呢?我们透过山东高院官方微博便可看到,在今天,山东高院的每一条案件信息下面留言和转发量均很大,而且,全民在朋友圈的分享和转发也力促微博直播庭审让每一个人都参与其中,这对于拉近司法和民众的距离,缩小司法和人民之间的隔阂,意义非凡。所以说,微博直播庭审,特别是微博直播影响性案件,赛过任何形式的普法宣传。当群众能从参与感中了解案件情况,并进而预判案件结果,这于司法的公信力提升,大有益处。

但也有司法人员认为,媒体在案件审判过程中报道案件,这是舆论干扰司法。于欢案一审判决一出,二审还没有开庭审理,媒体就将于欢案的一审判决结果捅出,进而引发全民批判司法不公,这是对司法公信力的严重挫伤。我倒认为,媒体虽然每天都会报道案件情况,但并非每一起案件都会引发全民围观和讨论。

于欢案在经媒体报道后能迅速在自媒体圈和纸媒引发刷屏,皆因于欢案透露出的司法不公、警方不作为、司法机械主义、中国司法正当防卫认定难等问题很难让民众接受和认可,所以,于欢案刚一曝光,便犹如投入一颗炸弹,瞬间在舆论层面引发全民批判。于司法本身而言,民众关注司法,是因为对司法尚有期待和希冀,如果一个判决出来,哪怕有不公,民众也懒得参与讨论,这才是司法不得人心的悲哀。

庭审能微博直播,为何不视频直播?

另一方面,虽说微博直播庭审是司法公开向前迈出的一大步,但我想,我们能否再进一步,将微博直播庭审变成视频直播。毕竟,庭审的实战效果要远远大于文字效果,况且,文字可以任由人修改,而视频直播就不一样,庭审完全展现在民众面前,庭审中到底有什么疏漏,案件到底有什么猫腻,民众一眼便可以看出。现在,全民还没有养成走进法庭旁听的习惯,而且进入法庭尚有一些限制,像于欢案这样的影响性案件,视频直播案件,更是对提升司法公信力的有力佐证。

况且,法院既然能播放一小段视频,为何不在直播平台对案件进行直播呢?如果进行直播,全民围观的热情也会更好。这样,更能剔除案件中的其他因素干扰,让阳光司法真正落到实处。

有人可能会说,视频直播会干扰庭审秩序,不利于法官自主做出决断,但这个理由不成立,因为,已有多家法院开始视频直播庭审,通过法院的官方网站,民众可以直接查看庭审情况。而且,视频直播庭审,是把庭审向民众展示,于审判法官而言,庭审之际难道还会留意民众的评论吗?这即是说,无论是微博直播还是视频直播,目的都在于力促司法公开,为司法公正赢得空间。而影响性案件,恰是提升司法公信力,树立司法权威的有效举措。

让人有些不解的是,在“辱母案”微博直播庭审之际,竟然有几段视频无法听到声音,只有视频,而且,这几段文字还是特别重要的上诉人陈述上诉理由、辩护人对上诉人进行发问,期待这只是技术手段的缘故,而不是其他因素导致。

“辱母案”会迎来公正的判决吗?

最后,“辱母案”既然已经在微博直播庭审,那么,民众就有理由追问,此案会迎来公正的判决吗?那么,到底什么是公正,什么是不公,恐怕在每个人心里都一个标准,但共识的标准不会变,那就是罪责刑应当相适应,而不是让法律成为惩善扬恶的工具。

“辱母案”中于欢之前不被认定为正当防卫,舆论多有批评,而且从中国认定正当防卫难度大的角度分析,于欢哪怕构成正当防卫也不会被认定,这是中国司法的现实。那么,在此案二审微博直播之际,山东高院就有责任和义务回应舆论关切,是否认定正当防卫,而且必须说明详尽的理由,而不是一笔带过。

我们都知道,司法判决的公正在于通过程序正义的庭审来让案件证据、材料和事实展现于世,法官再居中裁决。微博直播庭审,就是把证据材料进行展示,交由双方进行质证和对质,民众能直观的从庭审中分出伯仲,预判案件结果,这也是司法对人们行为指引的作用所在。对此,即要求法官最好能当庭下判,避免庭外因素对判决的干扰,而不是庭后等很长时间再做出判决。那么,“辱母案”会当庭判决吗?会迎来公正的判决吗?在程序已经走向相对正义的微博直播中,我们只能期待司法正义会在“辱母案”中实现!

相关文章